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汕头 ● 南澳岛(随笔)

0
        汕头南澳岛,主岛面积128.35平方公里,常住人口7万,岛上有好多个小村子,在山体中、山脚下或海岸边。只记得,有一个村子叫“柠檬村”,都是漂亮的独栋小楼。
      一条开着鲜花的公路,环岛一圈,再连上南澳大桥。岛上许多个景点遍布各处,没有可租赁的交通工具,环岛路上只有车辆,没有行人。
      这里民风淳朴,待人友好,我们在一户居民家住了一宿,三层的小楼,装修得很漂亮,干净而整洁。一家人都很热情,脸上总是挂着笑容。
     岛上吃的东西多不便宜,但明码实价,没有欺瞒扣称之类的隐性消费行为。鱿鱼丝类的现吃小食却是便宜很多的,34元一斤,味道很正,很好吃!
     在居民路边摆卖的香蕉里挑了一梭,大娘居然很自然很麻溜的,把多出来的一点蕉蒂割除掉,才上称~
      岛民富足,安闲自在,对这里的印象很不错!

~~~~~~~~~~
      汕头塔山风景区(4A),来游玩的多为本地人,原本10元的门票改成了8元。
       通往门口的路旁有很多小吃,便宜又好吃。老板人都很不错,不欺外人,实在友好。相较于厦门,更喜欢汕头的风气,尽管厦门的外观要漂亮许多(杂乱藏起在背后),但是汕头人与人之间的气场要好得多。
      风吹饼,很薄的一张,香脆微甜,5元一叠,有30张,很好吃。
      还能买到一块钱的老冰棍。
      海石花,很好听的名字,是用海石花草做的一种解暑类小吃。忍不住尝了一下,嗯,口感像凉粉。
     芒果炒冰,加点去皮的碎花生米,香甜冰脆。

    潮汕的汤粉叫米粉汤,粿条汤,6,8,10,12块,菜料很丰富,有海鲜,吃得很满足。
     我们想尝一尝粿条是什么味道,于是有了下面的对话:
     “老板,来一份粿条汤,再来一份河粉汤。”
     “粿条就是河粉!”
      哈哈哈哈哈
       来说说这一座很特别的塔山。

      上山的路完全是在石缝之间,大石之下,石洞之中蜿蜒穿行而上,很多路段仅容一人通过,石洞之下大石之间,不见天日,小盆友忽然的激动,兴奋着喊:“快点,我们去探险,去寻宝~”。嗯,确实,是有这个味道!
     一座由超大石块磊起的山,我们在石缝中穿行而上。有惊,有惧,有叹!
     终于又见天日,在山上,却是看不到刚才大石压迫的凶险,只有绿树遮山,和别的实体山没什么两样。
     本不抱期许的景点,却是新奇,印证着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走过很多地方之后,越来越觉得,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独特的历史底蕴和地方特色。

 

Posted in: 在人间, 游游记记

Continue Reading

挑战七娘山

0

深圳大鹏新区南澳镇的七娘山,是深圳的第二高峰,海拔869米,仅白天开放,夜间及阴雨天气封山。是比第一高峰的梧桐山难爬许多的林山。

这是爬过的唯一一座,进山需要登记,不需要门票;下午四点后,山下不准进入,山顶的游人必须下山的山林。
 
爬过许多山,这是一座爬起来很孤寂的山。
这孤寂,不是孤独,是行路难而无景可看的寂廖。
 
山路常常只有三四十厘米,多则半米左右宽,就地取材而建的台阶,棱角分明,又透着年轮的斑驳,坑坑洼洼,布满大小不一而又松动不定的石块。几乎每一步,都必须看着地面下脚。不然,分分钟就会被绊倒磕伤。
 
