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有一种释放

1

    那个迎面而来的飞球,在接近鼻尖的那一刻轻巧躲过,平常得没有多一滴的想法和感受。在他们一而再的感叹声“好险“”差一点”……中,我的意识被拉到了“不平常”,跟着忆起高中时那一个更为险峻的飞球。想来,正是因了它,刚才的那一球,或者说是那之后的所有迎面而来的球,对我而言都已算不上什么! ­

     经历,果然是一笔丰厚的财富! ­

     当,我在篮球场上和一群男士撕拼的这个时候,一股悲愤潜伏心头!一种似恨非恨的东西蔓延全身。是一种放纵的喧泻,还是,对自己的折磨?抑或是,希望在最后一丝力气挥翟完之后能够解脱? ­

     我篮球打得不错,确实不错,以至于他们老抓我去打半场、以至于他们在我第二次上场后便不肯再让我一分。 ­

     有一种笑在心头蔓延…… ­

     这,是我常扮演的,将自己混在热闹中,感受心底的静与悲凉!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 ­

     在学校的时候, 常常,挑一个可以一个人一个篮的时刻到球场上挥翟自己。深吸一口气,然后,肆无忌惮,直至,最后一丝力气用完,滩倒在地,再躺到带露水的草地上,感受夜的冰冷、深刻,与清透。有微风拂过的月夜,那一层拂面而来直至脚尖的晚风,只属于我,和,这一片浓密的草地。 ­

   记忆,让我回到那一片安祥而清净的土地。回忆、深深的回忆、直至,想钻进思绪逃回去! ­

    收到鱼说刚打了个电话给大一班主任的短信,才看完,耳边响起收音机里传出的<God is a girl>,泪竟瞬间溢满眼眶,只是刹那的失神吧?!沉思中,泪重重滴落,惊醒了欺骗自己的谎言。 ­

    凌晨,仍在重重复复的听着同一首歌。在那缓和清澈的乐曲中想起了许多往事。我承认,我是一个极容易沉迷于过去而无法自拔的人。   ­

    重复听着的这首歌,我听更多的不是歌曲本身,而是它的吉他伴奏,是它牵引了我无限的回忆! ­

    听着那轻快的扣弦、拔弦、扫弦,那些谱儿在心中欢快地跳动,手指不自觉的跟着起跳…… ­

    一幕幕的记忆在脑中闪现…… ­

    突然间很想对霞姐诉—-我想回去!回到那个有着她们给予温暖的小城。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窝、一份不会占去我绝大部份时间的工作、有我的电脑、有我的吉他、有海的相伴……每天,我可以早早的起来去跑步,我会在傍晚和深夜里扣响那一根根让我感觉平静和美好的弦,我可以在假日里一个人赤脚走在傍晚的海滩上,可以感受大海的呼吸,任海风、海浪在身旁嘻闹……   ­

    又开始做梦了... ­

2008-3-10 21:42

Posted in: 喃喃呓语, 心间曲

Continue Reading

遇见,雪

0

     夜行,归人。

雪,对于我这样的南国人,是熟悉而陌生的。
曾料想,初遇雪时的情景,少年时期,热切雀跃,现在,却已是顺其自然的淡然。

岁月无声消逝,心中渐增恐慌,担心的,不是迟迟不来的遇见,而是,遇见时,心境经历岁月变迁后的淡漠。
心不能再轻快,最可怕!

初心不改,言轻,却难行!
愿望,可以一直不变;而岁月的洗礼,却不可拒。

路过江西的时候,夜深车稀,安静的睡意朦胧,渐入迷糊……
路旁山影重重,唯有车灯闪烁。
似是忽然之间,感应到诏唤, 我自睡梦中抬头望眼,透过车前窗,看到漫天的飞絮,在灯光下飞舞,是被吹碎的白云吗?恍惚间,疑置    身童话世界,不由惊讶着叫出声来:“那是什么呀?”

