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雪

0

     夜行,归人。

雪,对于我这样的南国人,是熟悉而陌生的。
曾料想,初遇雪时的情景,少年时期,热切雀跃,现在,却已是顺其自然的淡然。

岁月无声消逝,心中渐增恐慌,担心的,不是迟迟不来的遇见,而是,遇见时,心境经历岁月变迁后的淡漠。
心不能再轻快,最可怕!

初心不改,言轻,却难行!
愿望,可以一直不变;而岁月的洗礼,却不可拒。

路过江西的时候,夜深车稀,安静的睡意朦胧,渐入迷糊……
路旁山影重重,唯有车灯闪烁。
似是忽然之间,感应到诏唤, 我自睡梦中抬头望眼,透过车前窗,看到漫天的飞絮,在灯光下飞舞,是被吹碎的白云吗?恍惚间,疑置    身童话世界,不由惊讶着叫出声来:“那是什么呀?”

“是雪啊!”  坐前面的人回头应答。

 

我明明在看到的瞬间便想到了的,却是惊疑,不敢置信着要去再度确认。

天阔阔雪漫漫,飘忽的雪花,在灯光所及之处分分扬扬,疏密极致,柔软了寒夜,柔和了目光。当白絮遇到八九十码的车速, 漫天的落花飞絮,全改了方向, 齐齐扑向车窗,飞向眼前, 仿若迎面而来的流星花雨, 错落紧密的打过来,又在遇到玻璃窗时瞬间消失。置身这被白雪包裹的世界,在车厢中,与严寒隔绝,看飞花落尽,冰雪消融。被落簌飞花填充了的世界,瞬间升腾起欢愉温暖安全,与之前雨天路滑的忧虑截然雍异。

停靠休息站的时候,下起了雨加雪,被雨水浸润的雪花,仿若晶莹润泽的水晶花,轻轻落在斜斜的车窗上,再缓缓滑下,轻叠数丛,砌成绝美的画面。

把手伸出窗外,摊开掌心,看灯光下的雪花飞舞,轻轻盈盈,冰花悄无声息的落在掌心,冰凉一抹,转而瞬息消失在掌心。

路遥天寒,从白天走到黑夜,黑夜到白天。除去依然是灰色的高速公路,整个世界都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树上,房顶上,山上,栏杆上,目之所及,全皆白。

靠近朝阳的山雪,被早晨的阳光覆盖,散发出耀眼的光芒,是云?是雪?瞬息不能辨。

我想躺倒在晨光照耀的雪地上,背靠大地,仰望天空,轻嗅雪花的清冽,再打个滚~

可惜,待我们到了家的那一片天,雪已经化成零落。

 

 


Continue Reading

聒碎乡心梦不成

0

     台风过境,断电,燃上蜡烛,听阿婆细说村里的变迁与大小事,心里温暖热闹的记忆,被一笔一笔抹上灰色而密集的杂草,空落与荒凉,悲戚与恐惧,童年的无限怀念,就这样,在老屋的消失,与村子的变迁中, 被冰冷结束~

阿婆一家一户的数着留守在村里的人口,这里一个,那里两个,这里没人那里没人……留守的房子周围、本该被青菜农作物覆盖的田地,在阿婆的细数下,已全被长草占满。
那时候,清晨大家都聚到那里洗衣服的江边平石步, 最清凉最热闹,信息流动最快,如今,已荒芜,少有人去! 那是洗了多年衣服的地方,游过泳,捉过虾,摸过螺……记忆再无法与阿婆的描述重合,只剩新盖的房子与长草,伴寥寥的人影。心渐渐发虚,近乡情怯, 回去走一走都变成需要勇气~

看蜡烛被风摇曳, 叹时光,无刃却锋利无痕; 而生命,则烛光般脆弱。

那时候,鸡鸣炊烟,菜地整齐清翠,妇人不徐不急的给菜儿浇水除草;道路没有水泥,却被踏得光洁无杂草。泥土在雨水下被众人踩成泥浆。 弯弯的池塘边上,绕一条一脚宽的小泥路,被密草包围,却因脚印而不被占满,池塘间或有缺口台阶,可以洗菜提水钓鱼。

春末夏初多雨的时候,杂草低矮,躲在新发芽的空心菜周围,被雨水刚好淹没,赤脚踩在上面,湿漉漉软绵绵的,拿了带手柄的簸箕在菜地里打捞,待簸箕里的水流干,常有落网的小鱼、小虾在上面跳动,还有田螺和不知名儿的小生物,又绕着菜地沿着池塘边打捞一圈,其乐无穷!

