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无语凝噎,暮霭沉沉楚天阔

0
   一觉醒来,这家伙不但没回来,还已经到了另一个地方。
     越想越觉得空虚落漠难过。
     以为相聚的时间可以随意挥洒,不算它长,但至少可以细细聚旧。
     正暗自高兴台风来得准,虽暂时不能出去玩,至少也可以让她们多住两天,休息好了再去玩几天也好。
     没料,毫无预示的,一吃完早餐,她就强着要走,台风天呀!是我做错了啥?怎么都拉不住她,这固执劲儿还跟当年一样。
     老鸭还是原来的老鸭,只是更多了体贴、人情味与不吝啬表达。某人说,看着还跟你们以前在学校时照的照片一样,还是一头短发,而我,刚好穿的又是毕业前的运动衫,还是在桂林时跟她和老毛一起买的(这衣服咋这么耐穿,6年了都)。
     刹那之间,觉得这五年的时间与经历,都为这相聚而缩略,只看到这对面还和当年一样亲亲切切的人儿。
     我以为这相聚的时间足够我们细细体味,可以不急不躁,不温不恼,慢条丝理,缓缓而过……
     可她忽然间就把这一切给结束了。
     我做的饭太难吃了?
     躺在床上,这样冷清,午餐不用吃,晚餐也不想弄了。

我说,这十年八年的,没人来看我一次,好不容易来一次,才两晚就走了。以后,说不准几十年也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下次的见面不知道在哪年哪月。


Continue Reading

天使的翅膀

0

2009-3-24
19:34 打了个电话回家,听到爸妈的声音,忽觉那么的温暖与快乐!回家的心忽然间就坚定了下来。
回到办公室,端坐桌前,静静聆听《天使的翅膀》,一遍一遍,泪终是汹涌而至,仿若那年酒后……
落叶飞舞的声音,像天使的翅膀,划过我幸福的过往,爱曾经来到过的地方,依希留着昨天的芬芳,那熟悉的温暖,像天使的翅膀,划过我无边的思量……
有如《蝶恋》而又更清远的伴凑,让我满满满满的过往在泪水中瞬间清晰,柔和深情的声音,牵引着我,牵引着我……
昨夜给老鸭的短信,现在她终于记得回,于是,我们共同的回忆,缓缓而起~“`
“老鸭,想你了!最近怎样?今晚去K歌喝了点酒,很想念你们,海边、星光、凉风、酒……很怀念!”


=.=!你是…
“砸死你……老毕我也,你活得咋样了?”
= =3凶婆娘…我怎么没你这个号码?几时换的?
“= =!忘了没给你了,我那个卡坏了,这卡是别人给的,都不知道谁有谁没有了,我现在在上网,你在干嘛?喊  你老鸭的人很多吗?”
额就你们几个吧,那也不能确定嘛。你家伙…好意思没告诉我还敢砸劳资 哼哼 在摆地摊 唉 现在什么都难做 都没开张…
“哈哈…这叫恶人先告状啊。哇呀,你好牛啊!待偶吹一口仙气过去就会马上开市啦…看来你卖得挺悠哉悠哉的啊,这边现在在下雨呢…好想念你家的米粉啊!”
T.T你这坏家伙…吹的什么气啊 城管来了 跑得好狼狈
“啊……我的仙气,怎、怎、怎……呜呜呜,功力不够……那就早点收队养好点明儿的精神吧。”
……
又忽然之间,好开心,那些有她们的画面一个接着一个跳跃……
至少,我的心,已可惭且回到过往的某一刻……
************************************************************************
  1. 1楼 评论时间: 2009-03-25 00:26:13

    婆娘,别说了,说得我心里难受…
    我们哪天约好一起回那海边坐坐,吹着那风,喝着那酒,好吗?———————————–
    该评论来自手机Qzone

    • 好,我等你们一起回~“仍记:
      那夜星光堤上饮,
      那堤延绵海中去,
      那海幽荧浪翻涌,
      那浪欢声曲成伴,
      ****袅袅心长留。
      那心 你心 我心。