路旁全是两三米高的灌木杂草,还有南方山岭上常见的野果,捻子。正好,现在是它们陆续成熟的时期,寻觅着摘了一把,有回忆的味道。
 
想起小时候,很喜欢吃这种野果,赶集的时候,常常有人挑来卖,5毛钱一碗,每次都能吃个够。前几天看到小伙伴发的图,已经变成30元一斤。
 
孤寂的山路,一成不变的乱石台阶,两旁茂密原始而不可跨越的灌木杂草树丛,视线很窄,实在没有什么可看的。只有单调的上台阶上台阶。
 
越往上,路越小,许些时候,只够一人通过。后面的想超越,得赶在转角的时候。
 
20万平方的山林,游人并不多,加上狭窄的山路,偶尔的休息平台,我们又上得比较慢,打过照面的人,几乎都有照面的印象。
 
又因着这一路上,只看到他们俩个小孩(另一对中途折回的父子,孩子至少也有十六七岁了),与大部分行人都答过几句话。很多是对俩娃的鼓励加油,有慨叹不如的,还有拟作精神支柱的。
而这俩小P孩,在别人气喘吁吁走过的时候,正在悠闲的说话唱歌打闹,或拿着树枝木棍,专注的扫着台阶上的落叶
 
爬到一半的时候,不断有刚才路过的人退下来,枯寂单调的登山路,越爬越累,没有可以停留的风景,眼里只剩下看不到头而难行的台阶。
停停走走,不赶时间,没有催促,小盆友的状态比大人还好,只要挨在一起就打闹,只是扫落叶,也能兴致勃勃的玩上好一会。
 
越往上,人越少,最后一千多米,就只能看到两三拨,十来个人了。
 
终于到了第四号观景台,这是一个人工搭建的无顶瑶台。视线很宽广,抬头,天蓝云白山奇俊,低头,水绿林青心飞扬,只这一眼,便抵去了先才所有的汗水、忍耐,与枯寂。
离山顶还有三百多米,这最后的一段路,不陡,比刚才的路好走得多,还有美景的愉悦,走起来陡然轻松许多,小盆友甚至奔跑了起来,走在后面的摔了一跤,没有哭,倒是先顾着看我一眼,笑一笑,报告个没事,再起身来继续跑。长草招摇在小泥路两旁,蜿蜒曲折,一眨眼,就看不到人儿了。
终于到了山顶,山顶的植被与山下有所不同,只有草或是寸草不生的乱石坪,(或许是侏罗世纪时期“燕山运动”的岩浆口)没有灌木,可以看到另一面的风景,静谧如水彩画般的大海,与天空连成一片,浑然天成,只有一线韵开的白云稍稍区分了天海,此外,天海同一蓝,白云游絮,天宽地广,千里蓝天白云,万里绿林黛海,豪迈之情由然而起。
山顶上有一间石头房子,有两名士兵在此值岗,致敬!听他们说,山上的气温变化无常,常常山下穿短袖,山上穿长袖。海面来的水汽爬坡而上,遇冷变身为云雾,翻过山脊后顺势飞泻,形成瀑布云奇观。即使是晴朗的天气,山上也常能看到云雾忽然从山腰汹涌而来,霎时天昏地暗,过不久却又消散殆尽。云雾来的时候,一摸头发,都是水。

可惜我们这次没有在山上看到云雾缭绕奔腾的景致。

每天到山顶的人也不多,大部分人都在中途被刷了下去。而他们,是每天早上都要上山的,下午四点开始把山上的人往下赶。他们第一次爬上来,只用了一个多小时,现在要两三个小时。我们爬了近五个小时。
石屋后是一块寸草不生的空地,与周围茂密的草地形成鲜明的对比,我猜想,有可能是“燕山运动”时的岩浆口。
从石屋再往前一段,下坡上坡再上坡,就到了此行的终点峰。路,是行人踩出来的土路,在山脊上,人工建筑的只有一条在险峻处加上的,已经生锈的铁链护栏。
 
要着重表扬一下俩小盆友,是完全靠自己的力量爬到的山顶,状态还特别棒,自愧不如!他俩在868米的山顶上玩起了石头,还特地挑了几块带下山。想起曾经的自己,似曾相识的释然。
我看到,右边洁净的蓝天边上,云彩像一簌簌小花,连成一串,挂在天脚上方。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力量勾略出这种奇妙的自然景观。左边,层山外的大海里,一座清晰的岛屿镶嵌在如画布般静默的海水中,船只数艘,静在海面上,疑是幻画!