再下起小雨的时候,就躲在竹群下,看细密的雨线垂落在水面上,跳动起漂亮的雨花……

夜里,躺在床上,安静得深切,唯有大水鹅或青蛙的叫声贯切整个长夜,那带着节奏与规律,此起彼伏的叫声,成为我童年的雨夜里,最熟悉而亲切的记记。

终于还是回了一趟老家,与阿婆,缓慢行走在陈雨中,路旁的田地,一半已经被野草侵占,水泥路两旁的长草刚刚被打过药水,枯死在边上。那条抄近的田间小路,已经消失在没胸高的荒草中;前一夜的台风,扫断无数的竹叶竹枝,落在路上,铺成绿色的地毯。

门前的水井已经完全被长草掩没,池塘边上那一片整齐的菜地,已经 完全分不清界限,找不到落脚的地方,放眼望去,整个田涌里,只有远远的地方有一小块菜地,被高高的围起,与周围茂密的杂草隔离,而另一小块菜地,则被搬上了屋顶,躲避着杂草的侵扰,显得犹为显眼。

老屋的大房子,十几间屋,现在只剩大门口的一间,门口被超一米高的杂草包围,童年的记忆在这破败中被击碎……正好看到电视里,一间一百多年的老房子,被它的子孙们找人修复,延续了记忆与历史……心情瞬间低落、憋恨,恨自己没能在一开始就护它周全,以至于它消失在了我们这一代,伴着我所有童年的记忆,与,老屋两百多年的印迹。

