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泛黄的卡片 · 泛黄的记忆

0

曾经年少,昔日的同学还记得多少?

       回老家翻一次柜子,把珍藏着的、小学初中时同学赠送的卡片都拍了双面照。
每打开一张卡片准备处理,首先看的,总是同学的署名,然后,想起曾经的她/他的片断.. .而有些亲爱的童鞋,已忆不起她当时的面容.. .

 *************************************

 

     【一】:只署了一个拼音的卡片,当时不知道是谁,现在仍然不知道是谁,但仍会珍藏,心怀感激。同样的,还有另一张没上传的,也只署了三个字母,不知道她/他是羞于写上自己的名字,还是,太高估了我的智商.. .

 

 


    【二】 甘*梅,是我初一时最要好的同窗。那时候,我们每天早上上课前与放学后,跟着初三的学长一起去体训,在公路上跑长坡、在校园里一组接一组的跑100m、200m、400m、800m……立定跳、助跑跳、三级跳,跨越跳高、背越式跳高、翻越跳,蛙跳……
原本膨大的队伍,一天天减少,到最后,只剩下我们俩个女生,我们每天踩着校园广播里熟悉的音乐,大汗淋漓,苦累却又热烈的快乐着。
总也记得,她呵呵笑时的声音,记得校运会里,三级跳,她第我第二,相差1cm。
也记得,她说我吃饭吃得太快..
更记得,她同桌在她数学没考好后给我写字条,说身为好友的我,为何不帮她一把?后来, 我拟了一份XX书:相互帮助、友谊长存云云… 一式俩份,签上各自大名,企图以此来维系彼此的友谊,有点纯真有点可爱。
某一天,她突然跟我说,她下学期不能来上学了,笑着轻描淡写,我大惊,要去说服,却动不了丝毫。再开学时,和同学去了她家,在另一个村子。她正在利落地做家务,然后做饭,我要帮忙洗枸杞菜,她不让,说我不会洗。
新年的一天,她突然来到我家,脚步匆匆,只记得她说你家打扫得好干净啊,我却似傻子一般不谙世事人情.. .
后来,她外出打工,我们通信,再后来,便没有了音讯。
高中的时候,认识一个校友,也姓甘,细问之下,竟然是她表弟,向他打听她的消息,说好久没走动,也不清楚情况,似是已结婚。
那时候我总以为,友谊会很长很长,我们会一直有交集,却不料会如此消失在彼此的时间轴,我还欠她钱的,却只能一直挂着。

 

 

 *****************************

 

 

 

 【三】 覃*梅,小学多年的同学,六年级时曾同桌。一个瘦瘦的女孩,总是剪一个学生头,恬静、学习成绩一直很好。那时候,她与肖梅是形影不离的一对,都长得乖巧而成绩优秀,她俩曾一度是我羡慕的对象。
小学四到六年级要上晚自习,在乡间的小路上,没有路灯、许多同学连电筒都没有,下课以后,都结伴同行,有时候,是好几个同学到一个同学家住一晚,下一个晚上又到另一个同学家,记得有去过好多次她家,在楼顶上,仰望穹隆,安然入睡。
她也只上到初一还是初二便退了学,很是意外与不能理解,她学习成绩那么好。


 

 ************************************

 

 

****************************

【四】覃*凤,初一同班同学。小小的个子,白晰的皮肤带点小小的雀斑、留平平的流海,扎低低的马尾。小主公的模样带点小公主的脾气,最喜欢问数学老师问题。

 

 

*************************

【五】 蒙*芳,小学同学,机灵、活泼、搞怪、口齿伶俐,也曾同桌。是那时候玩得最多、交往深的同学。去过她家无数次(上学时可以路过她家),对她的家人也都很熟 悉。甚至去年,在街上看到她妈与她妹,上去问候,她妹还能叫出我名字,而我,是把她当成了她姐的,长得太像了,已有十几年没见。

 

 

【六】李*娟,初中同学,圆脸,带个稍尖的下巴,一双眼睛很特别,有点混血儿的味道。对我特别友好热情,下课一逮着机会就跑来跟我说话,曾几次提出要到我家看看,我都没曾同意。



 


【七】六、莫*燕,小学同学,高高的、安静、一头亮泽的长发,声音细细的,也不怎么爱说话。

 

 

 

