中秋月

0

外面的爆竹声断断续续、远远近近的响起。

满脸期待的走到老妈身边,一脸笑意的问:“妈,我们拜月亮吗?”“不拜的”老妈回答。在意料之中,却不免还有些失望。

不记得是哪一年的中秋回来,老妈便已经不拜月亮了。我也知道,月亮,只是遥远的月球,拜月,也只是流传下来的传统,可是,省去这个环节却觉淡了过节的味道。还好,还有好些人在坚守这一传统仪式,这其中一定也包括我的阿婆,多想回去与她一起过。外面的爆竹声还在延续,说话声、欢笑声,从屋内屋外传来。有串门的,有在门前摆了贡桌,正准备拜月亮的,有把饭桌搬到了门前,一大家子欢聚吃喝的,邻里见着也前往吃分上一羹一块。楼顶上,有影影绰绰的人群在赏月。

童年的中秋,总在这个时候,与小伙伴们在月光下穿来串去,待阿婆把桌子搬到大天井的月光下,把贡品摆上,月饼当然必不可少,还有水果清茶…待点上仙香蜡烛后,一群小孩向着月亮磕头跪拜,那一刻,月亮是灵动神圣的。待爆竹点响后,阿婆便会把贡品分到我们手中童年的中秋,总在这个时候,与小伙伴们在月光下穿来串去,待阿婆把桌子搬到大天井的月光下,把贡品摆上,月饼当然必不可少,还有水果清茶…待点上仙香蜡烛后,一群小孩向着月亮磕头跪拜,那一刻,月亮是灵动神圣的。待烧完纸宝,点响爆竹后,阿婆便会把贡品分到我们手中

一块月饼(四分之一个)一个水果,有时候是一个月饼,无论是多还是少,我都会紧紧的攒在手里,舍不得一下子吃完,那是现在再也找不到的最美味的月饼。

现在,那一切正在静静的淡去……

Posted in: 风俗传统

Continue Reading

夏 · 月

0
    今夜,有高远明亮的半月悬在空中,万里无云,遥远的深蓝印入脑海,有若隐若现的数颗星星散落周围,引诱我深深的仰视,企图能够看穿一切。
     夜风徐来,有似曾相识,在同一片夜空下。
     岁岁年年月相似,年年岁岁人不同。
     纵如此,还是热切着向往着记忆中清凉的瞬间。
     大屋大门口,入夜后是个乘凉闲聊的好地方。那时候没有电视没有电灯,长辈们拿一把葵扇,坐在门口两则的石凳石阶上,灯也不用点,只在并不会天天晚上出现的月光下,偶尔摇一下葵扇,缓慢平和地你一句我一句,说着远远近近的事儿。我们在旁边嘻闹游戏,那个在月光与月影的分界线下玩的“偷油”游戏,充满了打闹的欢声笑语。而今穿透了时空,依然能在耳边响起……
     周末的黄昏,我们一寝室人拿到了《同一首歌》的门票,在落日的余辉中,步行至银滩。被管制的马路干净宽畅,没有任何车辆,我们是其中的主角,可以随意行走。在热烈激动的现场,人们都离开座位站了起来,就连安保人员也不例外,甚至站到了椅子上…
    散场以后,夜已深,我们转到舞台后面,没有看到明星的影子,却看到清亮的月光下,柔软的银色沙滩撒了长长一海岸,海水防护线上有一排均匀的灯光装饰防卫着这节日的盛况。我们脱下鞋子,亦着脚,欢呼着往海水边跑去,夜风拂过,抚醉了每一个细胞,赛过先才千万人欢呼的场景…皓月当空,凉风习习,浪声涛涛,越是渺小,越是纯粹,使我萌生了在这片海滩上仰躺一夜的冲动…
      多年以前,在PL,与她,在顶楼,一袋零食,一片清心,细细碎碎、无边无际……这片月,总是有云来遮,心间的暖意却没留下半点阴影。
在窗台、在路上……
你已经远去……
    漫漫人生路,谢谢曾经有你!
     那一切都再不会有…
  

