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此心安处

0

    此心安处,是故乡

清明时节,说走就走的行程,最让人心动的,莫过于心心念念的故土。

    夜, 寂寂凉风,徐徐而来,刚插完秧的水田里,在黑夜里泛着些许白光。蛙声虫鸣肆意而起,愈听愈远愈深,愈清切。有一种安宁,穿越暗夜,从节凑平稳的虫鸣蛙声中转来,让人不自觉的去细听取,想就呆在此处,融入这片祥和。

    清明节这天的老家,更是没有车到镇上的。阿婆从老家步行两小时出来,为我们送行,此番深情厚意,不能言!!
阿婆的听力,正随着年龄的增长在下降。听误了我们的行期,她原以为,可以至少聊聚一夜半天,却不知,我们今夜就出发。祭祖回来已经下午五点多,吃饭洗澡收拾东西,都顾不上说几句话。只来得及,摸摸她的头发揉揉她的脸,与几句叮咛。

 

    正如昨天,我们一行九人,回去看她,匆匆的行程,只及一会小坐,拍上几张照片。但是这行程,必需要有!

 

    到家的时候,是寒食节前一天,已下午六点过,因着天气晴好,夕阳余光未尽。几个大到九岁,小到四五岁的孩子,在门前玩耍。看到他俩下车,马上认出来,招呼一起就打闹成了一片,自是有朋自远方来的欢喜。

 

    站在楼上,听着这阵阵奔跑笑闹声,夹在熟悉的乡音中,一种欢愉的安宁,自心间而起,沉甸甸的此心安处,正是吾乡!

 

    世代居住的家乡,讲究风水,祖坟自然而然就分布在各处,家家户户一般都要在清明前后连续祭上几天才能完成。但是,寒食节(清明节前一天)这天是不进行祭祀活动的,长辈流传下来的说法是,这天祭祀先人的食物财物,他们是吃取不到的。

 

    族坟的祭祀则是族人一起的,凑份子,有规划有组织,有文言文式的祷词,敲锣打鼓甚至舞狮,规模很大。小时候,族里会组织众人在族坟旁边的空地做饭聚餐。家住附近的人,用菜篮子带上碗筷,聚到族坟旁的大榕树下,晒场上,在只铺了稻草的“桌子”旁,席地而坐,与远道而回的兄弟姐妹叔伯们一起共进晚餐,与先人一起共度大半天时光。
现在,搬了桌子长凳,不再如那时般“接地气”。听大叔说,今年是一人15元,加2元席位费。

 

    清明节的祭品,必有豆腐釀,黑米饭,荤素菜,水果,酒,当然,不能少了纸宝蜡烛鞭炮。
清明节当天一早,准备好祭品,先到自家厅堂拜过太祖,然后才出发,带上弯刀长铲贡品,到山岭上,青丘所在之处,铲尽青草,培上新土,上好土盖,挂上白纸,才能摆上贡品,焚起香火蜡烛,叩拜,敬酒,燃纸钱,点炮竹,祭祀才算结束。

 

    这一天,我们共跑了四处地方,路旁漫漫的小野花,长势正好,葱葱郁郁的站在路两旁,迎来送往奔走的路人。没有出太阳,风轻凉,绿野鲜花,正是人间最舒服的时节。踩在绿荫下湿软的泥土小路上,从脚底上传来泥土特有的柔软触感,是心间亲密大自然的感觉,不禁特地多踩了几脚~

    青丘上杂草丛生,长势正劲,几处清理下来,手指根处落了好几个红包。

    到了阿公墓地,忠弟给人介绍说,这是我爷爷的墓。我拿起铁铲就开始清理,看着青丘上的多个坑洞松泥茂草,忽又心生哀意,明明是年年扫除,看起来却像是荒凉了好多年一般,我拼尽全力,狠狠的除草填坑垌,却还是感觉无力般……

    弟弟在旁边忽然轻轻说:“阿姐,阿公在这边里,那个是空的。”

     “啊~”
我忽然就笑了,走过去与他一起清扫另一座墓,这边看起来果然不一样,虽然也草长,但是更大更细致。

    三天的清明假期,一天一夜在路上,虽然时间紧急有些累,却也觉得这样过最有意义。

····················································································································································································

