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蓝,云白白,风清清

0

六月天前昼,大树底下,好剩凉。喝了点冻啤酒,晕呼呼似曾相识,老鸭与老毛那俩家伙忽然就映现眼前……

是那夜,初月明朗,5楼面海的阳台,落地窗,绿茵球场,衫树林,大海,渔灯,星空,弯月,酒,凉风,老毛,老丫,我,我晕呼呼漫无边际的思绪……

无能再触及的美好,让人近乎绝望……

我想,当我们再相聚举杯时,会不会已是中年,面容已移?杯中窥往事,流景,徒有唏嘘吧~··

真想就这样迷迷糊糊的回到那一刻,只是神游回去看看走走也好呀。

忽然醒觉,这酒力来得太快,才喝几口呢!就晕呼~何时变得这般脆弱?抑或只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老长一段时间里,意识中,我是不会喝酒的。

我衔觞的历史,自结识她们而起,又于与她们分开而止。毕业后,极少有喝的想法,甚至觉得自己是不会喝酒不能喝,不曾有酒的历史的。聚餐顶多也就一两杯,从不超一瓶。几乎没有为喝酒而喝酒的兴致。

那年的景、物、人–境,是再也不会有!谁人还能无拘无束的醉?!

忽然之间,想回北海,走走银滩,走走南湾,走走侨港,走走老街,挽上熟悉的你们,欢声笑语,打打闹闹…可是,这看似简单的愿望又是奇大的奢望,即是相似的闲余时间也难以找寻,何况,怀当时心也都已不是当时人,心境更是难求吧!唉矣…

……

醒来,再来一壶吧,让我再醉回去,可是,思忆越深便越难排解,罢了~···


Continue Reading

再读《钗头凤》

0

深夜的时候读词,是种宁静的美好!

再读这两阙词,

是钦羡、是痛惜!

想那年,书店里寻觅词本,选购的,必定包含这两首词。


陆游

1125—1210),号放翁,南宋著名爱国诗人,生于殷实的书香之家,幼年时期,正值金人南侵,常随家人四处逃难。北宋王朝覆忘的惨剧、中原的沦丧、苦难的经历和父亲的薰陶,使陆游从小培育了忧民爱国的思想。
最早接触他的诗是《示儿》:
死去元知万事空,
但悲不见九州同。
王师北定中原日,
家祭勿忘告乃翁!
那时只觉得他只是一个爱国战士,豪迈雄健、慷慨激昂,精忠报国。

一阙《钗头凤》,千古绝唱,彻底颠覆了他在我心中的形像。
唐婉字蕙仙,自幼文静灵秀,才华横溢,善解人意。

青春年华的陆游与唐婉都擅长诗词,情意相投,两人青梅竹马,耳鬓厮磨,虽在兵荒马乱之中,两个不谙世事的少年仍然相伴度过一段纯洁无暇的美好时光。随着年 龄的增长,一种萦绕心肠的情愫在两人心中渐渐滋生。他们常借诗词倾诉衷肠,花前月下,吟诗作对,互相唱和,丽影成双,宛若一双翩跹于花丛中的彩蝶,眉目中 洋溢着幸福和谐。两家父母和众亲朋好友,也都认为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那一年,陆家以一只精美无比的家传凤钗作信物,订下了唐家这门亲事。成年后,唐婉自然成了陆家的媳妇。
然而,好景不长,在陆母的逼迫下,这一对佳人几经周折终还是被分离。陆游另娶,唐婉另嫁。

数年后,他们在沈园园林深处的幽径上迎面不期而遇。那一刹,四目相遇,深藏的百般情愫汹涌而起,所有的情、怨、恨、思、伤、怜瞬间交集,千般心事、万般情 怀,却不知从何说起。此时的唐婉,已由家人作主嫁给了同郡士人赵士程,赵家系皇家后裔、门庭显赫,赵士程是个宽厚重情的读书人,他对曾经遭受情感挫折的唐 婉,表现出诚挚的同情与谅解。使唐婉已渐渐平复,并且开始萌生新的感情苗芽。这次唐婉是与夫君赵士程相偕游赏沈园的,那边赵士程正等她进食。在好一阵恍惚 之后,已为他人之妻的唐婉终于提起沉重的脚步,留下深深的一瞥之后走远了,只留下了陆游在花丛中怔怔发呆。