——————————————————————————————————–

Posted in: 喃喃呓语

Continue Reading

繁星,流动

0
    凌晨四点多,自睡眠中清醒。
    躺在床上胡思乱想。
    黎明前特有的一刻寂静,在初秋别夏末的衔接中,不燥不凉。许多曾经的片段在脑海之中闪烁划过……
    人、事、心境… 许多曾经在意珍惜的东西,无论自己是否还在意,都正慢慢淡去。
    侧身看窗外,窗口对着天空的轮廓灰白分明。细看天色,模糊中有一点亮光在窗弦下闪烁—-窗口方向唯一的楼层没我住的高,不会是灯光;荧火虫的光没有这么大,地板上还隐约有它的倒影…难道是星光?摸出眼镜戴上,真是星星,好大好亮的一颗!
    在它周围,还伴着许多刚才看不到的远小星。一阵欢喜,爬起来跑到窗边,把窗口开得更大,更多的星星映入眼睑。微转头,左边挂着一弯银月,在黎明前的黑幕中散发清亮耀眼的光芒。它的周围,分布着许多或远或近,大小明亮不一的星星,似乎只是为着点缀它的光华。
 我喜欢独自凝望这样的夜空,无限的风景,近至心间,远及天边;小至一颗星光,大至浩瀚的宇宙。身心触及的美景良辰,自是画话无能比拟。
 贪恋黎明前的这一刻,万籁惧寂、又万物待兴,似乎只是一切生物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第一缕曙光的到来。没有漫漫长夜,没有无边黑暗,却只得短暂一刻。纵是再贪恋,亦挡不住曙光到来的声音。
 或许,美好的东西总是去得特别快,无论珍惜与否,都不可避免的要成为过去。
Posted in: 喃喃呓语

Continue Reading

赶集,看人生百态

0

是有些无所是事,打了把伞在街头晃悠。  喧嚣的街道尘土飞扬,想找个地方坐坐却发觉无处可坐。走到大叔家门口,门开着,里外坐着许多老家出来赶集的邻里,叔婶都不在,想是在别处摆卖东西。  继续走,热烈的太阳让我感觉,200米是很漫长的距离。

跑到超市里转一圈,凉快了一下,在门口的凳子坐下,闷热、吵杂…旁边有算命的妇人,有点痣卖草药的男人,有卖凉茶的有下注的…

一个十来岁的男孩坐在后面的点痣摊边,在跟摊主讨价点痣的费用。点一颗五元,有特殊隐义的大痣另外计算。记得上初中那会点一颗还是八毛…

摊主开始给小男孩脸上的痣上药,看来这部分价格已相议好。又听摊主说:这一颗给一百块也不点。这一颗破财,只要它在,你就别想能有钱留在口袋里。男孩子不置可否,想必他是早有耳闻。摊主又说:我就看你脸,我就知道你身上哪里还有痣。

说着,走过来翻开男孩后背的衣服。瞄一眼,很光顺的后背,想:这人夸下海口了吧!刚想完,他就触着一处说在这了,说,就一颗,多一颗都没有。我顺着他的手指,想看看他是不是欺别人看不到后面,乱指一通。定睛一看,真是一颗大痣在那里!

摊主递镜子给男孩自己看,他稍微看一眼后便确定要点掉它们,想必,他也是早知道的。

对此,其实我是早已不置疑。只是,忽然又对这深远的文化产生了敬意!是要熟悉每一条经脉细管、相通相克相连 等等等等我想不出来的东西…才能总结出来的吧?