【八】、梁*明,中学同学,剪一头短发、爱笑,带点羞涩、有点小胖。

 

 

 

【九】、刘*敏,中学同学,长得文静标致,有点小黑,给人很贤惠的感觉。


 

【十】、何*玲,中学同学,干练,一头短发,开朗,与谁都很容易谈得来,特别是男同学。


 

 

【十一】梁*丽,小学中学同学,小学的时候,跟某位老师有点亲威关系,有点娇、有点容易看不起人,时让我这种“弱势人群”感觉难亲近。


 

 

【十二】、阵*连,中学同学,高瘦,开朗活泼、积极上进。童鞋,你这写的什么字呢?处理时看到这字,狂笑不已,不记得当时自己有没有发现。
直到高中,在市里不同的两所高中,我们还有通信,因我的有意或无意的言语,不再联系。
偶尔想起一些感觉难堪与无地自容的事,还是觉得遗憾或难堪。

 

 

 

【十三】、覃*坤,小学同学,口齿犀利。小学的时候总是四处跑,看不尽的新鲜。整个村子不算大,却只有那时有时间有精神跑那么多那么匀。

 

 

【十四】、覃*梅,中学同学,最记得晚会时,她跳《小螺号》的那个舞蹈,那么专神细致。

      那时候,曾无意中在街上遇到,然后,到我家做饭吃,很简单的饭菜,她却说吃得很满足。也曾一起沿着往她家方向的江岸行走,那里岩壁陡峭、水流清澈、微波拍岸,很是惬意。

      我能感觉到她对我的亲近,虽不至深交,却偶尔会想起她。

 


 

 【十五】、梁*燕,小学同学,与她同桌莫*燕常常粘在一起,俩人都略微显成熟、漂亮,几乎一样高,我等坐前排的与她们坐后排的,确实隔得有点儿远,空间上的、心间上的。已想不起有说过几句话了。

 

 

【十六】、杨春梅,中学同学,初一第二学期插班而来,似乎已想不起她的面容。

 

 

 【十 七】、杨**梅,中学同学,与上面那位同学同时转来的,是甘*梅的同桌,也是她写纸条指出了我的过失与缺点,是一位不可多得的直率的同学。和甘*梅去过她 家,在江的那一边,有些远,我们骑着自行车在弯弯曲曲的泥路上追赶……记忆有些虚芜缥缈,似醒后记不清的梦境一般,想不起更多的情景。过完了初一,也没再 有她的消息,不知道是分到别班了还是也退学了。

 

 

 

 

 

 【十八】、覃*雪,中学同学,和善,大美女一个,一头天然的、乌黑亮丽的秀发,追求者堪众。

                  仍然记得,她用手支着下巴,嫣然而笑的样子。

                  只是听说,她初中一毕业就结了婚,觉着很可惜。

 

 

 【十九】杨*芳,中学同学,班长,娴静聪颖。近两年的某一天,听当时同班的一个男同学说起,他和她已结婚,已经有了爱情结晶。

                   缘是微妙。

                   祝福他们天长地久!

 

 

 【二十】蒙兰,初一同班,班长。漂亮、工整、镇定、张弛有度、留长长的头发,扎低低的马尾。笑的时候,嘿嘿带点揶揄,欣赏她的从容与镇定。

 

 

 【二十一】蒋*俏,初一同学,瘦,有点小黑,搞笑份子、乐点极丰富,有她的地方就有笑声,给人融融的暖意。她笑起来会露出两排大大的牙齿。

                  初中每一年都分班,不确定她上到哪一级。高中时,很意外收到她的来信,那时的我,极少主动去联络谁告知他人自己的信息。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得来的地址,更难得的是那份寻觅的心意。

 

 

 【二十二】、莫燕娟,小学与初中同学,也是美女一个。去过她家几次,最记得她家院子里的桃树,果子成熟时到她家,她摘了一盘放水里,一边洗一边吃。

 

 

 

【二十三】、谢*梅,人很好,容易脸红。早熟、早恋,当时闹得班里人人皆知。那时候,这似乎是一件很丢人的事,容易被同学老师拿着说事。跟她来来回回的纸条各种讨论安慰劝说… 现在想来。。。。

 