      3月25日 11:55
    我也说一句
  2. 2楼 评论时间: 2009-03-25 14:50:53

    曲那(右往左念),居然也是禁词, 无语~“`悲哀~“`
    怎觉比古时的文字狱还要恐怖……
  3. 3楼 评论时间: 2009-03-25 17:40:54

    有才,有才!
  4. 4楼 评论时间: 2009-03-30 20:02:23

    现在在家里·爽吧~~ 嘿嘿~ 可怜的我还在倒计时~ 还有还有 离回家还有 4天。呵呵
    这首歌 我也曾一遍遍地听~ 喜欢范范~
    她的样子 她的歌~
    • 4月29日 20:05
    我也说一句
  5. 5楼 评论时间: 2009-04-22 11:45:49

    有些事情总是适合怀念什么都回不去了! 看了你和鸭梨的Message倍感揪心

    • 嗯,嗯嗯~“

      4月22日 21:02

Continue Reading

瞬间 . 片段 . 永恒

0

  片段一:风中的乞丐
   那个冬天,在超市前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来解决手中的午餐。在我将最后一口汤喝完,满足地将手中的一次性碗放下时,才发现一个光着脊背的乞丐正坐在我身旁,我不自觉地惊呼一声,马上跳起来,跑开老远,动作一气呵成。看到离不远处的人在看着我笑,自己也跟着笑了起来,回头看他--那个乞丐,正抱着双臂卷曲着看着我放下的碗。我突然间明白过来,旋即很懊恼自己--为什么会吃得这么干净?!或者,为什么没有早点发现身边有个人正在看着自己吃东西?我怎么会如此的心无旁怠?!...突然间想起包里还有一袋饼干,在广场上徘徊,犹豫着要不要拿给他???当自己终于鼓足勇气回头找他时,却已没有了那个在冬天里赤着膀等待食物的人,内心的愧疚不觉又增重了一分!
   至今,每想起那个卷曲着惘然的身影,总有种难受的滋味涌起...
   我的爱心本来就不多...
  
  片段二:永远的童心
   回家,和弟妹们一起去扫墓,当听到正上小学四年级,十二岁的弟弟握着拳头说出,“我以后一定要保持一颗童心!”时不禁愕然,想起我的童年,曾经我也如此坚决的说过这样的话!“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惊愕之余我好奇地问,“因为我看到我爸妈那样...不要跟他们说啊!” 我在应允之时闪电般忆起我童年的碎片...
   童心,只能在童年的时候才能感觉得到它的可贵吗?还是,现实不允许我们单纯?
  
  片段三:身边的朋友
   在五楼向海的阳台上和老毛聊天,感叹各自的幼稚和孩子气,老毛评价我说:虽然平时你总是大大列列嘻嘻哈哈的,什么都是直来直往,但真正处起事来的时候却很稳重。我暗暗惊讶,原来,最了解你的人是身边最要好的朋友,即使你在他们面前刻意表现的是另外一个自己喜欢的形象,那同样真实的另一面,亦逃不过他们的眼睛。
   我只是喜欢单纯的活着而已,在不防碍别人的空间里随性而为,可以以物喜,以已悲,以物歌,以已泣...一切都自然而轻快!
  
  片段四:雾中的泪光
   很无聊,很无聊,什么都不想做不想看,眼睛有不想看任何东西的酸楚。一闭眼,通往海边那条效外之路的景致不顾一切的投入眼中,那风,那初秋的晨风...那旷野,那飘漫着草香与水气的海边旷野;那天,那充满自由与轻柔的天...一瞬间,泪溢满眼眶...
   突然间想起它,它那种纯真而理智,固不可摧,看定后便是一生一世的爱,让我感动,羡慕,甚至嫉妒。我一直追寻却又无形的东西,在它那里显现,让我看到,却不是属于我…有一种苦涩呛到我,直要掉泪...
  