 
沿着山顶蜿蜒的小路,通往另一座独峰,站在没长草木的山顶上,无限风光尽收眼底,自己也成为四号观景台上向往的风景。
 

下山快很多,用了两个小时。一路下来,已经看不到几个人,超过同行或被超过的时候,俩小家伙收获了许多赞美与慨叹。

 
狭窄的单行山路,让我们这一群为数不多的同道中人拉近了距离,莫明的亲切感,只要碰头,都能聊上几句。隐约间,似乎明白了古时候走山人遇到行人时,那份热烙的由来。山那么大,人那么小,能遇到一个人就不错,与动物山林相比,哪还有不亲切的道理!
 
七娘山是深圳探险旅游、追寻野趣的主要去处之一。
 
行路难,行路难,因了难,才觉得有记录的价值。
 
没开始爬的时候,不知道自己可以爬多远,开始爬后,以为自己爬不了多远,坚持之后,才发现,自己可以爬那么远。
 

Continue Reading

庐山雪

0
    上庐山,是必须要写文字加以说明的!

因为,只图片,不足以表现他的神韵与特别!

第一次上庐山,是2010年的五一。那时,是在迷迷糊糊不大情愿中被拉上去的。

当时,并不知道此庐山就是李白笔下的《望庐山瀑布》,是苏轼的“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是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是白居易众多《草堂记》的所在地……
是古往今来,诸多文人墨客,帝王将相称赞无数、居住停留过的庐山。

 

纵如此,我却依然在第一次登山的途中,被它独特的清新脱俗所感染,迅速的爱上它,并生出心愿:期望能长居于此中!

     一千多年前的白居易说:“昔永、远、宗、雷辈十八人,同入此山,老死不返,去我千载,我知其心以是哉!”

现在,昔人去我更数千载,我心亦如是哉!


五月的庐山,青翠欲滴,空气清新醉人,深吸一口气,感觉鼻腔里满是湿润清凉的气息。恨不能吸一口长气就能让自己融化于此中。
最记,在途经一片茶园的时候,一阵清纯净洁而奇妙的仙风绕身而来,触动心间深处的记忆,就想停留在此!又不自觉回头寻觅,这弥漫着仙气的地方,可是脑海中仙境的样子?可有白须发白衣的神仙立在不远处?

这由外景至内心,又由内到外的仙境的记忆,是从未曾有过的神清气爽的感觉。使人忽然的身心放松、心旷神怡,心境平静喜悦,忍不住停留回望找寻——这神仙的气息来自哪里!

很奇怪,自己明明是一个凡人,却只在这一处这一刻实实在在的感觉到了仙气,并且笃定!回头寻找,认为此处定是有神仙居住,或是,路过!
庐山中有仙气,那必定是有神仙!
这是初登庐山留下的最深刻的印象!

带着此念,再登庐山,是冬末,雪后。
也是幸运!
盼一场雪景的如愿以偿。
在喜爱的庐山,赏欢喜的雪。

庐山脚下,是夜雨过后,丝丝的清冷。
与一群本地人坐车上山的区别在于,本地人只要车票,我们除去车票还要门票180元/人,比几年前涨了30。本地人就是好,我要是本地人,必定时不时的就往上跑!

