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挑战七娘山

0

深圳大鹏新区南澳镇的七娘山,是深圳的第二高峰,海拔869米,仅白天开放,夜间及阴雨天气封山。是比第一高峰的梧桐山难爬许多的林山。

这是爬过的唯一一座,进山需要登记,不需要门票;下午四点后,山下不准进入,山顶的游人必须下山的山林。
 
爬过许多山,这是一座爬起来很孤寂的山。
这孤寂,不是孤独,是行路难而无景可看的寂廖。
 
山路常常只有三四十厘米,多则半米左右宽,就地取材而建的台阶,棱角分明,又透着年轮的斑驳,坑坑洼洼,布满大小不一而又松动不定的石块。几乎每一步,都必须看着地面下脚。不然,分分钟就会被绊倒磕伤。
 
路旁全是两三米高的灌木杂草,还有南方山岭上常见的野果,捻子。正好,现在是它们陆续成熟的时期,寻觅着摘了一把,有回忆的味道。
 
想起小时候,很喜欢吃这种野果,赶集的时候,常常有人挑来卖,5毛钱一碗,每次都能吃个够。前几天看到小伙伴发的图,已经变成30元一斤。
 
孤寂的山路,一成不变的乱石台阶,两旁茂密原始而不可跨越的灌木杂草树丛,视线很窄,实在没有什么可看的。只有单调的上台阶上台阶。
 
越往上,路越小,许些时候,只够一人通过。后面的想超越,得赶在转角的时候。
 
20万平方的山林,游人并不多,加上狭窄的山路,偶尔的休息平台,我们又上得比较慢,打过照面的人,几乎都有照面的印象。
 
又因着这一路上,只看到他们俩个小孩(另一对中途折回的父子,孩子至少也有十六七岁了),与大部分行人都答过几句话。很多是对俩娃的鼓励加油,有慨叹不如的,还有拟作精神支柱的。
而这俩小P孩,在别人气喘吁吁走过的时候,正在悠闲的说话唱歌打闹,或拿着树枝木棍,专注的扫着台阶上的落叶
 
爬到一半的时候,不断有刚才路过的人退下来,枯寂单调的登山路,越爬越累,没有可以停留的风景,眼里只剩下看不到头而难行的台阶。
停停走走,不赶时间,没有催促,小盆友的状态比大人还好,只要挨在一起就打闹,只是扫落叶,也能兴致勃勃的玩上好一会。
 
越往上,人越少,最后一千多米,就只能看到两三拨,十来个人了。
 
终于到了第四号观景台,这是一个人工搭建的无顶瑶台。视线很宽广,抬头,天蓝云白山奇俊,低头,水绿林青心飞扬,只这一眼,便抵去了先才所有的汗水、忍耐,与枯寂。
离山顶还有三百多米,这最后的一段路,不陡,比刚才的路好走得多,还有美景的愉悦,走起来陡然轻松许多,小盆友甚至奔跑了起来,走在后面的摔了一跤,没有哭,倒是先顾着看我一眼,笑一笑,报告个没事,再起身来继续跑。长草招摇在小泥路两旁,蜿蜒曲折,一眨眼,就看不到人儿了。
终于到了山顶,山顶的植被与山下有所不同,只有草或是寸草不生的乱石坪,(或许是侏罗世纪时期“燕山运动”的岩浆口)没有灌木,可以看到另一面的风景,静谧如水彩画般的大海,与天空连成一片,浑然天成,只有一线韵开的白云稍稍区分了天海,此外,天海同一蓝,白云游絮,天宽地广,千里蓝天白云,万里绿林黛海,豪迈之情由然而起。
山顶上有一间石头房子,有两名士兵在此值岗,致敬!听他们说,山上的气温变化无常,常常山下穿短袖,山上穿长袖。海面来的水汽爬坡而上,遇冷变身为云雾,翻过山脊后顺势飞泻,形成瀑布云奇观。即使是晴朗的天气,山上也常能看到云雾忽然从山腰汹涌而来,霎时天昏地暗,过不久却又消散殆尽。云雾来的时候,一摸头发,都是水。