和风袭来,吹醒了沉在旧梦中的陆游,他不由地循着唐婉的身影追寻而去,来到池塘边柳丛下,遥见唐婉与赵士程正在池中水榭上欢饮。隐隐看见唐婉低首蹙眉,有 心无心地伸出玉手红袖,与赵士程浅斟慢饮。这一似曾相识的场景,触恸陆游隐忍深藏的心,几年来借苦读和诗酒强抑的思念,这一刻,昨日情梦,今日痴怨尽绕心 头,于是提笔在粉壁上题下了这一阙《钗头凤》(红酥手)。

重相遇,已使生性柔弱善感又饱受心灵创伤的唐婉已经封闭的心灵被重新打开,内心积蓄已久的旧日柔情、千般委屈一下子奔泄而出,又读到陆游的《钗头凤》(红 酥手),直教柔弱善感的唐婉无力承受。在和下一首《钗头凤》后不久,唐婉因抑郁成疾与世长辞。追忆似水往昔、叹惜无奈世事。
读这两首词,陆游“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的悲戚,悔恨、苦楚,叫人叹。而唐婉,

我是偏惜唐婉的,如此婉约,细致如玉的女子,才华横溢,真挚细腻,隐忍善良,柔弱清丽。一阙《钗头凤》,字字是伤。泪痕残的伤,独语斜栏的隐痛,人成各, 今非昨的明理;病魂似秋千索的暗伤, 怕人询问,咽泪装欢的苦,都是我一一尝过的滋味……只是,我远不及她的深细与才华,和,对往昔沉伦的不能自拔。我善忽略、善自欺,善阿Q,善清空历史,所 以不会让思忆成病魂索了命去。若,若,只让她以为他不够情深,不让他看到这一阙《钗头凤》,她定不会重伤而抑郁成疾,香消玉损吧!?是痛惜、是钦羡!

也为此,许些时候,我不愿意去掀开真相,宁愿将自己蒙在鼓里,可以不再受更深的伤,一切便终将成为过往。

……


Continue Reading

超越语言的交流

2
当听说龟也被列入宠物的行列时,我暗笑:龟也可以当宠物?!

再次走进这家珠宝公司,一眼过去,唯一不同的,是入口的大玻璃缸里来了一只大海龟。若大的玻璃缸,免强够它转身。

我的视线一下子被它吸引住了——还没见过这么大的一个海龟呢!

整天待着客人,书看烦了,只剩一样东西—— 无聊!走近这个更加寂寞无聊的生灵,心,竟隐隐生痛……

靠着背注视它的眼睛,静静地,想到它往昔在海洋中的自由自在,此刻的孤苦无依……一个海洋的家刹那变成了现在的这么个连转身都难的小笼子,没有自由,没有同伴,像活化石……   鼻子一酸,眼眶在瞬间溢满了湿湿的东西。

它在瞬间看破了我眼中的泪意和欲哭的心情。就在那刻,它眼中流露了忧怨,瞬间烦躁了起来。不停地用头顶着我面前的玻璃壁,想要拓破它,手翅伸到水面上拍 水,溅出朵朵的水花,它也想哭!鼻子又一酸,泪水跟着涌了出来——它看懂了我的眼神,而我,看得懂它。突然,一声自喉间发出的低沉的嚎声传进了我的耳朵, 那嚎叫声饱含着惊恐和绝望。。。我一惊,盯着它,努力看进它的眼里,去寻它的泪水——我忘了它是在水中。那么忧怨,那么绝望,那么无助,那么斯心裂肺,向 着我,一声,一声,又一声……心裂的声音!那是它看到同伴时才有的感触和悲鸣啊!这刻,我看到它眼神里留露的对我的熟悉,对家园的倾诉和思念,它努力着想 靠近我,却是怎么也撞不开那一层透明的东西。看着它那一览无余的眼神,我几乎要跟着它大哭起来。它的眼神,让我心痛,真想抱抱它,抱抱它……

它更加烦 躁了,撞击玻璃壁的力度越来越重。我听到了它心碎的声音,可我却只能现出“无能为力”……  后来,它还是慢慢平静了,那末眼神也慢慢回到了平静和冷淡 ——我知道,它得不到我的回应,认准刚才的那一刻是“错觉”——它刚才把我当成了它的同伴了。我的心却因此跟着又流泪了——无名的失落和疼痛。它能它会信 任一个让它失去自由和伙伴的恶棍的同类么?