山下没有雪,车绕过许多旋,到了半山上,才出现一些雪,落在路旁,与山间的树上。车里的人都雀跃了,纷纷拍照。然后进入结冰的路面,车停下来,安装防滑链,没有到过冰天雪地的人,看到装防滑链也觉得新奇。

停车场结满了厚厚的冰,一下脚,小孩子哧溜就滑倒了,真真寸步难行。还好我的鞋子还算防滑。

在旅馆业务员的引领下,先去买了防滑鞋,加在鞋子下,才解放了双足。孩子们撒开脚丫子,专挑雪厚的地方下脚。

把行李放在客房,轻装出行。可是这漫天的冰雪,竟是走不快的。加上这天的能见度很低,有时只能看到三四米远,阴天,没有太阳光,雾气弥漫,能见度非常低,只有几米,偶尔偷溜进来一缕阳光,照清楚一片区域,迷蒙一片风景,如沐仙境。

被冰雪覆盖的庐山,冰枝玉叶白顶,如同童话世界一般。对于我这种从未见过如此景观的江南人来说,一枝一叶全是情,恨不能将每一棵冰树冰枝,每一片玉叶,每一根翡翠般的冰草,悉数拍进相机里,存储起来。

在如琴湖边,遇到一只猴子,坐在靠湖的路边,盯着过往的游人,一个女游客蹲过去想跟它拍照,差点被抓脸。转而,跳下路中,走到某人跟前来,怕它伤害孩子,护着孩子,它却是奔着某人手中的袋子来的,要抢东西吃,袋子差点被它抓破。想是饿了,冰天雪地,难找吃食。

庐山中学与庐山幼儿园离得很远,真羡慕能在这里上学的人。

庐山上有很多别墅,因为“庐山会议”,好些都被名人“占领”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邓小平,宋美龄……都贴上了标签。

 

独独朱元璋那一座旧宅,在山的一顶,仅剩一堵石片砌的破墙,用青苔诉说着年痕。但却也是离好风景最近的地方。

 

最美的是第二天,晴空万里,碧空如洗,阳光下的冰枝玉叶通体透亮,闪着珠光,被阳光照射的冰柱,缓缓滴下,润泽的水珠,简直美不可方物。

 

阳光驱散了许多寒意,走在阳光下冰雪上的人们,变得活跃而神采飞扬。路上,树上的冰雪正在消融,冰雪啪啪啪的往下掉。屋檐下倒挂着的冰笋,排列得整整齐齐,在阳光到来的时候,冰面慢慢融化,窸窸窣窣的落下银珠来。又紧随阳光温度的变化,时疏时密,敲响大自然最美妙的音乐。

 

不知不觉中,走过曾经走过的路,冰雪覆盖下,没有了曾经的风景,只有隐约的茶树依稀可辨。停住脚步,深深的看上几眼,长长的呼吸,闭眼,却没有任何异样,微微的失望,没有感觉到神仙的气息——果然是可遇而不可求!

不止茶园这里,就是两天里走过的每一步庐山,都没有再发现第一次来的气息,只有冰雪覆盖的寒凉,没有山体本身的气息。或许,庐山是在冰雪下闭关修养吧!不过,幸好,还有这曼曼的雪景陪伴,也总算不虚此行!

在庐林湖边,湖水没有结冰,墨绿的湖水被束拥在冰雪世界当中,湖中一亭,生姿点发,几棵全身雪白的树,风姿挺拔,遥遥站入湖中,明亮了一方晴空。

踩着结了一层薄冰的积雪穿过树林,被阳光照射到的台阶,冰融的水境泛起波光,难行之极。我们沿着下山的路径,来到黄龙寺,齐齐跨进殿堂,叩拜至敬。再瞻仰长了六百年的三棵宝树。

在距索道不远的地方,遇到一群年青人,听说前面就是索道,高兴得撒开腿就往前跑,仿佛终于找到救星一般。俩小家伙与我们一起,在一天里走了两万多步,没有吵闹要抱,实属不易。

因着这美丽难求的风光,我们宁愿走路下山,也不愿意花一半时间走回头路去乘车下山。

终于天色渐晚,下山的路转过无数个弯,路中的车滴个没完。我们走向前往情人湖的路,避开车流,湖边桥上,风光无限,桥的另一头却被一扇锁起的铁门隔断了去路。回头的路太远,我们踩上一条依稀的山林路往前冲,路的尽头却还是山涯,看到一串雪地的脚印翻过矮墙,我们也跟着翻了过去,这是一座已停业宾馆,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转过两个弯看到出口外的公路,一阵欣喜,又在看到自动门时一阵心慌—莫不是门锁住了吧?