可惜我们这次没有在山上看到云雾缭绕奔腾的景致。

每天到山顶的人也不多,大部分人都在中途被刷了下去。而他们,是每天早上都要上山的,下午四点开始把山上的人往下赶。他们第一次爬上来,只用了一个多小时,现在要两三个小时。我们爬了近五个小时。
石屋后是一块寸草不生的空地,与周围茂密的草地形成鲜明的对比,我猜想,有可能是“燕山运动”时的岩浆口。
从石屋再往前一段,下坡上坡再上坡,就到了此行的终点峰。路,是行人踩出来的土路,在山脊上,人工建筑的只有一条在险峻处加上的,已经生锈的铁链护栏。
 
要着重表扬一下俩小盆友,是完全靠自己的力量爬到的山顶,状态还特别棒,自愧不如!他俩在868米的山顶上玩起了石头,还特地挑了几块带下山。想起曾经的自己,似曾相识的释然。
我看到,右边洁净的蓝天边上,云彩像一簌簌小花,连成一串,挂在天脚上方。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力量勾略出这种奇妙的自然景观。左边,层山外的大海里,一座清晰的岛屿镶嵌在如画布般静默的海水中,船只数艘,静在海面上,疑是幻画!
 
沿着山顶蜿蜒的小路,通往另一座独峰,站在没长草木的山顶上,无限风光尽收眼底,自己也成为四号观景台上向往的风景。
 

下山快很多,用了两个小时。一路下来,已经看不到几个人,超过同行或被超过的时候,俩小家伙收获了许多赞美与慨叹。

 
狭窄的单行山路,让我们这一群为数不多的同道中人拉近了距离,莫明的亲切感,只要碰头,都能聊上几句。隐约间,似乎明白了古时候走山人遇到行人时,那份热烙的由来。山那么大,人那么小,能遇到一个人就不错,与动物山林相比,哪还有不亲切的道理!
 
七娘山是深圳探险旅游、追寻野趣的主要去处之一。
 
行路难,行路难,因了难,才觉得有记录的价值。
 
没开始爬的时候,不知道自己可以爬多远,开始爬后,以为自己爬不了多远,坚持之后,才发现,自己可以爬那么远。
 

Continue Reading

一杯酒,一世情

0

生命的旅途中,经历的许多人,许多事,总是想着找个最好的心情去认真的记述,可结果总是一拖再拖,直至远去。

大学三年里的那群娃儿,就是实例,早说要给她们写传记,起了笔,却直到今日,也还写不完,很惭愧!!

 

对许多人心怀感激,想记述,但每每,思忆许久,不能言。对一个人越是重视,越是难以表达出口,怕待薄了那份情意。

 

她出现在我们宿舍门口的那天,我站在床边,看着她热情地、笑咪咪地跟我们打招呼,有种一览众山的成熟与从容,那一刻起,感觉她是个随和的博才人物,我定会喜欢她。

我们的熟识,并不如我对她的“一见钟情”那般迅速。

她是那种对谁都笑脸相迎、热情如火的人,而我,太平淡。她的人缘很好,几乎认识她的每个人都喜欢和她交流,有她在的地方,便不缺乏笑声。

我喜欢运动, Keep fit, 她想lose weight ,我百般动员她和我们一起去运动场。于是,饭后的那一段时光,成了我们仨的欢乐时光,一起吃饭、一起散步、一起打球、一起逗乐,我喜欢听她说话,她的话里总是充满智慧和才学,而且让人感觉愉悦。我知道,这些真言,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听得到,因为,她是一个极谦虚的人,甚至,在别人的眼里,她或许是一个挺少主见的人—什么鸡毛蒜皮的事都先征求一下旁人的意见,但我知道她不是,她有她的坚持、追求与深藏不露的目标。她只是习惯投人所好,习惯低调,习惯抬举别人。也正因此,她的人缘非常好。而我,能听到最真实的她和她的真言,是因为我们有心的交流和不其而遇的共性,以及,我对她的喜欢and so on。

那一段日子,我们有一个学于愉的目标—润物无声,这个目标,是她教给我的。它给了我们许多的欢乐。她总是在我对她赞不绝口的时候,冷不丁来一句:你这润物无声的境界越来越高了。我那一大段肺腑之言就这样被消灭了。每每想起那时的种种,便不自觉的笑出声来。只是,我依然做不到她那样的收放自如,我想,是因为我气度不够的原故。