  片段五:孤独的快感
   夜里近十一点,整天对着电脑而来的烦闷让我无所适从,走廊外,夜风习习,伴着散落而至的稀疏雨点,忽然之间欢跃。走回宿舍,拿起一本书,抱起吉他便往足球场上走去。是一个浪子,在夜色中游走,淡看四周窗格里透出,银色的、柔软的灯光。找了一块厚而软的草地坐下,海之夜风徐徐而来,仰望夜空,细致的雨点打落在脸上,星星点点的透晰,稀释了我的烦忧。闭目扣弦,乐曲随风流淌,绕身而舞,如…思绪般美好!
   躺倒在湿湿的草地上,冰凉瞬间传遍全身,透心的清彻让我不愿动弹,清新的草香扑鼻而至,和着小雨小风。沉醉,让我神清心净,飘飘然没有负赘,所有纷烦乱意皆被冻化在大地中……
  
  片段六:雨中的奔跑
   喜欢雨,雨的晶莹、轻盈,一种切肤的爱。
   喜欢跑,飞快的跑,像风一般。
   那些关于戏雨的片段很多,记忆最深的,莫过于在雨中的奔跑。喜欢雨,喜欢跑,雨中的奔跑,便是一种极致的享受。
   那一年,是一场夏日黄昏的暴雨,压仰不住内心的疯狂,冲进雨幕中狂奔,在绕城的江堤边上,在看不清十米外的雨帘中肆意奔跑,是一个人的狂欢一个人的狂舞。
   那一夜,是高三周末该释放的时刻,一场暴雨阻挡了许多人运动的脚步,然而,挡不住众多热血的生命,蓝球、足球,一起往场上奔。一大群疯子,在大雨中的球场上,赤着脚、奔跑、尖叫、狂欢,每个跳动的物体都带着水花飞梭,无所束缚,那场面,甚于盛大的舞会。这其中的一个疯子,是我。
   那一次,是校运会的200m 决赛,在细雨中,飞的感觉再度出现,让我陪感欣喜,超一、二、三,在弯道处,我提了一下裤子,失掉了200m 的冠军。跑弯道的感觉,是飞!飞的感觉!


Continue Reading

从这里出发

0

北海,北海

十.一,再回北海,一切尘埃落定。
竟没有如释重负的感觉。
一副担子,挑得太久,卸下,是已麻木。
岁月, 让人悟让人惑。

三天两夜,逛完了所有能逛的地方
梦游般
物是人非,只一词。
校园的变化,很大
很陌生的感觉
已不是我们的时光

看到昔日的教学楼
忽然笑意满面

忆起……

那年那夜,与班上的同学在校门前的大排档喝酒吃烧烤,到中途,与老鸭、老毛去找洗手间,不好回宿舍吵到她们,摸到教学楼一扇未关的窗,偷偷摸摸地,爬窗而 入。我与老鸭都是小个子,老毛够高但不爱运动,我们相互扶持着攀爬,甚是狼狈,却又有一种野性的兴奋与刺激劲,我们在大树的阴影里挣扎半天,忽然想到远处 或有人看到我们的滑稽样,自己不觉狂笑起来,笑得没劲……

如今,那些窗外都上了钢条,想是因了我们的爬吧,哈哈,发短信给老鸭说,她少有的兴奋。恰逢老毛回桂林,哄她找老毛一起来聚,愣是没下文。

北海是一个适宜居住的地方,气候、空气、环境、干净而极富竟争力的超级市场… 老鸭特意问我:那年我们喜爱的泡面还打折么?我狂笑,特地回头看一看,好好佳现时没有,但和安很多,在昔日和安旁的小吃街旁多出了一个和安商都,正好这两 天开业,据说送出的购物卷就有二十几万人民币。

再走银滩,来得很是时候,没下雨也没出太阳,风正好。我赤了脚在银白柔软的沙滩上狂奔呼喊,呼唤昔日的感觉……海水平稳轻柔地漫过脚丫,脚下的沙子,贴贴服服,看不到颗粒,偶有小鱼儿随潮游来,平坦光顺的沙地可以让人追逐它好一会。

十· 一前夕,游人依然许多,我如游魂一般走在岸上,看到的,尽是我们昔日的影子。我们一室人,在夕阳的余辉中踏入这片乐土,换上泳衣,每人拿一个泳圈,打打闹 闹穿过那片草地,走进海域,兴奋着奔扑进海浪里。唯余老毛和老鸭,不肯下水,拿了罐装啤酒,休闲地坐在椰树底下,品酒、闲聊、赏乐……

