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

0

父亲是长子,从记忆到现在,他总是为妻子儿女、兄妹、邻里……付出超越一般的力量。
与父亲一起的记忆,是要多于与母亲的。
小时候,总是生病,带我去看病打针、哄我吃药的,总是父亲。
那时候,父亲总是骑着他的那辆28寸的凤凰牌自行车,载我到镇上看病,我从坐前面的专属座篮,一 直到长大些只能坐后面。然后,每次在路上,父亲总是在我要睡着的时候喊我,不要睡着了,不要把脚伸到车轮下去了……数不尽的次数~父亲上车的时候,总是先 将车则离垂直数度,才跨上车,看似要倒,却从来稳稳当当,安安心心。那么深的记忆,一辈子也抹不去的记忆。

那时候,我总是经常的不定期的发热起皮肤流鼻血……有时候是在半夜里,醒来一擦鼻子,是满手的血。每一次,都是父亲给我处理,他带我来到天井边,用冷水拍我的额头止血,无数次。

第一次坐汽车,也是与父亲,到市里看病,我安静着,在内心里记住了那一路上第一次见到的,排在路边的整齐的树。
记忆里,父亲总是喜欢熬夜,在书桌前奋笔疾书到深夜,总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休息。上学后的我喜欢夜读是受他的影响。
父母养我这么个女儿,很遭罪。

又是一次生病,躺在父亲上班的休息室里,醒来的时候,父亲端来一碗云吞给我吃,总记得那一碗云吞的香味,那是这辈子吃过的最美味的云吞。不知道父亲吃过没有,我数着吃,要留一半给他,又忍不住多吃了一个,结果,他已吃过,以为我吃不完,倒掉了。
小时候,我总是很沉静、极少说话。我是怕父亲的,他从来不打我们,但是只要他一发声,我们就不敢乱动。他给我的最深刻的教诲(似乎也是唯一的)是:要自独立,靠自己。
当我快走过童年的时候,我的身体终于不再总是需要药随,父亲因为在镇上的工作的关系,常不在家,与父亲的距离似乎也越来越远。我又开始觉得,父亲像个没长大的孩子,大大小小的家事都需要母亲去敦促落实。

爷爷的突然逝世,在我心里铬下绵延多年的伤痛,而给父亲的打击,却是瞬间最沉重的…家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紧接着,父亲所在的企业倒闭,我们的学费, 越来越贵,那该是父亲最难熬的日子。可他们,从没让我了解过家里的难处,我的学费,总是交得比哥哥的交得早,这还是通过老师才知道的事实。还有借款、官 司……都是通过别人或是不经意间知晓。

那时的我,是那样的固执、倔强、任性,我讨厌邻里的讨论,于是将所有的奖状压在箱底,不再让他们看到,有一天,我跟在父亲身后拿东西,他突然回头问我:你 作文写得不错的啊?我说没有,他忽然提高声调严厉说:那你那个作文竟赛的奖状是怎么回事?你抄的啊?我一惊,不知道怎么的他就看到了,忙解释说,不是,只 是偶尔写得好。还记得,初一那年期末考试,班里奖励的那个写着“学习进步奖”的钢杯,我不大喜欢的杯子(因为我的成绩,既属于进步,也属于优秀,给我“进 步”而不给“优秀”让当时的我有点不舒服),在用坏了杯子的手柄后,我把它扔回家里,父亲看到后问明,竟然把它拿去修好了,修理费及得上买个新的。

初考的时候,我不肯念卫校;高考的时候,我不肯念师范,我总是恐惧着而不顾一切,自作主张,然后是父亲对我的让步,给我善后……
高中,在市里,父亲来看过我两次,第一次,在中午刚放学时,天气忽然转冷,我和同学从教学楼走下来,嘴里咬着早餐没吃完的面包,在楼梯口,看到着短袖的父 亲站在风中,我脱口而出:“爸你怎么来了?”我只是内疚、只是觉得他穿的衣服太少… 而他会不会以为是我不想他来?只是匆匆一面便别了。父亲再次来我学校,是和一个远亲表哥,也只是匆匆的一面。

我的高中,过得犹豫而自责,但也慢慢学会了体谅与关爱……
我给父亲写信,第一次在父亲节的时候给他打电话,开始学着忽略他的严肃,尝试着与他交流,也终于迎来了第一次融洽的交谈。
我的大学,是非常美好的时光。
谢谢父亲给予我的一切。

祝愿老爸身体健康、事业顺利、笑口常开!!!


