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中痣,前世恋人的眼泪

0

对于活着,叶希有种冷漠的情绪。她常常自心底里泛起一种渴望,一种欲理清生命的意义的渴望。但是,她又总在思索时莫明地感到恐惧。她总是想把曾经错失的自认为美好的东西补回来,当某瞬间忽然清醒,又发觉在追求过往中错漏了当下!

那天中午,叶希躺在床上,无意间看到自己的左手掌上有一个小黑点,用指甲刮了下,仍在,想是被笔尖之类的东西扎到就不再理会,几天后发现它不但没消失反而更显眼,细一瞧,竟然是一颗小黑痣。

相传,手掌中的痣,是前世恋人滴落在手掌中的眼泪,化成记号,相约今生续缘。

叶希不信命,她觉得命运就在她自己的手中,她是亿万人当中不受命运掌控的其中之一,这是她很小很小的时候便有的意识。在上中学的时候这种感觉特别强烈。只是,她记不清从何时起,她觉得很多事情开始力不从心,觉得自己很渺小,无力改变。

叶希常在无事时举起手掌,看着那颗小痣不以为然地笑:前世的人与事都已遗忘,即使有痣为证,今生里仍是两个完全对过往一无所知的人,与有无痣有何区别呢? 爱与不爱,亦由不得一颗痣来定夺的吧?!也因此,叶希不把它放在心里,只是偶尔看向手掌心时视线多停留了一小会。

一个夜里,梦中,叶希却看到自己看着手掌中的痣哭泣:前世的你,是否真的存在?是否是已经出现在我的身边?如果在,请出现吧!我已在这尘世间寻觅了太久太 久,很累很累!泪光中,叶希看到了另一幅景象:在茫茫人海中,他们一眼便认出了对方,在双目相迎的那一瞬。叶希用尽她所有的泪水去笑迎他,然后为他卸下满 身的盔甲,在他面前展现她的轻快与真纯……“你在哪里?快出现好吗?我等得好无助好无助,我快要支撑不下去了,求你快点走到我的面前吧!”
醒来,叶希呆呆地愣了好一阵,抽噎声似乎还停留在胸腔。

许久,叶希抬起手掌,再次凝视那颗黑痣,微微一笑……


Continue Reading

生命中的一个天使

0

打开邮箱,看到数天前子其友发的生日贺卡,感动之余,是深深的愧疚。

我总是这样的健忘,对那些关爱着自己的人,总也不记得问候。我忘记了,如果他们也跟着忘记,我尚且能心安理得,可偏偏,他们总也不忘,我又如何能不愧疚?!

与子其友的认识,是在06年,一个如今已经关闭的社区上。TA给了我许许多多的鼓励、支持与信任,其中心灵的震颤,无以言喻!

每一年,TA都记得给我生日的祝福,而这个日子,是我无意中贴在别人开的贴子里的,那么多回贴,我写的又是一个农历的日期,(对我们来说,对农历的记忆是 比较困难的,毕竟平时里用的都是公历);除此以外,TA还给我邮过一本书,来自千里之外,每想至此,我又愧疚数分,因我至今仍未曾读通那本书,我辜负了 TA的厚爱与信任,我惭愧、我内疚、我无颜以对……

每每想起TA或说起TA的时候,我总是眉飞色舞,暗自庆幸,可我对TA的问候却是越来越少,甚至换了Q也不曾告知TA,尽管我仍然无从知晓哪个Q是TA.

前些日子TA给我的问候,问到我某某网站里的小家怎么不去了?我骇一大跳,那个地方,我从不曾对任何人提起过,用的昵称,也全然不一样。TA居然能在茫茫网海里找到,并分辨出是属于我…

我一直以为,TA早已远去,却不知,TA依然在我身在,不曾远离,一直,就站在我看不到的那个地方。

TA是我生命中的一个天使。无论何时,心里都有对你最诚挚的祝福!谢谢一路有你!!

我会一直记得你所说的:看护自己,快乐一生!


Continue Reading

十二月的夜

376

熄了灯,伫立窗前。

迷蒙的夜色,蕉树、鱼塘、四下忽远忽近忽疏忽密的楼宇、灯光,旷野里闪烁的霓虹灯和着嘈杂声,被十二月清冷的空气包裹着,过滤、冰洌、透晰。我着短衫在黑 暗中伫立遥望,夜空里的寒气透窗将我包裹,看进夜,我似乎立在冰冷的夜空中,冰晶的水气弥散着周围的一切,将我与地面隔离,一刹那,我回到了那年在校园草 场里刻意冰冻自己时的思绪,清晰、透彻……

夜风掠过,身体瑟瑟发抖,不忍离去、不愿加衣,我知道的。我喜欢在这样清冷的夜,着单衣,在夜空下冰冻自己,只为着这刻,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存在,在夜空中,在大自然里。