结语:一张小小的卡片,便可在人心里留下一丝记忆的线索,如此低廉的代价,却唯那时有心。


Continue Reading

人生何处不相逢

0

昨天将下班之时,同事在群里提到今天这个节日,二月二,龙抬头 ……北方会吃饺子。

于是,去了超市,直奔主题,行色匆匆。

忽然被一人挽了一下,擦肩而过时似乎听到叫我的聲音,停住脚步回头,很迷惘的看,视线散懒模糊,这地方,怎会有如此熟悉的声音呢?!再定焦,一下子乐开了,竟是高中同学杏子,激动得直想来个熊抱… 我们自高中毕业后便没见过面,也没有联系,直到去年,才知道她也在这附近上班,但也隔得有点些远。

曾说过去爬山就找她,却总忘了,没想到是这样的见面方式,可贵的是,她还能一下认出我(因为穿着刚好就是上周末照片上的那身~“?/呲牙),这是高中毕业以来,随缘见到的唯一一个高中同窗,忽然想到:人生何处不相逢,有缘千里来相会。

杏子依然是个出众的美女,比多年以前瘦了一些。那时候,她没有梳流海,明眸皓齿,是一个善良热心的女子。

那时候,她睡上铺,喜欢唱那首《big big world》,总记得,她在教学楼前,大榕树与写着“浔群中学堂”的凉亭中间,靠在树上拍了一张非常漂亮的照片~“ 还有,她拾金不昧的表扬书,就写在那块小黑板上,挂在宿舍门前,那棵高大的、在繁花开落时不见叶茂的木棉树上。

 


Continue Reading

天使的翅膀

0

2009-3-24
19:34 打了个电话回家,听到爸妈的声音,忽觉那么的温暖与快乐!回家的心忽然间就坚定了下来。
回到办公室,端坐桌前,静静聆听《天使的翅膀》,一遍一遍,泪终是汹涌而至,仿若那年酒后……
落叶飞舞的声音,像天使的翅膀,划过我幸福的过往,爱曾经来到过的地方,依希留着昨天的芬芳,那熟悉的温暖,像天使的翅膀,划过我无边的思量……
有如《蝶恋》而又更清远的伴凑,让我满满满满的过往在泪水中瞬间清晰,柔和深情的声音,牵引着我,牵引着我……
昨夜给老鸭的短信,现在她终于记得回,于是,我们共同的回忆,缓缓而起~“`
“老鸭,想你了!最近怎样?今晚去K歌喝了点酒,很想念你们,海边、星光、凉风、酒……很怀念!”


=.=!你是…
“砸死你……老毕我也,你活得咋样了?”
= =3凶婆娘…我怎么没你这个号码?几时换的?
“= =!忘了没给你了,我那个卡坏了,这卡是别人给的,都不知道谁有谁没有了,我现在在上网,你在干嘛?喊  你老鸭的人很多吗?”
额就你们几个吧,那也不能确定嘛。你家伙…好意思没告诉我还敢砸劳资 哼哼 在摆地摊 唉 现在什么都难做 都没开张…
“哈哈…这叫恶人先告状啊。哇呀,你好牛啊!待偶吹一口仙气过去就会马上开市啦…看来你卖得挺悠哉悠哉的啊,这边现在在下雨呢…好想念你家的米粉啊!”
T.T你这坏家伙…吹的什么气啊 城管来了 跑得好狼狈
“啊……我的仙气,怎、怎、怎……呜呜呜,功力不够……那就早点收队养好点明儿的精神吧。”
……
又忽然之间,好开心,那些有她们的画面一个接着一个跳跃……
至少,我的心,已可惭且回到过往的某一刻……
************************************************************************
  1. 1楼 评论时间: 2009-03-25 00:26:13

    婆娘,别说了,说得我心里难受…
    我们哪天约好一起回那海边坐坐,吹着那风,喝着那酒,好吗?———————————–
    该评论来自手机Qzone

    • 好,我等你们一起回~“仍记:
      那夜星光堤上饮,
      那堤延绵海中去,
      那海幽荧浪翻涌,
      那浪欢声曲成伴,
      ****袅袅心长留。
      那心 你心 我心。

      3月25日 11:55
    我也说一句
  2. 2楼 评论时间: 2009-03-25 14:50:53

    曲那(右往左念),居然也是禁词, 无语~“`悲哀~“`
    怎觉比古时的文字狱还要恐怖……
  3. 3楼 评论时间: 2009-03-25 17:40:54