“是雪啊!”  坐前面的人回头应答。

 

我明明在看到的瞬间便想到了的,却是惊疑,不敢置信着要去再度确认。

天阔阔雪漫漫,飘忽的雪花,在灯光所及之处分分扬扬,疏密极致,柔软了寒夜,柔和了目光。当白絮遇到八九十码的车速, 漫天的落花飞絮,全改了方向, 齐齐扑向车窗,飞向眼前, 仿若迎面而来的流星花雨, 错落紧密的打过来,又在遇到玻璃窗时瞬间消失。置身这被白雪包裹的世界,在车厢中,与严寒隔绝,看飞花落尽,冰雪消融。被落簌飞花填充了的世界,瞬间升腾起欢愉温暖安全,与之前雨天路滑的忧虑截然雍异。

停靠休息站的时候,下起了雨加雪,被雨水浸润的雪花,仿若晶莹润泽的水晶花,轻轻落在斜斜的车窗上,再缓缓滑下,轻叠数丛,砌成绝美的画面。

把手伸出窗外,摊开掌心,看灯光下的雪花飞舞,轻轻盈盈,冰花悄无声息的落在掌心,冰凉一抹,转而瞬息消失在掌心。

路遥天寒,从白天走到黑夜,黑夜到白天。除去依然是灰色的高速公路,整个世界都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树上,房顶上,山上,栏杆上,目之所及,全皆白。

靠近朝阳的山雪,被早晨的阳光覆盖,散发出耀眼的光芒,是云?是雪?瞬息不能辨。

我想躺倒在晨光照耀的雪地上,背靠大地,仰望天空,轻嗅雪花的清冽,再打个滚~

可惜,待我们到了家的那一片天,雪已经化成零落。

 

 


Continue Reading

聒碎乡心梦不成

0

     台风过境,断电,燃上蜡烛,听阿婆细说村里的变迁与大小事,心里温暖热闹的记忆,被一笔一笔抹上灰色而密集的杂草,空落与荒凉,悲戚与恐惧,童年的无限怀念,就这样,在老屋的消失,与村子的变迁中, 被冰冷结束~

阿婆一家一户的数着留守在村里的人口,这里一个,那里两个,这里没人那里没人……留守的房子周围、本该被青菜农作物覆盖的田地,在阿婆的细数下,已全被长草占满。
那时候,清晨大家都聚到那里洗衣服的江边平石步, 最清凉最热闹,信息流动最快,如今,已荒芜,少有人去! 那是洗了多年衣服的地方,游过泳,捉过虾,摸过螺……记忆再无法与阿婆的描述重合,只剩新盖的房子与长草,伴寥寥的人影。心渐渐发虚,近乡情怯, 回去走一走都变成需要勇气~

看蜡烛被风摇曳, 叹时光,无刃却锋利无痕; 而生命,则烛光般脆弱。

那时候,鸡鸣炊烟,菜地整齐清翠,妇人不徐不急的给菜儿浇水除草;道路没有水泥,却被踏得光洁无杂草。泥土在雨水下被众人踩成泥浆。 弯弯的池塘边上,绕一条一脚宽的小泥路,被密草包围,却因脚印而不被占满,池塘间或有缺口台阶,可以洗菜提水钓鱼。

春末夏初多雨的时候,杂草低矮,躲在新发芽的空心菜周围,被雨水刚好淹没,赤脚踩在上面,湿漉漉软绵绵的,拿了带手柄的簸箕在菜地里打捞,待簸箕里的水流干,常有落网的小鱼、小虾在上面跳动,还有田螺和不知名儿的小生物,又绕着菜地沿着池塘边打捞一圈,其乐无穷!

再下起小雨的时候,就躲在竹群下,看细密的雨线垂落在水面上,跳动起漂亮的雨花……

夜里,躺在床上,安静得深切,唯有大水鹅或青蛙的叫声贯切整个长夜,那带着节奏与规律,此起彼伏的叫声,成为我童年的雨夜里,最熟悉而亲切的记记。

终于还是回了一趟老家,与阿婆,缓慢行走在陈雨中,路旁的田地,一半已经被野草侵占,水泥路两旁的长草刚刚被打过药水,枯死在边上。那条抄近的田间小路,已经消失在没胸高的荒草中;前一夜的台风,扫断无数的竹叶竹枝,落在路上,铺成绿色的地毯。

门前的水井已经完全被长草掩没,池塘边上那一片整齐的菜地,已经 完全分不清界限,找不到落脚的地方,放眼望去,整个田涌里,只有远远的地方有一小块菜地,被高高的围起,与周围茂密的杂草隔离,而另一小块菜地,则被搬上了屋顶,躲避着杂草的侵扰,显得犹为显眼。