Posted in: 在人间, 风俗传统

Continue Reading

端午

0

很久以前,我想为每一个传统节日,描绘下记忆中的样子。

成年以后,总会莫名陷入对童年的无限怀念之中。
在家乡的记忆,所有的传统节日,都离不开祭祀。祭天地,祭先祖,祭神佛。每到节日这天,家家户户,都会放下手头的工作,为祭祀作准备,做不知道何年开始约定成俗的传统美食,茶杯大的汤圆,粽子,发糕,米饼,扣肉……朴实却饱含温情,所有的原材料都是自家亲手劳作而来,有多余的,会送给需要的邻里。
小时候,每到过节,巷湾里总是忽然比平时热闹起来,平时见不到的乡邻都会出现,整个村镇里的人都在忙着同样的事,准备到同一个地方祭祀的祭品,做同样的吃的。到了下午三四点,鞭炮便会此起彼伏的响起来,庙堂变成最热闹的地方。然后,香烟袅袅,炊烟袅袅,无论走到哪,空气里都弥漫着温馨与节日特有的气息,仿佛所有的人都在准备着共同的晚餐。
上午特地打了电话给阿婆,想从她那里接收一些节日的气息。
那时候,每到端午,阿婆便会拿来雄黄水,给家的里里外外洒上一遍,然后,给我们每个孩子的额头和脚上,都涂上雄黄水,以防蛇咬。
我们馅孩子,会在大人的引导下,把艾草割回家,晒干,可以用来煎水洗澡。阿婆会用它做成三角的香囊,给我们挂在脖子上。
【浣溪沙 宋/苏轼】
轻汗微微透碧纨。明朝端午浴芳兰。流香涨腻满晴川。
彩线轻缠红玉臂,小符斜挂绿云鬟。佳人相见一千年。
我们的习俗,是这样的世代相传,绵延留长。

在我童年很长一段时间里,记忆中一直有一种煎饼,美味无比,浓郁而清雅的芳香,永生难忘!可是,我却不知道它叫什么,是怎么做成的?

 

今天问起阿婆,她告诉我,那是艾饼,用艾叶淖水后切碎,与糯米一起磨碎,再煎制而成。

细思起来,老妈是从来没有做过这种饼的,却常听老爸念起,想来,那是爸爸兄弟姐妹们的专享,到我们这一代,就很少做了。那次因为姑姑远道回来,我偶然吃到,却记了这许久!
端午节,我们那里一般都不是包粽子,而是做汤圆,用冬瓜木瓜蘑菇韭菜五花肉等做馅,做成圆圆鼓鼓,特别好吃!再隔一夜,粉皮表层变凉变硬,更是别有一翻滋味!
这一天,镇上会有龙舟赛,但是我从来没有在这一天去看过。
现在,已多年不在家过节,听阿婆的话,想来,节的味道也是淡了许多吧。

此时此刻此地,我没有听到一声爆竹声。

 
············································································································································································
Posted in: 在人间, 风俗传统

Continue Reading

年 · 念

0
在朋友圈中,各种家乡的“年味”叮满墙,心间的年却只在心深处涌动。
新年的爆竹声此起彼伏,坐在春晚前,看别人热闹。
老屋厅堂的年,总是不自觉的涌起在脑海,满满两桌热气腾腾的贡品,仙香袅袅,烛光闪动,一大家子人,按辈分年龄,上前一步,排站成一排,双手合十,向祖先磕头下跪,三跪九叩后散开,下一组再向前一步行礼。整个过程肃穆安静,老少皆同,待敬完酒,烧完纸宝,到了烧鞭炮的时候,就是孩子们的天下了,气氛瞬间活跃喜庆开来,孩子们争抢着放鞭炮,分糖果,大人们则准备年饭,自外回来的叔侄姑姐,则衬机在大屋里的各叔伯家溜达一圈,派派利是,分分糖果,乐坏了半大的孩子们~
从初一起,50平左右的大厅中,排上两个高高的四方桌,上面摆满大屋里各家各户端上来的贡品,清茶,各色各样的糖果饼干,桔子马缇柚子,扣肉鸡肉,家家户户都会做的糖环米饼粽子……满满的两桌,有时放不下还摆到了春台上。贡品从初一贡到十五,仙香蜡烛白天会一直续上,不让断。只是,碗里的贡品会越来越少,是被嘴馋的小P孩衬大人不在大厅时,偷偷一颗糖一个小果的拿了去吃~#^_^#~光是想想,就是满满的欢喜与笑意…
那一切,再也不会有,也无可替代!年已远去,只在童年的记忆中。

    或许,希望,但愿,只是因了这是一个尴尬的年龄,前后不及,只能等待我学会给孩子们也过上难忘的年!