我们的财物都归她俩保管,回去的路上,我央求管家给我钱坐公车,可怜巴巴地,惹得一队人纵声大笑,很快乐,最记得老牛和老鱼欢快的笑声,可是我记不得我们都说了些什么都露了些什么表情。

那一夜,老毛、老鸭、我,又在宿舍继续喝了起来……

又有一次,我们用借来的MP3拍了许多照片,效果竟然还不错,刻着“海韵”那块石头,我们拍了好多张,老周用来做个人网站,贴得满满的,网页制作课的老师看到后还问我们那块石头在哪里,他怎么没看到,哈哈……

还记,那次堤上饮。我们张扬着,笑闹着,一拥而至,把人家俩对小情侣给轰走了,占领了那一席海中地盘。

是:

那夜星光堤上饮,
那堤延绵海中去,
那海幽荧浪翻涌,
那浪欢声曲成伴,
那曲袅袅心长留。
那心 你心 我心。

银滩的记忆,就写这么些吧。

忽然之间,好多往事涌上心头,原来,我还没有完全忘记。

此时彼时心,已然不一。

罢了,罢了……


Continue Reading

这一群女孩儿呵

0

    晚上十点整,所有人都停下了一切习惯性的上网动作,来到客厅,熄了灯,开大音响,点亮蜡烛。一起唱起那首熟悉而庄严的生日祝福歌。礼物、祝福、生日蛋糕,都成为这一闪亮时分的装点。

    Peach许过愿(不知道她许了什么愿?看到了告诉我哦~呵呵~),拿下蜡烛,pear早已拿着叉叉敲着牙齿低着头审视着蛋糕了,“嗨,别让你口水给滴上去了~”我忍不住就敲了下她头,这才发现她旁边还站着姿势与她几乎一模一样的Sydney,汗~

    嘻嘻~ 由小到大,Peach分蛋糕的顺序竟一不小心也成这样啦~哈哈~ 接过蛋糕,8个女孩子,都还沉浸在刚刚Peach许愿时的庄严中,只是多了吵哪坏蛋糕比较大的嘻皮~才一会,一个大大的蛋糕就被消灭得差不多啦~一个个喊着撑。

    一 声突然的尖叫,寿星Peach的脸就已挂了一大块奶油,哈哈~ 竟是小不点这Pear的杰作!~  比你高一头的peach怎会任你鱼肉,手一伸,Pear的头发就变白了。这下可热闹啦~ 八只兔子马上窜成了一团~一边叫一边躲还一边顾着攻击。正窜得晕头,电话适时的响起了,Orange的电话,而后是Peach接,后面的我们,一个个奸笑 起来,轮流上去给她奶油的祝福~谁让她是今晚的主角呢~祝福当然也少不了我的,怎么说跟她也有过好些“很温暖的感觉”了。等她挂掉电话,一个个都已做好了 作战的准备。Sydney最贼,早早的就躲进了卫生间,当然不能让她逃了~

    Banana 和号称淑女的Almond最先“衬人不备”,还没等peach回过神来就已慌不择路的找寻藏身之地了。三个房间,两个卫生间,一个客厅,外加两个套着的阳 台,8只兔子乱窜一气,真有鸡飞狗跳之势。Peach挂了电话就先追Almond报仇。Almond竟跑阳台那个躲不了也逃不了的角落去藏,我跟在 Peach后面看她对Almond“鱼肉”笑成一团,然后再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哈哈~~

    回 到客厅,Sydney还躲在卫生间不敢出来,Apple、Banana、Orange正在厅里开战,Pear在洗头。到了餐桌旁,Orange也来了,看 了她一眼:“好像你还没有”话没完,她那肖脸上就留下我雪白的指印,随即转身就跑,一跑进2号房就把门给顶上了(注:三个房间里面都不能上锁),我笑得几 乎没力气,还是吸了口气狠撑着,她在外面却已搬了救兵,“三个一起来”我晕~笑得几乎没知觉的我,前面还觉得勉强可以挺住,一听这话,劲一下子全没了,干 脆松了撑着门的手马上去抓那双伸进来了的手,纠缠着出了门口,再挣扎开跑往一号房,又把门给堵上。喘口气先,再来我可只能伸手投降啦~  还好,外面终于 安静了,是都跑够、疯够了,该停战继续消灭食物啦。