    有才,有才!
  4. 4楼 评论时间: 2009-03-30 20:02:23

    现在在家里·爽吧~~ 嘿嘿~ 可怜的我还在倒计时~ 还有还有 离回家还有 4天。呵呵
    这首歌 我也曾一遍遍地听~ 喜欢范范~
    她的样子 她的歌~
    • 4月29日 20:05
    我也说一句
  5. 5楼 评论时间: 2009-04-22 11:45:49

    有些事情总是适合怀念什么都回不去了! 看了你和鸭梨的Message倍感揪心

    • 嗯,嗯嗯~“

      4月22日 21:02

Continue Reading

当年情

0
         2009 ,清明,回家,翻了翻那数年来留下的成长的笔迹,那一叠本子,有 20 30 厘米高,随意抽出一本翻开一页,很多的瞬间已然不记得,真正体味到”好记性不如烂笔头“……
********************************************************************************

2002 11 12 星期二
那个矮小、瘦瘦的打扫卫生的妇人被辞退了。
是 的,从见到她的第一次开始,她就已经印进了我的脑中。连我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是因她瘦瘦的骨架像母亲?还是因她默默而劳而思的样子刺动我?(或许,也是 因这一敏感的心态使我曾燃起的心绪无法平静、无法撇袖而过,不再注意她吧!)每当她瘦小的个子慢慢从窗外走过,心中总会莫明的掠过一丝绸怅,一丝不易觉察 的凉意,使我落漠地呆立许久,也许就因这片心境,每次上洗手间遇到她,看到她背手靠墙呆呆而立的样子,总想跟她说几句话,每看到她吃力地拖着那大大的与她 瘦小的身子很不相称的拖把时,总想接过来……
        那 天,在洗手间看到她吃力地从外面一桐一桐提水冲厕所(自动冲洗器停工好些天了),心中骤然升起一阵不知该如何形容的滋味,突然间希望能找出故障所在,希望 自己能够修好它……左看右看看不清是怎么回事,拖过一把椅子,放开心怀跳上了墙头……在那个微冷的天气里,干干爽爽的身体,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跳上这濕漉 漉脏兮兮的墙头,看看,摸摸,终于让我发现了问题所在 —- 是插头掉下来了!我一阵欣喜,拉着墙角,极力倾斜身体终于勾到了它,把它插了上去,马上,灯红了,水流了,我的兴奋之情绝不次于她,跳下来,蹦回了教室……
那么紧的插头,怎么会掉下来呢?我真怀疑是有人故意弄的,可有谁会关心这等事,干这样无聊的事情呢?她那么瘦小,有谁会跟她过不去呢?
        我 也曾想,对她的思虑是因我的思母情愫吧?但直到今天,今天中午,换了另一个妇人(胖胖的),从她的口中才知道了减员的实情,她戴着口罩和胶手套,拿来一根 水管一接水龙头,就站到一旁等着有接她话的人了,只要一有人接口,她就开始她的怨气唠叨,不停。我这才发觉,我并非对每个上年纪的像母亲的妇人都这般着 意。
我又想起了她那忧郁的眼神,似有无尽苦衷的忧虑样子,又想起了她默默无闻认真拖地的样子……我真想质问:为什么辞退的人是她?就因为她个子小了点吗?那个大个子胖妇人就不见得她很能干 ,满腹的怨气唠叨,厕所都不知道几天没拖没洗了,天天都那么脏……但,我没有地方去问。
        我讨厌这样的世道,讨厌那些只看表象自以为是的人……
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我会牵挂直她!

************************************************************************************
       很生涩的笔调,却,唯当年有!

Continue Reading

瞬间 . 片段 . 永恒

0

  片段一:风中的乞丐
   那个冬天,在超市前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来解决手中的午餐。在我将最后一口汤喝完,满足地将手中的一次性碗放下时,才发现一个光着脊背的乞丐正坐在我身旁,我不自觉地惊呼一声,马上跳起来,跑开老远,动作一气呵成。看到离不远处的人在看着我笑,自己也跟着笑了起来,回头看他--那个乞丐,正抱着双臂卷曲着看着我放下的碗。我突然间明白过来,旋即很懊恼自己--为什么会吃得这么干净?!或者,为什么没有早点发现身边有个人正在看着自己吃东西?我怎么会如此的心无旁怠?!...突然间想起包里还有一袋饼干,在广场上徘徊,犹豫着要不要拿给他???当自己终于鼓足勇气回头找他时,却已没有了那个在冬天里赤着膀等待食物的人,内心的愧疚不觉又增重了一分!
   至今,每想起那个卷曲着惘然的身影,总有种难受的滋味涌起...
   我的爱心本来就不多...
  
