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梯狂想

0

这栋大厦,数不清的电梯。这会终可不走常道四下走走了。6楼是个好平台,有花草树木、游泳池、休闲桌椅、儿童乐园、运动器材、还有乒乓球桌,看得我心痒痒,忍着走过去。

随人流进了一电梯,是上21楼,在14楼下,转乘,又是1-5楼不停,直接下到-2楼,停车场,昏暗的灯光下,密集的车辆,看不到一个人影,寂静得有点诡 异,恨不能马上离开,电梯却在这时已离开,不敢往前走,怕误入车群找不到出口,又不敢在此久等,看到旁边一黑糊糊的楼梯口,提着胆子往上走,异常狭窄的密 封通道,没有装修,直担心声控灯忽然不亮或是跳出个人来,两层楼的楼梯却感觉走了一个世纪,当终于看到外面的光线时,是一个排满杂物的通道,似乎到了另一 个空间。

终于重见天日,外面围满了人,是一个企业间的篮球活动开幕式。挤进去一看,上面的日期忽然让我晕头转向,我记得很清楚,我进入电梯的日期是星期六,上面的日期却是一个星期以前,不可至信的看了一下手机,确实没记错,到底怎么回事?难道我进了时空隧道?

几经思索,终于想明白,一定是因为近来总下雨,致使他们的活动没能预期开展,拖到了今天的原故,哈哈哈……

看球的时候,总是容易沉浸在一种情绪当中。热闹的、安静的、现在的、过去的,种种,缓缓辉映交错。分不清,是过去,还是现在的感觉多一点。

看小孩子在篮球场内外穿梭玩闹,看别人父子温馨对话,看篮球宝贝们舞动的身影,看球场上不经意间的或漂亮或搞笑的动作,想起一些人,想过不一样的人生,想曾经的自己……

在欲离不舍中离开运动场百余米,坐到阳光荫影下的花坛中,抬头望眼看高空,白云在蓝天里变化无常,然后被大风吹散。不远处赛场暂停时传来的热力音乐,变得 异常动听。放眼周围,数个老者各居一处坐在树荫下,表情淡然,辩不出是否有所思。旁边那么热闹活跃,他们为何不被吸引?为什么老者多不会去凑热闹?不知道 他们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想,是喜欢安静还是觉得已于已无关?

不觉间,过去了两个多小时~“回吧~“`


Continue Reading

我的愤青记忆

159

看住某张照片,我盯着旁边排得整齐从容的警察看了许久,怎么看怎么像护航保驾,丝丝愉悦。看着举旗牌游行的青年,忽然想到“愤青”二字,却又觉得很舒爽释愤。

对小日本的愤怒,早不是两三天。我很少去抒发这种情绪,但肯定,它深植心底,永不磨灭。我卸下仇恨,是因我依然保有中国民族的美德,热爱和平,怜悯众生,但决不忘国耻。

是国人的容忍纵容了它的嚣张。

当你小日本像哈巴狗一样尾随它的主人点头哈腰,又转头对他人乱吠乱咬时,一副十足的狗态。

……

忽 然又想起,关于愤青一词。那年我老被一捡来的同宗朋友称为愤青,他把我加入了他组建的群,群员几乎个个站他一边,只要我表现一点对日的愤,他们便大谈日 货,如何好。要么,他们中一人的观点,被我提出异议后,便会遭受群起攻击。偶有他人中肯的评论,也会被哗声演没。貌似到后来,只要我一在群里说话,便会漫 起火药味……

后来的后来,忽然之间我被踢出了群,进了他的黑名单,很轻的淡然,就这样吧!不理会不问原因,有过反思,是不是我虽中肯却太直接的说话方式得罪了哪些群员?或是,我太过热心的去帮别人解决电脑问题得罪了某些人的“虚荣”?结论是,既如此,这样也好,道不同不相与为谋。就让他们在相互的附和讨好中,迷恋自己的观点吧。

人常常在感情上迷恋自己的观点,而不愿对自己观点的正确性提出怀疑。正因此,人感情的力量限制了其潜在的理性思考能力的发挥。而思考的灵活性,是把自己从自身的观点牢笼中解救出来,从不同的角度看问题所必需的。