Posted in: 在人间, 风俗传统

Continue Reading

中元节

0
2012.08.30 (七月十四)
记忆中,只记得家乡的中元节,家家户户都会包灰水粽(也叫凉粽),这种粽子,较之平常所说的粽子最为特别,它的制作,需要某些草木(五色花、喇了、鸭爪木等)烧成灰,再用其灰过水漏出灰水,用这灰水泡速洗干净的米,浸透;米捞起来后拌入少许硼砂。包的时候,还要在米中是加一根削得适中的酥木棍子,包好后放到开水里熬七八个小时才能出锅。这样制作出来的粽子,金黄通透清凉,咬一口,粽子中间,酥木周围一圈,红亮红亮的,是被熬制过程中的酥木汁染而成,别是一翻原始清甘滋味。
煮好的粽子,捞起来就放到草木灰里一层一层的埋起来,即便在七月这样酷热的天气,放上十几二十天也不会坏。吃的时候,挖一条出来,震掉灰剥开,沾上一点红糖或是白糖,清甜不腻,清凉消暑。
这种粽子,每年只做一次,在中元节前两三天。因为要准备草木灰(先找到那几种草木,一种或几种都行,砍来晒干,再烧成灰。),这个节是早早便提上了日程的。在我们家乡,除去除夕,基本数它最大。
常年在外,早已忘却这些传统节日的感觉,纵是在高楼重墙之间偶尔听到鞭泡声,也只会条件反射的想一想:今天 是哪个节?
这一次,农历七月十一傍晚到家,老妈已经包好了灰水粽,正待出锅。原本以为,搬离了老家后,节的味道应该会淡很多,或许这灰火粽也懒得弄了。没想到两三年时间,老妈就又把这一片“混”得风生水起。连包粽子熬粽子都不在自家完成,自家的粽子还没出锅,桌上便摆了许些别家送的;时不时有我不认识的人来串门;在楼上就能听到她在街上跟左邻左里说话的声音,几年前自个儿呆在房间里听到她说话声音的错觉竟然是今天的现实。
七月十二,集市日。到街上转一圈,摆卖的货物都绕着这个节,纸宝蜡烛仙香,各种纸衣鞋元宝,鸭子等等。赶集的人们也全绕着节采购货物,满街都是热烈浓集的节味。
中元节,也叫鬼节、鸭节,大约只有两广及周边地区会过这个节。一年之中,也只有这个节日会拜鸭(每一个农历节,都跟祭拜有关,有时候会提上或挑上供品,到附近的土地神庙里拜一圈,有时则只在自家厅堂里请拜一拜,拜完了祖先诸神,还要回到厨房单独拜一拜灶君),别的节不是肉就是鸡,至于为何这个节特别,只知道是世世代代这么传承下来,原由无从考证。
这个节除去拜鸭和贡上灰水粽,还要烧许许多多的纸宝给祖先。这些纸钱元宝,有自己买来做的,有买别人做好的,花样种类繁多。我家阿婆,每年都会花很多时间做一些新花样,她会先从市面上买一个新产品回来,拆开,再慢慢摸索着边学边还原回去。
      老妈说,楼下还有几张彩纸,拿来粘几双鞋。因了只见过没做过,摸索了半天,也没做好,遂改做凉鞋了,简单漂亮,就不知道是否实用,嘿嘿… 纸衣是小时候剪得最多的,稍稍一试就能找回来,兴致一起,再做几条裙子几条裤子,袜子也可以做,哈……
七月十三下午,老爸老妈带上准备好的水开猪肉、面条、茶、酒、纸宝蜡烛,回老家祭拜诸神祖先。稍微简单一些。
七月十四下午,带上清水煮开的全鸭、茶、酒,之前准备的纸衣金银财宝,回去祭拜天地祖先,都是拜完整菜后就切开拜碎菜,然后烧纸宝蜡烛鞭炮,最后,要把烧过的纸灰收集好倒放到十字路口去。
晚上做一顿丰盛的晚餐吃,这个节就算过完了。
      想起多年以前老家里过节的盛况,大厅里贡上的满满两桌菜肴,烟火旺盛,祭拜行礼时,我们要按罪份分批才能跪完。
如今,已不再。
      因为不愿与担心忘却这些传统的乡俗,我想记述得尽量详尽。或许,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越发觉着这些传统更带着浓重的人情味。
Posted in: 风俗传统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