Continue Reading

红尘净地

0

周日下午,又特地游行了一趟龙王古庙。
第一次寻访,是在元旦的第二天,不知原何,初次造访便恋上了这个地方,寂静清幽,凉风缕缕,与里把之外的凡尘若千里之隔。
正门左右,有两相称的入门,是高高的大理石门槛,足有三四十厘米高,如许眼熟,辩不清是否是小时候老屋的记忆。
那刻在墙上门上的浮雕与油画,让人专注,而后,肃然起敬。
入门经过浮雕屏风,是干净宽阔的天厅,中置香炉。入门左边放着一个双耳龙盘,一小摄人围着在试验,左则屋有相士在解签,右则屋供着佛像。越过天厅,走上几级台阶,上面放置贡桌,左右点着两盏别致的莲花长明灯,别是一翻古韵滋味。
再往前,是正殿。正殿门槛是高高的木质材料,门前左右则有两个左右通透的椭圆形则门,大爱!站在那里吹风,清净与淡淡的仙香味,让人沉淀般安静,随即想溶入这一方净空。
正殿内供奉龙王及南北帝,幽暗庄严,高高的木质扇门上,浮雕油画密集精细,让人叹为观止。
通过椭圆形的则门来到庙旁,这里草木青青,山风徐徐,肥厚的阔叶榕轻轻遥曳,甚为清雅。在这里,我定可安静的坐过大半日。
再往后,登上数十级台阶,有一谭,谭边大树林立,枝繁叶茂。
立于树底下,刹那间,心底的夙愿明于心头,下辈子,我正是想要做这样一棵树,古庙旁,清谭边,静静静静的立着,无所需索,静看世间风云……
我想,这辈子,我定会幸福。
无论选择了什么,亦或,被选择了什么,我都选择用幸福的心态去对待。
即使有一天,我没有了尘缘,我仰会乐意找一座这样的寺庙,安静的度过余生。


Continue Reading

野趣沟漂流记

1

终于盼来了期待已久的公司组织的旅游。
五点零五分醒来,看看周围都没动静,便拿起耳塞听歌,当听到她们的闹钟响起,我立马跳起来啪啪啪打开了所有的灯。
听到她们说因兴奋而失眠或是夜里三点多就醒来时,我暗自兴庆--我睡得如许安然,不用闹钟仍然可以在合适的时间里醒来。很少使用闹钟,因为感觉那会使自己对它产生依赖以至于让自身具备的某些自然能力丧失。
早上六点准时出发,我们居然可以赶得上吃完早餐。
看车窗外飞逝而去的景物,再没有那些年少时的新鲜感,或许,年少时那轻快的心已经被岁月无情地洗刷而去,一阵悲哀掠过心头!但愿只是心情与环境的原故!那颗可以轻易感受到单纯的快乐的心,是不愿,也不能舍弃的!
车队排在食堂外等候,上了属于我们位置的车,不料人已到得差不多,仅剩两排的两个座位,都是属识的人,阿R想我俩能坐一块,前一不愿换,执持了好一会才与阿R坐到了一排,这种情景,像极了后来的结局,我没有选择的失去了权利。
还在车上时,下起了雨,有些许不悦,但依然风雨无阻。想起那年在北海坐在公车上看瀑雨的情形,是完全两样的心境。那时,一车人,与已无关的看着车外趟着没腰雨水的行人与冒烟的小车。现在,是盼着雨快些过去。