Continue Reading

这一群女孩儿呵

0

    晚上十点整,所有人都停下了一切习惯性的上网动作,来到客厅,熄了灯,开大音响,点亮蜡烛。一起唱起那首熟悉而庄严的生日祝福歌。礼物、祝福、生日蛋糕,都成为这一闪亮时分的装点。

    Peach许过愿(不知道她许了什么愿?看到了告诉我哦~呵呵~),拿下蜡烛,pear早已拿着叉叉敲着牙齿低着头审视着蛋糕了,“嗨,别让你口水给滴上去了~”我忍不住就敲了下她头,这才发现她旁边还站着姿势与她几乎一模一样的Sydney,汗~

    嘻嘻~ 由小到大,Peach分蛋糕的顺序竟一不小心也成这样啦~哈哈~ 接过蛋糕,8个女孩子,都还沉浸在刚刚Peach许愿时的庄严中,只是多了吵哪坏蛋糕比较大的嘻皮~才一会,一个大大的蛋糕就被消灭得差不多啦~一个个喊着撑。

    一 声突然的尖叫,寿星Peach的脸就已挂了一大块奶油,哈哈~ 竟是小不点这Pear的杰作!~  比你高一头的peach怎会任你鱼肉,手一伸,Pear的头发就变白了。这下可热闹啦~ 八只兔子马上窜成了一团~一边叫一边躲还一边顾着攻击。正窜得晕头,电话适时的响起了,Orange的电话,而后是Peach接,后面的我们,一个个奸笑 起来,轮流上去给她奶油的祝福~谁让她是今晚的主角呢~祝福当然也少不了我的,怎么说跟她也有过好些“很温暖的感觉”了。等她挂掉电话,一个个都已做好了 作战的准备。Sydney最贼,早早的就躲进了卫生间,当然不能让她逃了~

    Banana 和号称淑女的Almond最先“衬人不备”,还没等peach回过神来就已慌不择路的找寻藏身之地了。三个房间,两个卫生间,一个客厅,外加两个套着的阳 台,8只兔子乱窜一气,真有鸡飞狗跳之势。Peach挂了电话就先追Almond报仇。Almond竟跑阳台那个躲不了也逃不了的角落去藏,我跟在 Peach后面看她对Almond“鱼肉”笑成一团,然后再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哈哈~~

    回 到客厅,Sydney还躲在卫生间不敢出来,Apple、Banana、Orange正在厅里开战,Pear在洗头。到了餐桌旁,Orange也来了,看 了她一眼:“好像你还没有”话没完,她那肖脸上就留下我雪白的指印,随即转身就跑,一跑进2号房就把门给顶上了(注:三个房间里面都不能上锁),我笑得几 乎没力气,还是吸了口气狠撑着,她在外面却已搬了救兵,“三个一起来”我晕~笑得几乎没知觉的我,前面还觉得勉强可以挺住,一听这话,劲一下子全没了,干 脆松了撑着门的手马上去抓那双伸进来了的手,纠缠着出了门口,再挣扎开跑往一号房,又把门给堵上。喘口气先,再来我可只能伸手投降啦~  还好,外面终于 安静了,是都跑够、疯够了,该停战继续消灭食物啦。

    Pear顶着个泡沫头晃悠着出来了,“谁敢动我,我跟她玩泡沫,来啊来啊~”哈哈哈~~谁还敢惹你的泡沫头哦~。几分钟后,我们也都清洗完刚刚的战斗痕迹聚到客厅的餐桌旁来了。倒洒、干杯、吃东西……

    Pear 回过头来,才发现自己的凳子给Sydney拿了去,哼哼着去搬了把椅子,我又发现我的位置给Apple占了去,正好Pear搬来的椅子轻轻放在我跟前,摆 明了请我坐嘛~才坐下,那边就已经哄堂大笑起来了。“MMD,死Lemon~抢我位子~”,Pear只能“极委屈”的再去搬一把。