走近一看,十几米宽的门口,仅留了一线可一人勉强通过的缺口,心里忽然生出一种被赫免的喜悦。就在这个门口,有一部停下解开防滑链的私家车,上前问能否顺路一程,可惜坐不下。正失望,有一部车停下来,犹豫一会愿意带我们,是一对准备上山到半路折返的夫妇,这不正是我先才在寻找的神仙么~?!哈哈~·

这运气,就像被特别倦顾了一样!

 

到了山脚下车,在路边正准备打车,过来一位接丈母娘顺路的司机,滴滴司机,收了比较少的钱就到目的地。

嗯,庐山上真的有神仙,哈哈哈~

 

 

 

 

Posted in: 游游记记

Continue Reading

二月春风惊草芽

0
    春天了,树木吐新叶,花草散清香。忍不住偷了两个小时,独自去会一会春天的颜色。

图片

    尽管,天空是灰色的,并不是拍照的好时机,可是怕, 这最喜爱的新绿,马上就要过去。

图片

图片

    走在路上,寻觅喜欢的绿意,就在我对着花草树木不停 的按下快门时,保洁员特地绕到我前面,似乎要喝止,又在看到是熟悉的面孔后,诧异着走开,或许他以为,我是游客 是擅闯者,又或者,是狗仔队……(哈哈,都被自己逗乐了!)
图片
图片
    又一会,在一棵漂亮的树底下,正抬头寻找最好的角度与光线,保安忽然闯进了眼前,一声不大确定的质疑“拍照啊!”瞬间惊起,不得不回过脸让他看一下,笑说“我觉得这些叶子很漂亮!”
图片
     一名行色匆匆的男子从旁边路过,也不忘抬头,细细看上数眼边上整妆待发的树枝;在我拍了数张准备寻找下一抹鲜绿时,路过的一名女子,也停了下来,打开手机,对着这棵新树拍上一张~#^_^#。有时候,天天路过的风景,因了没留意, 并不觉得特别,却也会因有了另一道目光的关注,使它在自 己眼中也变得特别起来。

    路旁有花,刚被洒上水,粉的白的,三朵两朵一起,或藏在绿叶丛中,或点在枝头上,正是绿肥红 艳,花香飘逸绿意盎然之时!
图片

图片

 

图片

    偏爱桂花的淡雅清香,花儿细细簌簌,星星点点,隐在枝上叶中,却香溢四野,自有爱它之人寻觅!

图片
 

    一直喜欢春天里新发的绿。少时坐在江边,忽然看到对岸清新鲜绿的草地,刹那间心旷神怡,似是双眼初睁,看到世间最舒服最净洁的美好,那不仅仅是颜色,更是生命,清翠逢勃,充满生机的绿色生命!

图片
    而今,再没有那初次发现时,闲逸心境下的新鲜兴奋,可是那喜爱,却一直不曾更改!这双已不再单纯的眼睛,没能发现更深的新意,而每年短暂的两三个星期,却仍是我抬头静望,最多,最想让时间停留的时刻!