看窗外,雨一直下,我的心有细细密密的雨结,淅淅沥沥。
直至接近目的地,雨惭停。盘山路上,透过雨水冲洗过的车窗,叠叠群山,绿意昂扬,云雾在山间凌绕,我们随车在云上云下穿棱,心的清彻与景的纯净浑然一体。


第一站,野趣沟漂流。放好包包,拿着票进场,穿上救生衣、戴上安全帽,拿上船桨,小心踩上工作人员放下的汽垫船,我与同阿R将船划得团团转,可就是不向前,经过一翻相议才找到感觉,我说,咱先不急着划到滑行道,先在上面玩一会水,要不然一下去了就没得玩了。


我们划到离漂流口最远的地方玩水,冰冷的山涧之水惹得我直想跳下去游玩耍,却又不敢。忽然扑通一声,有同事跳下去了,正纠緾着要不要也跳下去玩玩,他却被工作人员叫上来了,只好作罢。沿着小湖转了一圈,在接近漂流道口的时候,一同事用水桨向我们泼水,我们泼回去,斗不过他,只能拿桨将他们的船撑开,谁知,他站起来,迅速拿下帽子,装上满满一帽子水就往我头上泼来,我刹时就朦了,刚抹去脸上的水,眼睛还来不及睁开,另一瓢水又下来了,淋得我透心凉……

对于好山乐水的我来说,这是一生之中都不能忘怀的体验。可惜水道太短,还不能尽兴便到了尽头。
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上了岸,坐车回到出发点,到冲凉房换完衣服,一身清爽,绿山秀水,是我的大爱。
在自游活动等待午饭的时间中,我们踩着沿湖的石路游玩,这远郊外的自然风光,是我所深爱的,甚想将这一切刻在脑海中不改色。这一行,只剩我与阿R形影不离。忽然回头,看到俩双眼睛正以同样的神情看着我,忙又别了头向别处。
吃过午饭,万绿湖之游。
万绿湖,不枉此名,湖水翠绿透亮,清爽怡人,原以为可以登岛察看民土风情,却不是,仅是乘船观光,短短不足半小时,意犹未尽又归岸。
在岸边,我们照了第一张四人照,是我最喜欢的照片之一。
最后一站,参观鹿院,也算是购物点吧,只参观了下没听他们说说。不一会又下起了雨,在百无聊赖中等他们听完吃完回车,再到餐馆吃晚饭,至此,结束了今天的游行。
返程路上,还是坐着原来的位置。此时,夕阳西下,阳光撒满车窗,郊区的公路上,只有我们的车在光环中行驶,我喜欢这样的感觉。
这是我一生之中最美好也最失落的一个夏天。2008


Continue Reading

那时候年纪小

429

那时候年纪小,尚未上学,家乡的水道还没有机动船。
江的那边,住有侄儿的舅公
我们几个娃娃儿不声不响的走到离村里好远的码头,要过江去
我们扯开嗓子大喊:棹船过来喂,棹船过来~
不记得过了多久,江对面的那个小木船终于遥晃着过来了
若大的江面上,只得一人一舟在江面上若隐若现,那是一幅唯美的江上棹船图
船在我们热切的眼神里慢慢近了

渡江的,是一个壮实的中年人
他面无表情,只问我们,要过江做什么,有钱吗?
上了船
小伙伴抢着说去舅公家
我得意地扬起手里的二分钱
而后,又有少少的担心
坐在船上,远没有岸观来得平静。
深秋的江面,无篷的小船上,只是微风,也足以掀起许多水花。

过了江还走一大段路
到了目的地
却只是为了带回几根甘蔗!