    这气氛,都让我分不清东南西北了。Pear刚倒来的宝贝辣椒,才放下,呼一下就让头顶上的风扇给掀翻了,那可是她的宝呀~正笑着,Peach的酒又跟着浇了一桌……

    为惩罚我坐了她的椅子,Pear不肯再分给我她那点如命的辣椒,“不给,谁让你抢我椅子~” 还没说完,手却已经不听使唤的送过来了。“哪~ 现在不也一样给”又一阵哄笑。翻开一看,才发觉那层鸡蛋皮都给那丫给剥了,只能一边怨一边接过那仅剩的一丁点辣椒,她们竟一至同意让把辣椒当零食吃的我把 盛辣椒的那块纸片当汉堡包皮一块吃了……晕了~好不容易才让那块没皮的鸡蛋饼吸完最后一丁点的辣椒液,刚咬一小口就送给了Orange那只一直在我跟前摇 呀晃呀正等着的脚丫~~真苦啊我,最后一点辣椒也不让我尝,她们倒狠,一起嘻哈着让我捡起来舔了……实在忍不住就往卫生间跑去了,洗了把脸出来,“唉哟! 笑得我眼泪鼻涕一大把~”又是一阵爆笑,原来这会她们才明白我跑开的原因呀~我笑得要抽筋了,澡真是白洗了。

    透气回来,她们已经泡制好了超级奖品——由果冻、啤酒、柠檬汁、蜂蜜、橙汁等等配制而成的奖品。玩十点半,谁输谁吃。第一轮,中奖的竟就是我们的寿星 Peach,哈哈哈~真是主角呀!七人一起和着节拍喊:“吃,吃,吃……”强迫着她把它送嘴里了,才发出得意胜利的口号,那块东东却已在地上了,看她那古 怪的表情,忙开了个真果冻递给她。第二轮,Apple、Banana、Almond争吵着不肯开牌。最后,还是争执了最久的Apple“中奖”了。又是一 浪高一浪的“吃,吃,吃……”她却是闻了又闻,深呼吸了再深呼吸都没勇气把它送嘴里。在我们层层的“威胁”下,试过了N次才终于送进了口,却是马上往卫生 间跑,哈哈~ 出来后,她连那7:1的报仇机会都不敢试了,把奖品扔到垃圾桐里终止了这个游戏,哈哈哈~ 偶还没机会尝尝呢。

   Peach 去上厕所,Sydney马上提议给她酒里加点料,一至通过,Sydney以最快的速度加了柠檬汁,坐好等着她回来。“来,快点,peach,来干杯~”举 杯,一个个瞪大眼睛看着Peach,Peach的杯才碰到嘴边,那帮家伙竟一个个全喷了,最先忍不住转身笑喷的就是Almond~唉~ 想玩人家,最后竟在人家还没反应过来就全败了。这下轮到她报仇啦。一不小心,我们的杯里全让她给倒了她的配料,特别是Sydney,杯被倒满了、溢了、放 手了、跳起来了,一连窜的搞笑动作,笑煞了我们,要透不过气来啦~~  ……

    今天是什么日子呵?如此特别! 

    哈哈哈~~快乐就好!


Continue Reading

醉,也需要勇气~`

0

超市里,在旁人诧异的目光中拿了几瓶啤酒,再去拿一小瓶56度的二锅头。­

这种“消遣”,在我们几个中似乎已是一种默契,每个学期都会有那么一两次。这是pear很久以前就有的习惯。现在,我和peach算是替代了她以前的死党。这,是她的释放方式,在我,算是一种新的尝试、无聊中的刺激……­

又是这个向海的阳台,又是这一弯明月,又是这凉凉的海风。大一的时候,揭天盖,爬顶楼,在楼顶上看夜景、喝酒聊天。那曾一度是我的秘密天地,后来因为跟着爬的人多了,学校竟叫人来把那一米见方的天盖给封了,真气煞我。现在,只能在这一方小天地了。­