那时候,在她的小屋里,她做了一锅黄蟮粥,我俩面对面坐到那个小阳台上,俯瞰公园的夜色,吃着她做的美味,闲聊着心情,很享受。我们是俩很有引力的射手,很多时候,都相互的润着对方,吵到最后,我巴不得可以与她相换,好让我们相互体验,不必谁试图说服谁。只是,我们依然各自坚持已见,谁也说服不了谁。但是,每一次都聊得意犹未尽。我们有许多相似的地方,也有赌气的时候,表面里“看不到”对方,心里却惦念着,空间离得再远,心却很近,像割舍不掉的亲情。

那时候,我们买了一堆零食,在夜里,爬上天台,在夜色的掩护下,边吃边畅所欲言,聊了许多,记不得都说了些什么,只是知道很愉快、很深心、感受很多。

她是那种心思很敏感很细致的女子,她的聪敏,让她轻易的就能觉察到别人的心思,她对她的朋友,总是无微不至,一点点的风吹草动,也逃脱不了她的双眼。那时,我就是这其中的一员,她常常让我哭,感动的哭。在上班的时间里,看着屏幕里她的字,泪水就那样哗哗的下,下个不停。好多次!

 

她说:

我们还有那么那么长的路要走

总是会有这样那样不如意的心情

可是

我想

一切都有改善的办法的

有一句话很经典改变可以改变的 接受不可以改变的, 那么,无论如何我们都可以坦然接受自己的生活

因为真的很多东西是无法强求的

生命一定是有遗憾的无论是谁

选择了1自然会失去2

每年心里都装着重重的心事先是高考 然后是就业 再后就是现在

很多琐碎烦

可是发现虽然今天有怎样怎样美

可是担心的事都怎么发生

我还是这样平淡地生活着

所以为自己设一个目标然后一点点去实施

平淡其实也是一种幸福!

那么有一天自然可以华丽转身

不断提高自己,利用一切条件, 一点点为以后的离开做准备

我们都可以

也许等待是一年,或者更长, 可是有心就一定会实现

如果不努力就只能怪自己啊

知道吗,

我们真的有双翅膀

隐形的

因为很久很久以前我们的心种下了一颗梦想的种子

我也相信

一直一直

可以

……

她英文名Apple,我们亲近的都叫她阿荣,叫惯了阿荣,喊Apple感觉很不习惯,在我,“阿荣”已赋予了感情,是亲切的代名词。

离别前一天晚上,当确知是最后一夜的时候,忽然觉得很难过,为自己的粗心,为最后一夜的相聚。夜里九点多,我还是决定借酒送别,没有谁知道我心底的依恋与不舍有多深。

在天台,月朗星稀,净空如水,凉风习习,我们仨,畅语不止。不想三瓶酒太少,还不尽兴,其实在超市里拿酒那会,我只是担心,怕多买喝过了头,明天她一人出行不安全。

就这样,一瓢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早上她走动在办公室里一一和她们道别的时候,到我这里的时候,我刚好起身打水,她只给了我一个远远的挥手道别,我知道,我常常是表面平淡,内心沸腾,我也明白,我们之间,无须过于表面化的形式,可这是最后的道别,思及此,热泪涌上心头,拿起手机追着她远去的背影send:阿荣,来抱抱…

近两载光阴的朝夕相处,心心相惜……以后再也难有这样的日子。

 

谢谢你!亲爱的荣荣!

要怎么给你祝福呢?是怎样都不够的吧!

阿荣,人生的旅途,要一路走好,相信你一定能!

 

我常常忘事,不联系不代表不想念,不表述不表代不思想,要好好照顾自己,无论何时,记得我心里有你,一直!