那年的那一夜,也是这样清冷的夜晚,我跑到操场上躺在带露水的草地上,背靠大地、面向太空,冰冷、寂静,让我感觉到很安稳很平和很清彻。

又或者,窝在海滨公园面海的遥椅里,倦成一团,吹着狂风、淋着微雨、听着海浪、不到天晚不肯离去。是那无限的开阔引诱了我,TA能屏蔽我的那些纷乱与迷惘,使我能看到自己毫无遮挡的最真实的内心。

我明白,伤春悲秋的年代该已远去,但是,一颗心,让它藏得太多便不能轻快。
……

胸意无尽,言语难述。

睡吧~“


Continue Reading

那年春天,蛙声一片

8

对蛙声有一种别样的感情。

少时念辛弃疾的西江月: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是其一;儿时大雨后躺在床上听屋子外池塘里传来的蛙声成忆为其二;其三,则是原于那一次对它们观察的认识与感动。

我的高中,座落在一个美丽的小城,这个小城,后有群山仙气坐阵保驾,前有三江汇流环绕护航。每到周末,我通常会起个大早,带上一瓶水便拓荒而去,当我把离 小城最近的一座风景胜峰——西山,攀了个遍后,便把足迹迈向了西山后的群山,那让我见识了许些桃源景致,这是我性子里不更的喜好。平时放学后,多是跑步到 江边,在往左手边的江绊,有大片的草地,葱葱郁郁;有清冽的江水拍打蜿蜒而去、参差不齐的乱石;有大片大片隔岸可观的鹅卵石滩,有清风拂面有微雨润发,有 草香扑鼻有绿树摇曳。。。往右边,是船舶码头,许多停靠在此的大货船排着整齐的队伍,一直延伸到江心…

在离开小城前的最后一个春天,逮了一个无阳无雨、和风拂面的日子,沿着江岸游行。春天里,江水清洌,春风清新湿润,蓝蓝的天白白的云绿绿的树,都是我所喜爱的景致。一路喜气扬扬,在乱石中蹦跳寻觅,自是无尽惬意。

当走到一个以前从未到过的地段,我停了下来,这里地势稍高,水位稍降便露出很多江底的乱石丛,一直往江心延伸出好远,参差不齐的乱石组成了许多水斗,盛着 水位下降时跑不掉的水。踩着大石,蹦过水斗,来到水流边,找了个春水脚边流,清风脸上过的地方坐下背单词,对岸清清翠翠的草地让我刹那间回到童年里第一次 见到江对岸大片大片草地时的激动,熟悉却遥远的感动。

在准备离去时,无意中看到水斗里的水草长得很漂亮,细一瞧,还有一些沙子和小石子在里面,顿悟,原来鱼缸里的设计是来自这里。

忽然间看到一长串黑珠子挂在水草上,顺顺长长,很是惊奇,顺珠寻去,它的末端竟然连在一只青蛙身上,它的身上还趴着另外一只青蛙,我的第一反应是:那只青 蛙被这串黑珠子缠住了脱不了身。我回身寻找棍子,想帮它一把。放眼,才看到水斗里还有数对这样的青蛙,有许多串黑珠,或连在青蛙身上或不连,我惊喜万分, 是青蛙在产卵!再察看其它的水斗,还有许多许多对,每个几平方水面的水斗里分布着三四对抱蛙,或正在生产中,或正准备生产,还有已经产完的黑珠串卵带,我 激动得无以言喻,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景况。

我蹲下来,细细看它们。负责产卵的雌蛙个头都比较大,雄蛙趴在她身上,自腰间抱着她,它们是体外受精,雌蛙每产下一颗卵子,趴在她背上的雄蛙会马上给它受 精。我看到它们多是一动不动,直到产下一颗卵子才往前爬一下。生产中的雌蛙神态疲软,半闭着眼睛,状似累极半眠,雄蛙两前爪深深地握进雌蛙腰间,抱得死死 的,唯恐她会逃脱一般。原来蛙类的生产也不是一件易事。

一阵阵扑水的声音引起了我的注意,是一只特大块头的雌蛙,足有其它雌蛙的两倍以上大,她在挣扎着,状似极痛苦,她的背上,同样趴着一只雄蛙,不同的是,她 的脖子下还抱着一只,他面对面的抱着她的脖子抚慰她,任凭她如何挣扎,甚至用前爪狠狠撑离他,他也不放松,温和的体恤、惯性的宽容,淡然而坚定。我看得唏 嘘,更奇的是,还有第三只雄蛙,焦急地转在她的周围,想帮忙却又插不上手的无所适从,在她的身侧这里抚一下那里抱一下。大雌蛙还是在不停地挣扎,她的身 后,还是一个卵子都没有,是难产?

我看进水草里,看进它们的世界。一只雌蛙,三只雄蛙,一份情意,一个目标。我忽然看到青蛙在它们青翠温暖的水世界里互敬互爱、与世无挣、快乐逍遥……让人神往。

不知不觉,过去了几个小时。定是我这许久的专注,吸引了江边上的几个大大小小的孩子,他们向我这里走下来,我竟有隐隐的不安,但已无处可躲,我注目的地方他们早已明了。

看着他们的举动,我的心忽然被封沉。他们拿石头砸它们,用指弹枪射它们,拿木棍把它们的卵串从水里捞上来,任凭我怎么说他们也不听,还挑衅地看着我笑(我 生性软弱,当时的自己,能开口说已算不易,换成现在,我断然不止当时的温言相劝。),我知道这里是他们的地盘,他们的家就在岸边上,我能赶得了几次?