“我是真的想让你回到大海,让你回到你自由的家园……可我……”

几天之后,龟龟看到我再没有过那样激动的行为,也再没有过那样的眼神,尽管,每天我都将所有的贝肉开给它吃……它一样的吃着,却是那样的淡然——对一个敌人,它让我看到了它对人类的这种行为的不肖一顾和对“无知者”的大无畏与宽容。

在它心中,我也和他们一样了吧?!

心,酸酸的……


Continue Reading

天梯狂想

0

这栋大厦,数不清的电梯。这会终可不走常道四下走走了。6楼是个好平台,有花草树木、游泳池、休闲桌椅、儿童乐园、运动器材、还有乒乓球桌,看得我心痒痒,忍着走过去。

随人流进了一电梯,是上21楼,在14楼下,转乘,又是1-5楼不停,直接下到-2楼,停车场,昏暗的灯光下,密集的车辆,看不到一个人影,寂静得有点诡 异,恨不能马上离开,电梯却在这时已离开,不敢往前走,怕误入车群找不到出口,又不敢在此久等,看到旁边一黑糊糊的楼梯口,提着胆子往上走,异常狭窄的密 封通道,没有装修,直担心声控灯忽然不亮或是跳出个人来,两层楼的楼梯却感觉走了一个世纪,当终于看到外面的光线时,是一个排满杂物的通道,似乎到了另一 个空间。

终于重见天日,外面围满了人,是一个企业间的篮球活动开幕式。挤进去一看,上面的日期忽然让我晕头转向,我记得很清楚,我进入电梯的日期是星期六,上面的日期却是一个星期以前,不可至信的看了一下手机,确实没记错,到底怎么回事?难道我进了时空隧道?

几经思索,终于想明白,一定是因为近来总下雨,致使他们的活动没能预期开展,拖到了今天的原故,哈哈哈……

看球的时候,总是容易沉浸在一种情绪当中。热闹的、安静的、现在的、过去的,种种,缓缓辉映交错。分不清,是过去,还是现在的感觉多一点。

看小孩子在篮球场内外穿梭玩闹,看别人父子温馨对话,看篮球宝贝们舞动的身影,看球场上不经意间的或漂亮或搞笑的动作,想起一些人,想过不一样的人生,想曾经的自己……

在欲离不舍中离开运动场百余米,坐到阳光荫影下的花坛中,抬头望眼看高空,白云在蓝天里变化无常,然后被大风吹散。不远处赛场暂停时传来的热力音乐,变得 异常动听。放眼周围,数个老者各居一处坐在树荫下,表情淡然,辩不出是否有所思。旁边那么热闹活跃,他们为何不被吸引?为什么老者多不会去凑热闹?不知道 他们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想,是喜欢安静还是觉得已于已无关?

不觉间,过去了两个多小时~“回吧~“`


Continue Reading

我的愤青记忆

159

看住某张照片,我盯着旁边排得整齐从容的警察看了许久,怎么看怎么像护航保驾,丝丝愉悦。看着举旗牌游行的青年,忽然想到“愤青”二字,却又觉得很舒爽释愤。

对小日本的愤怒,早不是两三天。我很少去抒发这种情绪,但肯定,它深植心底,永不磨灭。我卸下仇恨,是因我依然保有中国民族的美德,热爱和平,怜悯众生,但决不忘国耻。

是国人的容忍纵容了它的嚣张。

当你小日本像哈巴狗一样尾随它的主人点头哈腰,又转头对他人乱吠乱咬时,一副十足的狗态。

……

忽 然又想起,关于愤青一词。那年我老被一捡来的同宗朋友称为愤青,他把我加入了他组建的群,群员几乎个个站他一边,只要我表现一点对日的愤,他们便大谈日 货,如何好。要么,他们中一人的观点,被我提出异议后,便会遭受群起攻击。偶有他人中肯的评论,也会被哗声演没。貌似到后来,只要我一在群里说话,便会漫 起火药味……

后来的后来,忽然之间我被踢出了群,进了他的黑名单,很轻的淡然,就这样吧!不理会不问原因,有过反思,是不是我虽中肯却太直接的说话方式得罪了哪些群员?或是,我太过热心的去帮别人解决电脑问题得罪了某些人的“虚荣”?结论是,既如此,这样也好,道不同不相与为谋。就让他们在相互的附和讨好中,迷恋自己的观点吧。

人常常在感情上迷恋自己的观点,而不愿对自己观点的正确性提出怀疑。正因此,人感情的力量限制了其潜在的理性思考能力的发挥。而思考的灵活性,是把自己从自身的观点牢笼中解救出来,从不同的角度看问题所必需的。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