记得再小点的时候
家乡也还种甘蔗
那时候
爷爷去放牛
总是将削了皮的甘蔗用小刀截成一小截一小截
装着朔料袋放口袋里带回来给我们吃

上了学,初中,或者小学高年级
喜欢约了同学沿着江岸走
家乡的江,像个半圆,村落在圆心周围
沿着江岸绕过半个圆周可以去到镇上
那时的江水很蓝、风很清、草很绿、岸边有许多宝贝,漂亮的石头、贝壳…
赤了脚行走在沙面上,可以逛上大半天而不愿回

……


Continue Reading

庐山恋

0

五月下旬,庐山行。

历经十五个小时的火车,终于踏上了江西九江这片土地。
初夏清晨的站台,清冷寂静,嗅着异域的空气,感觉异常的清净安宁,似乎自己是刚从被尘埃笼罩着的空气里脱离出来。
我们在公车上酝酿着登庐山的方案。下了车,看到路牌上写的“烟水亭”“望江楼”时,我几乎有了放弃爬庐山代而去那些地方走走的的想法。还好,我们都担心以后会留下遗憾,决定登顶方休。
步行前往烟水亭的几分钟里,感受到的,竟然是古韵古香的平和安祥气息。建筑、车辆、行人、街道、店面,都是现代里的样式,但细微之处,却透着典雅,仿若夹在风中的一缕酒香,飘过历史的长河,弥漫至今。
烟水亭,原来是迷蒙湖伴上的风韵。与想象中有点出入,但总算是配得起这个名。

望江↓

正是初夏,大雨过后一天。清晨里的山林,阳光下,绿意盎然,清静幽香,空气清新醉人,是大自然的气息。许久没有过这样纯自然的拔涉,朦胧的怀恋。
盘山路,毛泽东说:“跃上葱茏四百旋。” 不知是不是真有四百旋。又转了几个湾,来到了一个村庄,牯牛岭,现代的村庄,很清彻漂亮。在我已有的认识里,这只是通往庐山途经的一个小镇,又感觉,似是 回到海平面上来了。却都不是,这里已是庐山游的起点,这就是庐山,它不是一座山,而是连绵的群山,这座村庄也并不是在海平面,而确实是在近山顶上。忽然间 觉得自己是如此的狭隘,自翔爬山不少,好山乐水,却只知道,一山是一山;村庄在山间,惭愧。

牛牯岭看台↓


山腰屋顶上的鸽子↓

决定在山上过夜,先找了旅店来住,顺便放下包袱,轻装出发。
村庄是我喜欢的样子,干净清静,丝丝古韵渗透其中,整个村庄沐浴在大自然中,飘着山峰的清凉气息。
在镇上吃过午饭后便开始徒步游玩,首先走过的是一条中西揉合、典雅清净的小商业街道,不长,但透着无法描述的感觉,喜欢得难以言喻!细想来,是因了现代的干净整洁溶合在古典中的原故。
我们看着地图沿着干净的水泥路行走,两旁新嫩鲜绿的紫刑花树,撑开在路上方,清凉雅致。游人与这里的居民悠闲的走着站着,神仙般的日子,羡煞这里的居民。 据说ZF要这里的居民搬迁,把这里做成纯旅游景点,只是工作做了许久也不能完成。说实话,我要是这里的居民,也不愿搬,这地儿多好哇,哪里寻哪里觅得来! 退一步来看,要真整成纯游点,就没有现在的感觉了,在马路旁的花园边看向左右山的村落与云峰,是如此美妙!没有了他们,这里将缺少生动!
这里的房子,除了商业街那一段,其余多是单独存在的小别墅,不讲究整体布局,但又并不显乱。林间小道,参天大树随处可见,而行人,却相对少许多,似乎房子很多是空着的。偶有车辆或旅游团路过,也只是转角的一瞬擦肩而过。

登山道上↓

看到毛泽东故居时,我只有惘然。居然有个毛泽东故居在这里,对于来之前没有对庐山做过功课的我来说,真如笑话一般。这里看到的只有亭廊,壁字,雕像,当年 的痕迹辩不出一丝一毫,连居室都看不到。战争过去后,毛泽东的才气显得更为突出,他那种一览众山的气概与词里行间所透露的霸气,唯他有。

七律·登庐山
毛泽东
1959.7.1
一山飞峙大江边,
跃上葱茏四百旋。
冷眼向洋看世界,
热风吹雨洒江天。
云横九派浮黄鹤,
浪下三吴起白烟。
陶令不知何处去,
桃花园里可耕田?