关了落地窗,让她们安静地睡。­

酒,是个什么东西?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Pear说:“lemon刚没喝,先灌你一瓶。”peach跟着附和,接过那瓶开好的啤酒,灌了几口。这夜,真是适合我们这样的人喝这样的酒。­

又是天南地北的沛,很多时候,都是她俩沛,用她们的家乡话(因我说过我想学她们的语言)。有意的时候,我会认真去听几句,再插几句;无意的时候,便看夜、听夜、喝酒,畅游于那可有可无的思绪中。很喜欢夜的静与柔和。

­

Pear的话慢慢多了起来,且异常的兴奋。我知道她喝得有点多了。毕竟,在我们游泳的时候她俩就已经在喝了。那一瓶白酒,喝最多的又是她。她是要醉到这个程度的。­

一瓶啤酒加一小杯白酒下去,我的头也昏昏的了,头靠着一旁就再不想往别处移。而思绪,却是异常的清醒。我让自己去说话,尽量说话,却是坐靠着不愿睁开眼睛 的。我想知道自己是不是醉了、自己说话是否颠三倒四、是否不知道她们或自己在说什么了……然而,我都知道,甚至条理比平时某些时候更清晰,只是头昏沉着不 愿动、不愿睁眼,还有点困。­

酒都喝完了,pear说早知道多买点,下次全要白的。我没有极想再喝下去的冲动,却又想知道又怕知道自己醉后的样子。­

梦游般洗漱完毕,每移动一步都扶着身边的物品,怕自己真的是醉了。爬上床时又提醒自己要小心、要抓牢。­

躺在床上,却是异常的清醒,只觉没了肉体。Pear在外面开始哭泣,这是必然,舍友们都知道。平日里她是个乖乖的可爱小女孩,一学期也就这么一两次发泻机会。让她哭、婴婴的哭、不吵不闹,只是独自的发泻,不要人理会……­

想起上次在海边喝酒后,她向着大海哭,她们极力的逗她笑—她平时是那样的可爱!我知道,她需要的,仅仅是一次酒后的喧泻。在她们都退下后,我上前搂着她的肩,一起面向大海,让她闭上眼睛,感受大海的呼吸……­

Sydney在外面看着她,这就够了。我想,我是羡慕pear的吧,毕竟,她能借着酒劲让自己释放。好些东西,都不是别人可以安慰得了的,能以这样的方式 喧泻也不错。而我,连喝醉的勇气都没有,内心积压着的那些东西,即使是自己不小心触摸到也是惊谔,更何况是让认识自己的人看到呢?!­

我,还是不醉吧。­



Continue Reading

醉茶

133

醉茶

忽然想极元稹的宝塔诗《茶》,翻来细细的念,念及“香叶,嫩芽”,已是无尽醉意。

醉意·意醉。

与酒无关。

《茶》·元稹


香叶,嫩芽。

慕诗客,爱僧家。

碾雕白玉,罗织红纱。

铫煎黄蕊色,碗转曲尘花。

夜后邀陪明月,晨前命对朝霞。

洗尽古今人不倦,将至醉后岂堪夸。

饮茶的喜好从高中开始,原于老爸的影响。老爸说,这茶叶不错,别人送的,上好的西山茶,要不带点回学校喝。我带了半包, 在弥漫着灵气的西山脚下品西山茶,别是一番清彻滋味。于是好上了茶,对于西山茶,自是情深。

大学的时候,离开了高中的小城,却再难买到纯粹的西山茶,买来的所谓的西山茶,怎么喝就怎么觉着不对劲,于是放弃了继续尝试它而改喝其它品种的茶。尝试了数种,却没有哪一种茶叶及得上西山茶,是西山茶真的是极品?又或先入为主?还是,我对它已不仅仅是品那么简单.

铁观音,名气很大,却不大喜欢,感觉它太浓郁太混蚀,不适合我。而西山茶的清香和淡雅,正是我所喜欢的。那由山泉滋养起来的甘纯叶芽儿泡出来的茶,自然也是清秀。

每到一个新的地方,无论开始是怎样的讨厌或者无奈,到最后离开,也多般会留下许多情素,不舍与怀念.


Posted in: 心间曲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