    Pear顶着个泡沫头晃悠着出来了,“谁敢动我,我跟她玩泡沫,来啊来啊~”哈哈哈~~谁还敢惹你的泡沫头哦~。几分钟后,我们也都清洗完刚刚的战斗痕迹聚到客厅的餐桌旁来了。倒洒、干杯、吃东西……

    Pear 回过头来,才发现自己的凳子给Sydney拿了去,哼哼着去搬了把椅子,我又发现我的位置给Apple占了去,正好Pear搬来的椅子轻轻放在我跟前,摆 明了请我坐嘛~才坐下,那边就已经哄堂大笑起来了。“MMD,死Lemon~抢我位子~”,Pear只能“极委屈”的再去搬一把。

    这气氛,都让我分不清东南西北了。Pear刚倒来的宝贝辣椒,才放下,呼一下就让头顶上的风扇给掀翻了,那可是她的宝呀~正笑着,Peach的酒又跟着浇了一桌……

    为惩罚我坐了她的椅子,Pear不肯再分给我她那点如命的辣椒,“不给,谁让你抢我椅子~” 还没说完,手却已经不听使唤的送过来了。“哪~ 现在不也一样给”又一阵哄笑。翻开一看,才发觉那层鸡蛋皮都给那丫给剥了,只能一边怨一边接过那仅剩的一丁点辣椒,她们竟一至同意让把辣椒当零食吃的我把 盛辣椒的那块纸片当汉堡包皮一块吃了……晕了~好不容易才让那块没皮的鸡蛋饼吸完最后一丁点的辣椒液,刚咬一小口就送给了Orange那只一直在我跟前摇 呀晃呀正等着的脚丫~~真苦啊我,最后一点辣椒也不让我尝,她们倒狠,一起嘻哈着让我捡起来舔了……实在忍不住就往卫生间跑去了,洗了把脸出来,“唉哟! 笑得我眼泪鼻涕一大把~”又是一阵爆笑,原来这会她们才明白我跑开的原因呀~我笑得要抽筋了,澡真是白洗了。

    透气回来,她们已经泡制好了超级奖品——由果冻、啤酒、柠檬汁、蜂蜜、橙汁等等配制而成的奖品。玩十点半,谁输谁吃。第一轮,中奖的竟就是我们的寿星 Peach,哈哈哈~真是主角呀!七人一起和着节拍喊:“吃,吃,吃……”强迫着她把它送嘴里了,才发出得意胜利的口号,那块东东却已在地上了,看她那古 怪的表情,忙开了个真果冻递给她。第二轮,Apple、Banana、Almond争吵着不肯开牌。最后,还是争执了最久的Apple“中奖”了。又是一 浪高一浪的“吃,吃,吃……”她却是闻了又闻,深呼吸了再深呼吸都没勇气把它送嘴里。在我们层层的“威胁”下,试过了N次才终于送进了口,却是马上往卫生 间跑,哈哈~ 出来后,她连那7:1的报仇机会都不敢试了,把奖品扔到垃圾桐里终止了这个游戏,哈哈哈~ 偶还没机会尝尝呢。

   Peach 去上厕所,Sydney马上提议给她酒里加点料,一至通过,Sydney以最快的速度加了柠檬汁,坐好等着她回来。“来,快点,peach,来干杯~”举 杯,一个个瞪大眼睛看着Peach,Peach的杯才碰到嘴边,那帮家伙竟一个个全喷了,最先忍不住转身笑喷的就是Almond~唉~ 想玩人家,最后竟在人家还没反应过来就全败了。这下轮到她报仇啦。一不小心,我们的杯里全让她给倒了她的配料,特别是Sydney,杯被倒满了、溢了、放 手了、跳起来了,一连窜的搞笑动作,笑煞了我们,要透不过气来啦~~  ……

    今天是什么日子呵?如此特别! 

    哈哈哈~~快乐就好!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