看着被打中的青蛙,痛在我身上。我不停地呐喊:快跑快跑快跑啊!可是,它们还是一动不动,一动不动,化石一般。雌蛙很疲惫,但也还能动,雄蛙,是肯定能跑 的,可是,他没有离开一步,连退宿一点的动作都没有,当雄蛙被石头打下来后,他又挣扎着爬回她的背上,有一只,甚至是已被打得皮开肉绽,仍然不放弃向目标 移动,我的心一阵颤栗,那是超乎生命、至死不逾的使命感使然。

我转身、泪哗哗而下,大踏步离开……

我沿着江岸行走,偶尔偷偷回头,希望他们已离去,是因了我它们才遭的此劫啊!

口口声声称自己高等动物,不肯与动物共类的人,甚至不若一个小小的青蛙王国。坐在台阶上,远望江水,灵魂脱离,有若隔世的虚无……

几个星期后,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回去查看,当第一只小蝌蚪进入眼睑时,我顿时喜上眉梢,接着出现两只、三只、两群、三群,我的心刹时阳光明媚。


Continue Reading

从这里出发

0

北海,北海

十.一,再回北海,一切尘埃落定。
竟没有如释重负的感觉。
一副担子,挑得太久,卸下,是已麻木。
岁月, 让人悟让人惑。

三天两夜,逛完了所有能逛的地方
梦游般
物是人非,只一词。
校园的变化,很大
很陌生的感觉
已不是我们的时光

看到昔日的教学楼
忽然笑意满面

忆起……

那年那夜,与班上的同学在校门前的大排档喝酒吃烧烤,到中途,与老鸭、老毛去找洗手间,不好回宿舍吵到她们,摸到教学楼一扇未关的窗,偷偷摸摸地,爬窗而 入。我与老鸭都是小个子,老毛够高但不爱运动,我们相互扶持着攀爬,甚是狼狈,却又有一种野性的兴奋与刺激劲,我们在大树的阴影里挣扎半天,忽然想到远处 或有人看到我们的滑稽样,自己不觉狂笑起来,笑得没劲……

如今,那些窗外都上了钢条,想是因了我们的爬吧,哈哈,发短信给老鸭说,她少有的兴奋。恰逢老毛回桂林,哄她找老毛一起来聚,愣是没下文。

北海是一个适宜居住的地方,气候、空气、环境、干净而极富竟争力的超级市场… 老鸭特意问我:那年我们喜爱的泡面还打折么?我狂笑,特地回头看一看,好好佳现时没有,但和安很多,在昔日和安旁的小吃街旁多出了一个和安商都,正好这两 天开业,据说送出的购物卷就有二十几万人民币。

再走银滩,来得很是时候,没下雨也没出太阳,风正好。我赤了脚在银白柔软的沙滩上狂奔呼喊,呼唤昔日的感觉……海水平稳轻柔地漫过脚丫,脚下的沙子,贴贴服服,看不到颗粒,偶有小鱼儿随潮游来,平坦光顺的沙地可以让人追逐它好一会。

十· 一前夕,游人依然许多,我如游魂一般走在岸上,看到的,尽是我们昔日的影子。我们一室人,在夕阳的余辉中踏入这片乐土,换上泳衣,每人拿一个泳圈,打打闹 闹穿过那片草地,走进海域,兴奋着奔扑进海浪里。唯余老毛和老鸭,不肯下水,拿了罐装啤酒,休闲地坐在椰树底下,品酒、闲聊、赏乐……

我们的财物都归她俩保管,回去的路上,我央求管家给我钱坐公车,可怜巴巴地,惹得一队人纵声大笑,很快乐,最记得老牛和老鱼欢快的笑声,可是我记不得我们都说了些什么都露了些什么表情。

那一夜,老毛、老鸭、我,又在宿舍继续喝了起来……

又有一次,我们用借来的MP3拍了许多照片,效果竟然还不错,刻着“海韵”那块石头,我们拍了好多张,老周用来做个人网站,贴得满满的,网页制作课的老师看到后还问我们那块石头在哪里,他怎么没看到,哈哈……

还记,那次堤上饮。我们张扬着,笑闹着,一拥而至,把人家俩对小情侣给轰走了,占领了那一席海中地盘。

是:

那夜星光堤上饮,
那堤延绵海中去,
那海幽荧浪翻涌,
那浪欢声曲成伴,
那曲袅袅心长留。
那心 你心 我心。

银滩的记忆,就写这么些吧。

忽然之间,好多往事涌上心头,原来,我还没有完全忘记。

此时彼时心,已然不一。

罢了,罢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