 

(感觉说得很乱,很多的情愫表述不出来,想必是,再多的文字也表达不完了……)

Posted in: 我的童年

Continue Reading

CJ测试

0

人生,有许多时候,需要把头抬起,把心放低;
爱情,有许多时候,需要炽诚而来,淡然归去;
生活,有许多时候,需要默然相伴,寂静欢喜……

Posted in: 我的童年

Continue Reading

童年的私密小空间

0

     看小盆友玩滑滑梯,看他们在低矮狭小的空间里欢快的钻爬,想起我的小时候——小孩子是都喜欢小空间的~

我们的那个年代,没有这样可爱专属的好地方可玩。然而这会,我却想起了一个好地方。

那时候,家门口有一条主道,路的另一旁长满枝上带刺的五色花。

 

    有一天,我注意到家里的鸡钻进花丛里面好久都没出来。我走过去,趴下察看,看到母鸡正躺在花伞绿盖下磨得光洁的泥地上,正安然自在的打理着羽毛。当它发现有人后,伸长脖子偏着头看向我,在确认我没有打扰的意思后,又回过头继续专注自己的事情。

    对我,却是意外的发现。这些在外表上看来,枝繁叶茂,开着好看的小花儿,又在枝条上长满刺,让人不敢轻碰的五色花,在它的花枝盖下、根茎旁,有那么开阔阴凉的一片空间!它底下的根茎并不像枝条那样长满刺,而是灰白干净而粗壮的!主根被交叉错杂的繁枝茂叶遮盖,像一把把绿伞。枝叶织成的绿盖下,又被母鸡们用羽毛戳扫得平整干净,霎时,我也喜欢上了这个绿枝花丛的天然遮阳伞!

 

    伞下狭窄而隐蔽,凉快而舒适,有荆棘遮挡,外面看不到里面,里面却可以看清外面,这样天然的小空间,让我倍感安全!

    从此,我常常来到荆丛旁边,矮下身子看看鸡在不在? 不在,我就钻进去玩,一玩就是半天,有时还在里面睡上一觉。听到有脚步声近来了,就一动不动,像是藏起来一样,不让人发现。

    有时候,鸡后来,偏头看到我,犹豫再三,还是走开了
后来我去的多了,鸡就再也不来了。彻底让我霸占了它们开发的休闲乐园。
再后来,我把我的这个秘密空间跟小伙伴分享后,那里就不再私密安静了。又过了一段时间,花谢叶落,再也藏不住我们小小的身形,也就不再隐蔽。

    又是四季轮回,等到五色花再枝繁叶茂的时候,没有了母鸡们的光顾,花丛下不再光洁,而长大了一些的个子,也开始觉得花丛下不再够自如活动。

就这样,一段孩童时光的乐园,在短暂的光辉中静静滑到结束。

    〖注:上图的五色花已经过改良,没有了枝上的刺,花色只单一,大约也长不成家乡那样的一大丛。〗

··················································································································································································
Posted in: 我的童年

Continue Reading

年 · 念

0
在朋友圈中,各种家乡的“年味”叮满墙,心间的年却只在心深处涌动。
新年的爆竹声此起彼伏,坐在春晚前,看别人热闹。
老屋厅堂的年,总是不自觉的涌起在脑海,满满两桌热气腾腾的贡品,仙香袅袅,烛光闪动,一大家子人,按辈分年龄,上前一步,排站成一排,双手合十,向祖先磕头下跪,三跪九叩后散开,下一组再向前一步行礼。整个过程肃穆安静,老少皆同,待敬完酒,烧完纸宝,到了烧鞭炮的时候,就是孩子们的天下了,气氛瞬间活跃喜庆开来,孩子们争抢着放鞭炮,分糖果,大人们则准备年饭,自外回来的叔侄姑姐,则衬机在大屋里的各叔伯家溜达一圈,派派利是,分分糖果,乐坏了半大的孩子们~
从初一起,50平左右的大厅中,排上两个高高的四方桌,上面摆满大屋里各家各户端上来的贡品,清茶,各色各样的糖果饼干,桔子马缇柚子,扣肉鸡肉,家家户户都会做的糖环米饼粽子……满满的两桌,有时放不下还摆到了春台上。贡品从初一贡到十五,仙香蜡烛白天会一直续上,不让断。只是,碗里的贡品会越来越少,是被嘴馋的小P孩衬大人不在大厅时,偷偷一颗糖一个小果的拿了去吃~#^_^#~光是想想,就是满满的欢喜与笑意…
那一切,再也不会有,也无可替代!年已远去,只在童年的记忆中。

    或许,希望,但愿,只是因了这是一个尴尬的年龄,前后不及,只能等待我学会给孩子们也过上难忘的年!

···············································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