······················································································
Posted in: 在人间, 游游记记

Continue Reading

伶仃岛之日出 日落

0
图片(一)伶仃日出

早上五点,自然醒来,或许是空调开得太低,或许是记挂着上山看日出。

爬起来看了看窗外,安静的没有任何声响,窗前椰树的影子在静静站立,椰树后幽蓝的海水隐约着游动的光丝, 黎明前的海岸, 没有涛声,没有风声,只有静谧。

退回来看看三张熟睡的脸,丝毫没有要醒来的意思,又不忍心叫醒他们,看来带他们上山看日出的计划要泡汤了。想自己去,看看外面暗黑而安静,连鸟儿都没醒的天色——不敢!某人说陪我去,可怎能让俩小家伙单独留下! 又等了一会,近六点,天微亮,眼看着错过了时间,即使他们现在醒来,也来不及了。 而我,确实舍不得放弃美景,一计量,要不自己去?!若是自己,跑上去可能还来得及~

屋外,周围一片寂静,一个人影没有,一丝风也没有,仿佛一切都是静止的。 上山的路就在住的别墅旁边,张大眼睛看到路尽头的转角,那里有些暗,“会不会路上比那转角还暗黑?” 稍一犹豫,一鼓作气,往前跑了起来~。
这时候,没有人,我怕,忽然冒出个人来,我更怕~ 还好,路是盘山车道,还算宽,没有台阶。

图片

然而,没跑出多远,便感觉有些跑不动了,胖子的悲哀,身体跟不上心的节奏! 一心想着赶路 ,却不得不放慢脚步,希望还能赶上海上第一缕曙光的照耀!

忽然山间传来三声浑厚的钟声,精神跟着为之一震——有早起爬山看日出的人的!加快脚步,很快就看到盘山路边通往玄武帝像高高的台阶,想必盘山路也能绕上去,果然!参拜了一下,转身的时候看到了那口大钟,又回头撞了三下,才又接着匆匆赶路。

终于在路过一个遥亭时看到了一对晨练的中年人,紧绑的心终于放松了下来。

天还是蒙蒙亮,没有风,热。 脱了鞋提在手里, 感觉越来越累,已经跑不起来,有些失落——体能变得如此差!如若天气不好,看不到日出,那得多失望啊!

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多,都是上山的,原来他们都比我早出发,难怪在山下都没看到人。

当看到上山的路变成下坡道时,有些焦急,眼看着日照方向的云层亮开来,却还要下山再上山,惆怅~还好,只是一小段路,转过转角,视线里看到一撮一撮的人或站或坐着,盯着同一个方向看,心里一阵欢喜——目的地就要到了!

然而,最后的这一小段坡却走得困难,想走快点却力不从心,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天边越来越亮。

忽然,几缕泛着金光的短线,一横一横的穿出云层,欲掀还遮,欲笑还颦~急,忙着走出转角,便听到一句:“出来了!”一阵欣喜,它在等我呢~
    万丈霞光染遍东方,水天相接的地方,云山挡住了朝阳的大半边脸, 晨光从背后照亮云山的轮廓,给它镶上了金边, 浓厚的黛墨云层在 逆光的照耀下,与远天分离开来,那墨云后被金光染满的天空,让人无限睱想…

    坐在临海的大石上, 晨风起, 在朝阳露脸的这一刹那。轻凉的海风佛尽黎明前的沉寂,浓墨的海水由远及近,着色由深及浅,又向两侧,由浅及深,开始泛起细细的涟漪,渐远渐隐,直至不见,如画静默。

身旁的 ,远处的,不远处的同行者,摆着各种pose拍照,三三两两,停落在山伴的各个焦点上,共同观望着同一个地方,晨光撒落在海面上、在岩石上、人身上,似一层圣光,赐予朝圣者。身旁山后更远的地方,越远越暗,是仍在黎明前,等待着朝阳的升起。

我越过黑暗,跑出恐慌,生起失落,流下汗水,只为着这刹那的光彩!

(二)夕阳无限好,只缘近黄昏。

到海边的餐馆吃晚饭时,六点半,餐馆的位置刚好可以看到海上的日落。
被风沿着同一个方向吹散的浮云,絮絮缕缕,遮挡在夕阳前,夕阳的金光从背后照亮浮云,光影相衬,世间万物,被柔柔的镀上一层金色,晚风轻轻佛,时间可否停留在这一刻!
    李商隐说 “夕阳无限好, 只是近黄昏。”
我倒是觉得,夕阳无限好,“只缘”在黄昏!这无限光彩给人震颤之后,若不是黑夜静默的衬托,给人以绵长的宁静以回味升华,夕阳的美丽也会如朝阳的美丽一样,迅速在高升的烈日中被稀释淡去。
图片

·····················································································································

Posted in: 游游记记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