走上楼顶,放眼望去,荒芜的田地占据了大份视线。不经意间,原本充满生气活力的村子,变成了老人与小孩的留守之地。

回家最喜欢与阿婆聊天,听她说各种各样各年各代的事情,几天几夜,不觉无聊,不减热情~

这天晚饭后,阿婆说要回小叔家,左留右留,她笑说:“聊这么多天了,可以了~:-) ” 。想起回来这么多天,阿婆特地从小叔家出来陪我,我俩不约而同,哈哈哈哈大笑起来~
然后阿婆顺便说起,她同辈的谁谁留女儿,送行时,走两步又跑到前面拦着不让走,走两步又到前面拦着…
嗯!只是现在,我这个晚辈,变成了留人的人~
~~~~~~~~~~~~~~~~~~~~~~~~~~~~~
8号清晨6:00,音乐起,忽而怦然心动,不知名的歌曲,却是熟悉的音色,只是一句,便让我认出,是初中听了三年的广播室喇叭传出来的声音,这种说不清明的确定感,就像疯了般的准确,毫无疑虑~~

小柜子里的日记本与藏书,被我又整理了一遍,从新锁上。忽然想起,初三时候,放在学校书桌里的,正在进行中的日记本,不知道被谁偷了去……〒_〒… 那心情,堵得……

 

···········································································································································


Continue Reading

深深的,自豪!

0
    胜利日,您好!
我们齐齐欢呼~*^o^*
为这携着悲伤的喜悦,为这含着泪水的激动,为这无数先烈用鲜血换来的和平。

今天,因为我们的纪念,将不再是一个平凡的日子。某人平时闹钟响几遍都不理会,今天却破天荒的,在闹钟响之之前,就起来坐在电视机前守候,等待阅兵直播的开始。

看着方阵整齐的路过,步调统一得像一个固定的整体,那是一种力量,一种化零为整的强大力量。

看着鹤发童颜 胸前挂满勋章的老兵,说起战友说起不堪回首的心酸历史,是他们和他们,用生命用鲜血,为我们争取来了今天的和平与安宁。

我们在渐渐复苏,我们会越来越强大,但是,我们绝不称霸,绝不侵略,绝不把我们曾经遭受的苦难强加给其它民族!我们长达14年,小米加步枪,团结而艰苦的抗战,终于迎来的胜利 ,也是在昭告天下人,我们华夏的根基不容动摇,我们的华夏精神一直都在,在我们看不到地方,在我们的神州大地上,在我们的血液里。也为此,我们赢得了世界各个热爱和平的人们的尊敬。

一直以来,无论当代的我们表现出何样的言论,做出怎样让人失望的举动,我都坚信,一旦关系到民族大义,我们深藏的华夏的根魂,就会涌现,所有流动着华夏之血的子民们,都会凝聚到一起,拼发出足以震撼整个世界的强大力量,捍卫我们的尊严与家园。

每当,看到我的某些同胞对自己国家失望,甚至鄙弃 ,总是不无羡慕的说,看人家国外怎么样怎么样的时候,心总是戚戚,甚至忍不住与人争吵… 我有强烈的归属感,即使我深爱的她犯过一些错,一些事做得不够好,我仍然愿意原谅她,并相信她将会做得更好;而不会,唾弃她远离她成为她的敌人~

当你听到外媒用中文不停地重复播报我们的一件政治丑闻时,你是何感想?第一遍,原来是这样?!第二遍,是这样吗?第三四五遍,特马的就是个阴谋,利用媒体,对我们挑拨离间,让我们起内讧,瓦解我们内部力量,以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曾听某某之音的中文广播,一翻主观意造循环播放之后,接进听众热线,听众大多被蛊惑,忽然接听到一把颤巍巍慢缓缓,带着浓重乡音的老者声音:“你啊,黄皮肤,黑头发,黑眼睛,怎么到了国外就出卖国家了…” 呢没说完,线路啪一下被挂断了,主持人一字不敢接,马上切了另一路热线……
是的,他们蛊惑不了年长阅历深厚的老人,蛊惑不了明辨是非意志坚定的人,但是,那些叛逆期只能看到不足的愤青,却极易深信,从而沦为别人离间的工具,却又不自知。

媒体是一把锋利的武器。只要运用得好,什么样的大树都能挥倒。

当我看到,我们国内的某某待解决事件,我们的同胞却跑到美国总统奥巴马的G+去留言,请求白宫介入的时候,我感到很丢人、难过、生气、愤怒?说不清的滋味!我们自家的事,要什么外人来插手!哪有这么自降身份的。
——何况,是对那些打着“为和平”的旗号,动不动就出兵打搅别人国家,却拿诺贝尔和平奖的人!
真是莫大的讽刺!

曾经,我也曾一度困惑,甚至责备上层用那么简单粗略的“新闻联播”方式,一刀切,否定了许许多多“真相”,甚至是祖宗留下的精华, 直到现在才理解,很多时候,对于我们大多数普通人来说,知道得越少,越容易有幸福感。但是,我一直坚信,我们华夏的根源一直都在, 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守护着我们,不曾远离;感谢那群,为信仰为守护为使命而战的“有名”“无名”英雄,用热血为我们的和平清除障碍!

我深爱着我的祖国与文化,我为先祖们创造并传留的博大精深的文化倍感自豪!

Posted in: 爱我中华

Continue Reading

童言童举童趣

0

1. 宝爸买了辆自行车给他们,关着门在书房里安装。C去双手挂在门把手上想把门打开,门没打开,把自己头撞到了,哭起来~过去给他揉揉,D也过来了,看着他,很大声很认真的说:“小心点!小心点!”