  片段二:永远的童心
   回家,和弟妹们一起去扫墓,当听到正上小学四年级,十二岁的弟弟握着拳头说出,“我以后一定要保持一颗童心!”时不禁愕然,想起我的童年,曾经我也如此坚决的说过这样的话!“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惊愕之余我好奇地问,“因为我看到我爸妈那样...不要跟他们说啊!” 我在应允之时闪电般忆起我童年的碎片...
   童心,只能在童年的时候才能感觉得到它的可贵吗?还是,现实不允许我们单纯?
  
  片段三:身边的朋友
   在五楼向海的阳台上和老毛聊天,感叹各自的幼稚和孩子气,老毛评价我说:虽然平时你总是大大列列嘻嘻哈哈的,什么都是直来直往,但真正处起事来的时候却很稳重。我暗暗惊讶,原来,最了解你的人是身边最要好的朋友,即使你在他们面前刻意表现的是另外一个自己喜欢的形象,那同样真实的另一面,亦逃不过他们的眼睛。
   我只是喜欢单纯的活着而已,在不防碍别人的空间里随性而为,可以以物喜,以已悲,以物歌,以已泣...一切都自然而轻快!
  
  片段四:雾中的泪光
   很无聊,很无聊,什么都不想做不想看,眼睛有不想看任何东西的酸楚。一闭眼,通往海边那条效外之路的景致不顾一切的投入眼中,那风,那初秋的晨风...那旷野,那飘漫着草香与水气的海边旷野;那天,那充满自由与轻柔的天...一瞬间,泪溢满眼眶...
   突然间想起它,它那种纯真而理智,固不可摧,看定后便是一生一世的爱,让我感动,羡慕,甚至嫉妒。我一直追寻却又无形的东西,在它那里显现,让我看到,却不是属于我…有一种苦涩呛到我,直要掉泪...
  
  片段五:孤独的快感
   夜里近十一点,整天对着电脑而来的烦闷让我无所适从,走廊外,夜风习习,伴着散落而至的稀疏雨点,忽然之间欢跃。走回宿舍,拿起一本书,抱起吉他便往足球场上走去。是一个浪子,在夜色中游走,淡看四周窗格里透出,银色的、柔软的灯光。找了一块厚而软的草地坐下,海之夜风徐徐而来,仰望夜空,细致的雨点打落在脸上,星星点点的透晰,稀释了我的烦忧。闭目扣弦,乐曲随风流淌,绕身而舞,如…思绪般美好!
   躺倒在湿湿的草地上,冰凉瞬间传遍全身,透心的清彻让我不愿动弹,清新的草香扑鼻而至,和着小雨小风。沉醉,让我神清心净,飘飘然没有负赘,所有纷烦乱意皆被冻化在大地中……
  
  片段六:雨中的奔跑
   喜欢雨,雨的晶莹、轻盈,一种切肤的爱。
   喜欢跑,飞快的跑,像风一般。
   那些关于戏雨的片段很多,记忆最深的,莫过于在雨中的奔跑。喜欢雨,喜欢跑,雨中的奔跑,便是一种极致的享受。
   那一年,是一场夏日黄昏的暴雨,压仰不住内心的疯狂,冲进雨幕中狂奔,在绕城的江堤边上,在看不清十米外的雨帘中肆意奔跑,是一个人的狂欢一个人的狂舞。
   那一夜,是高三周末该释放的时刻,一场暴雨阻挡了许多人运动的脚步,然而,挡不住众多热血的生命,蓝球、足球,一起往场上奔。一大群疯子,在大雨中的球场上,赤着脚、奔跑、尖叫、狂欢,每个跳动的物体都带着水花飞梭,无所束缚,那场面,甚于盛大的舞会。这其中的一个疯子,是我。
   那一次,是校运会的200m 决赛,在细雨中,飞的感觉再度出现,让我陪感欣喜,超一、二、三,在弯道处,我提了一下裤子,失掉了200m 的冠军。跑弯道的感觉,是飞!飞的感觉!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