毛泽东故居↓


故居旁龙谭↓

毛泽东故居旁那一谭水,直让人流连忘返,碧波绿水,绿树倒影,水上雅亭,清风佛面,今天真是个游庐山的好天气。

大坝上↓

绕山路上,行人很少,只偶尔路过几个,但又并不觉幽寂深沉,反是一份空彻清净。
看着地图行走,一般的旅游山路,没有显著的特别之处。在水边,唯觉山更灵秀,水更幽清,干净安静,赏心悦目。许些所谓的景点,都是设了“钱箱”等在那的,不过,都自愿。

山里还散落住着一些居民,独一无二的房子立在山间,偶尔看到一两个妇人在悠然采茶,不免让人想到陶渊明,想到他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她们旁若无人的过着她们的生活,对于我们的“造访”,见惯不怪,不喜不怒,若是问路,会很详尽地指点,感觉别是一种味道。
走过许些盘山路与小道,直觉不知身在何处—只缘身在庐山中,呵呵~`

千年古树↓
在山的最高处,天心台,有一面只剩门口那一边石砌的破墙,居述,是朱元章曾住过的地方,一代帝皇的故居,由棱棱角角黑膝膝碎石砌成,与周围形成鲜明的对比,
风景最好的,当数龙首崖,山崖边,云松旁,看他山云雾凌绕,若入仙境。黄昏的山道,干净清幽,疏光点点,欲长坐不起。
道旁看到警示,别招惹野生猿猴。有点点担心它们会突然跑了来袭击,这前后不见人影的,还真不知怎么办好。在仙人洞门口,那位售票的大叔竟在我犹豫要不要花 半价进去的时候说快下班了,免费让我们进去,呵呵。圆形的入口上书“仙人洞”三字,崖边一山洞里贡了几尊佛像,观景辽远,如此。前行经一米宽的临崖石路, 看到前面路边坐着一猿猴,看见我们,转头向树上的伙伴招手,担旁边的树忽然就摇曳起来,担心它们会抢劫,拉起身边的人就往回跑,纯粹意像,哈哈~`

仙人洞内↓

这里同一色的环山车大小两种至少有一百多辆,黄昏的路旁,长长排了一队。

近夜,来到了白居易故居,是这一天里最大的感触!与仙人如此之近,嗅着这里隐约经年的气息,忽觉神清气爽,如沐仙风。矛舍、荷池、小径、桃花、矮欄。石刻的大大的“花径”用一木亭子圈了起来。旁边是白居易题的《大林寺桃花》: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

看着模糊的痕迹寻觅仙人的影子,他曾经走过哪里,在哪里流连,在哪里吟叹…那么近,又那么远。
穿过一个石洞口,转个弯,一潭碧水出现在眼前,湖中长廊假山亭宇,湖边凌落着数个矛草屋,长堤上,人影点点。晚风轻佛,远离尘世的气息,仿若仙风,沁人心 扉,梦里才有过的味道,是白居易的感觉。忽然有吟诗的冲动,遂明白,一方水养一方人,如此仙境,诗情画意自是呼之欲出。
如果说,龙潭是近代的翠玉,那么,如琴湖便是古韵遗风。
流连着不愿离去,那许多爱此仙境的已仙逝的诗人墨客,会不会也不愿离去,在此流连数载呢?
没有找到陶渊明在庐山的痕迹,这个土生土长的庐山客。他的诗从不曾出现庐山二字,是他恪守的什么样的坚持?他绕庐山而居,是否为着回首的悠然一望,为着不 使自己“云深不知处”而坚持不居庐山?要有怎样的执着才能撇开大禹、秦始皇、汉武帝所登临封号过的庐山,才能不去理会历代帝王恩赐于这做名山的神圣光环?
短短半天行,述不尽诸多感思。亦非一个意犹未尽道得完,愿长作庐山人。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