···············································

Continue Reading

中秋月

0

外面的爆竹声断断续续、远远近近的响起。

满脸期待的走到老妈身边,一脸笑意的问:“妈,我们拜月亮吗?”“不拜的”老妈回答。在意料之中,却不免还有些失望。

不记得是哪一年的中秋回来,老妈便已经不拜月亮了。我也知道,月亮,只是遥远的月球,拜月,也只是流传下来的传统,可是,省去这个环节却觉淡了过节的味道。还好,还有好些人在坚守这一传统仪式,这其中一定也包括我的阿婆,多想回去与她一起过。外面的爆竹声还在延续,说话声、欢笑声,从屋内屋外传来。有串门的,有在门前摆了贡桌,正准备拜月亮的,有把饭桌搬到了门前,一大家子欢聚吃喝的,邻里见着也前往吃分上一羹一块。楼顶上,有影影绰绰的人群在赏月。

童年的中秋,总在这个时候,与小伙伴们在月光下穿来串去,待阿婆把桌子搬到大天井的月光下,把贡品摆上,月饼当然必不可少,还有水果清茶…待点上仙香蜡烛后,一群小孩向着月亮磕头跪拜,那一刻,月亮是灵动神圣的。待爆竹点响后,阿婆便会把贡品分到我们手中童年的中秋,总在这个时候,与小伙伴们在月光下穿来串去,待阿婆把桌子搬到大天井的月光下,把贡品摆上,月饼当然必不可少,还有水果清茶…待点上仙香蜡烛后,一群小孩向着月亮磕头跪拜,那一刻,月亮是灵动神圣的。待烧完纸宝,点响爆竹后,阿婆便会把贡品分到我们手中

一块月饼(四分之一个)一个水果,有时候是一个月饼,无论是多还是少,我都会紧紧的攒在手里,舍不得一下子吃完,那是现在再也找不到的最美味的月饼。

现在,那一切正在静静的淡去……

Posted in: 风俗传统

Continue Reading

赶集,看人生百态

0

是有些无所是事,打了把伞在街头晃悠。  喧嚣的街道尘土飞扬,想找个地方坐坐却发觉无处可坐。走到大叔家门口,门开着,里外坐着许多老家出来赶集的邻里,叔婶都不在,想是在别处摆卖东西。  继续走,热烈的太阳让我感觉,200米是很漫长的距离。

跑到超市里转一圈,凉快了一下,在门口的凳子坐下,闷热、吵杂…旁边有算命的妇人,有点痣卖草药的男人,有卖凉茶的有下注的…

一个十来岁的男孩坐在后面的点痣摊边,在跟摊主讨价点痣的费用。点一颗五元,有特殊隐义的大痣另外计算。记得上初中那会点一颗还是八毛…

摊主开始给小男孩脸上的痣上药,看来这部分价格已相议好。又听摊主说:这一颗给一百块也不点。这一颗破财,只要它在,你就别想能有钱留在口袋里。男孩子不置可否,想必他是早有耳闻。摊主又说:我就看你脸,我就知道你身上哪里还有痣。

说着,走过来翻开男孩后背的衣服。瞄一眼,很光顺的后背,想:这人夸下海口了吧!刚想完,他就触着一处说在这了,说,就一颗,多一颗都没有。我顺着他的手指,想看看他是不是欺别人看不到后面,乱指一通。定睛一看,真是一颗大痣在那里!

摊主递镜子给男孩自己看,他稍微看一眼后便确定要点掉它们,想必,他也是早知道的。

对此,其实我是早已不置疑。只是,忽然又对这深远的文化产生了敬意!是要熟悉每一条经脉细管、相通相克相连 等等等等我想不出来的东西…才能总结出来的吧?

Posted in: 在人间, 风俗传统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