2.
睡前,DD指着书上的蘑菇说:“这是大蘑菇,这是小蘑菇…”CC也凑过去看,说:“不对哦~” DD问:“不对吗?” CC肯定的说:“嗯,不对!”
第一次听到他俩比较多的对话,哈哈… 一会,C准备玩别的,D马上挽着C肩膀说:“哥哥快来看呀!”

3.
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C蹭过来说:“妈妈,我爱… 妈妈,我爱你!” 一会我去厨房倒水,他又叫:“妈妈,辛苦了!” 连着叫了几遍。#^_^#~

4.
俩小家伙一起挤在转椅上玩门铃对讲机,D掉下来趴在地上哭,C爬下来,帮着扶起弟弟,一边问:“没事吧?没事吧?”,待弟弟站起来了,C对着他鞠一躬(好标准~#^_^#),说:“对不起!”

5.
晚饭后到楼下散步,在游泳池边,C骑着扭扭车,滑过来滑过去,D在后面追,忽然在抢扭扭车时摔倒,宝爸叫C“把弟弟拉起来” ,C没理会,滑着车跑开好几米才停下来,回头看弟弟已经自己站起来了,小家伙向弟弟伸出大拇指说:“弟弟,真棒!” 瞬间让自己那点远离不给抢的小心思变成了高大上啊~#^_^#

6.
中午吃饭时,俩兄弟一人一杯水在喝,忽然DD呛到了咳咳咳,CC转身对弟弟说“慢点慢点(喝)”,一边伸手出来给弟弟拍拍
后背~#^_^#

7.
小家伙挑食的地步真是……连糖都是不合口味的坚决不吃!玩回来的时候,给了一人一块糖,C很快吃完后,又要,没有他想吃的口味了就哭,一直哭到回到家。小D一到家就去找凳子,踩到上面拿了卷纸巾下来,扯,扯,扯,掉地上,滚滚,滚,滚完了,拿起来捂成一团,走到哥哥面前,用那一大团纸巾帮哥哥擦眼泪,一边说: “别哭,别哭~” …

8.
这边春如夏,翻了短袖出来穿。早上出去回来的时候,在电梯里,CC走到我旁边来,伸手拉了一下我的衣服,说:“妈妈衣服好漂亮啊!”,把我们都逗笑了~

9.
登山路上,在树底下休息,CC面向来时路,对着迎面而来的路人,挥手说:“hi~大家好,”又把手掌放到胸口,说:“我是弟弟!”,把路人都逗笑了~#^_^#

10.
午饭后带俩小家伙出去玩。在球场边,停下来把手提袋(放了一瓶水,钥匙,手机)穿到手肘,准备把散乱的头发重新绑一下,C从球场上下来,跑到我身边说:“妈妈,妈妈,帮你拿!帮你拿!” 犹豫了一下,把袋子给他,小家伙提上袋子就追弟弟去了~#^_^#

·································································································································································
Posted in: 小家伙成长记

Continue Reading

二月春风惊草芽

0
    春天了,树木吐新叶,花草散清香。忍不住偷了两个小时,独自去会一会春天的颜色。

图片

    尽管,天空是灰色的,并不是拍照的好时机,可是怕, 这最喜爱的新绿,马上就要过去。

图片

图片

    走在路上,寻觅喜欢的绿意,就在我对着花草树木不停 的按下快门时,保洁员特地绕到我前面,似乎要喝止,又在看到是熟悉的面孔后,诧异着走开,或许他以为,我是游客 是擅闯者,又或者,是狗仔队……(哈哈,都被自己逗乐了!)
图片
图片
    又一会,在一棵漂亮的树底下,正抬头寻找最好的角度与光线,保安忽然闯进了眼前,一声不大确定的质疑“拍照啊!”瞬间惊起,不得不回过脸让他看一下,笑说“我觉得这些叶子很漂亮!”
图片
     一名行色匆匆的男子从旁边路过,也不忘抬头,细细看上数眼边上整妆待发的树枝;在我拍了数张准备寻找下一抹鲜绿时,路过的一名女子,也停了下来,打开手机,对着这棵新树拍上一张~#^_^#。有时候,天天路过的风景,因了没留意, 并不觉得特别,却也会因有了另一道目光的关注,使它在自 己眼中也变得特别起来。

    路旁有花,刚被洒上水,粉的白的,三朵两朵一起,或藏在绿叶丛中,或点在枝头上,正是绿肥红 艳,花香飘逸绿意盎然之时!
图片

图片

 

图片

    偏爱桂花的淡雅清香,花儿细细簌簌,星星点点,隐在枝上叶中,却香溢四野,自有爱它之人寻觅!

图片
 

    一直喜欢春天里新发的绿。少时坐在江边,忽然看到对岸清新鲜绿的草地,刹那间心旷神怡,似是双眼初睁,看到世间最舒服最净洁的美好,那不仅仅是颜色,更是生命,清翠逢勃,充满生机的绿色生命!

图片
    而今,再没有那初次发现时,闲逸心境下的新鲜兴奋,可是那喜爱,却一直不曾更改!这双已不再单纯的眼睛,没能发现更深的新意,而每年短暂的两三个星期,却仍是我抬头静望,最多,最想让时间停留的时刻!
······················································································
Posted in: 在人间, 游游记记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