老屋的大房子,十几间屋,现在只剩大门口的一间,门口被超一米高的杂草包围,童年的记忆在这破败中被击碎……正好看到电视里,一间一百多年的老房子,被它的子孙们找人修复,延续了记忆与历史……心情瞬间低落、憋恨,恨自己没能在一开始就护它周全,以至于它消失在了我们这一代,伴着我所有童年的记忆,与,老屋两百多年的印迹。

走上楼顶,放眼望去,荒芜的田地占据了大份视线。不经意间,原本充满生气活力的村子,变成了老人与小孩的留守之地。

回家最喜欢与阿婆聊天,听她说各种各样各年各代的事情,几天几夜,不觉无聊,不减热情~

这天晚饭后,阿婆说要回小叔家,左留右留,她笑说:“聊这么多天了,可以了~:-) ” 。想起回来这么多天,阿婆特地从小叔家出来陪我,我俩不约而同,哈哈哈哈大笑起来~
然后阿婆顺便说起,她同辈的谁谁留女儿,送行时,走两步又跑到前面拦着不让走,走两步又到前面拦着…
嗯!只是现在,我这个晚辈,变成了留人的人~
~~~~~~~~~~~~~~~~~~~~~~~~~~~~~
8号清晨6:00,音乐起,忽而怦然心动,不知名的歌曲,却是熟悉的音色,只是一句,便让我认出,是初中听了三年的广播室喇叭传出来的声音,这种说不清明的确定感,就像疯了般的准确,毫无疑虑~~

小柜子里的日记本与藏书,被我又整理了一遍,从新锁上。忽然想起,初三时候,放在学校书桌里的,正在进行中的日记本,不知道被谁偷了去……〒_〒… 那心情,堵得……

 

···········································································································································


Continue Reading

醉此间

0

初夏雨后的天空与阳光,刹那间映现童年里,田间湿润的清脆与芳香。

外面林立的高墙水泥车声杂吵,一眼望去,阴沉压仰,看不到一片绿,要多惹人烦心便多惹人烦心……

直想在这一刻,走在田间,放牛。

牵着绳子的一头,它吃它的,我闲我的。吹吹清风、闻闻草香,看看逢勃的绿意,多么惬意。

记 得没上学之前,自己是不用去放牛的,家中的那一头老黄牛,有爷爷照管。却记得有一次跟小伙伴去放牛,帮她放一头小水牛,拉着绳子,倒着走,或许是清风太 好,或许是心情太兴奋,倒着倒着就从田梗上掉到一米左右高的田里去了,裤子湿了大半,难过得想哭,却看到伙伴在上面看着我狂笑,很开怀的样子~

又 一次,不记得是小学几年级了,和伙伴们一起去放牛,因为庄稼都收完了的原故,我们把牛绳一收,放任牛自已去吃草,才转身,另一头年轻体壮的公牛却喷着大气 来挑衅我家的老黄牛,要打架。我吓坏了,拿了泥块砸它,看着泥块在它的背上散落那牛却不为所动。正在这时,一个邻居,也是小学同学赶着他家的牛路过,他拿 着他专门用来赶牛的鞭子往那牛屁股上狠狠一抽,那牛就跑开了,我暗自松了一口气。

然而,当我那同学走远后,它又跑回来了,我家的老牛终是被迫迎战,但是,我家的老黄牛已经老了,怎么可能是那头正牛盛的黑公牛的对手,任谁都能一眼看出战果。

我和几个伙伴(都是小女孩)远远的站着,不敢上前。我急得直想哭,拿泥块打又一点用没有,看着它们鼓着眼睛角对角对擂,担心得要死。

老牛节节败退,在某一瞬间,它的一只角被甩了出来,然后看到有血滴落,偶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此后不久,它们终于停了下来,看着我家的老黄牛疲惫地站着,摇头甩着断角渗出的血。细一看,那只角并不是从中间断开的,而是从角根部整个脱落了,被血染红了的,竟然是一只小小的新角!

然后,是一个小女孩,一手拉着牛绳、一手拿着一只牛角、一边哭着鼻子,与老牛并排往村子的方向慢慢走着。


Continue Reading

大屋 · 老屋 · 童年

0

老屋,承载着我许许多多童年里的记忆。


那时候,村里人都叫它“大屋”,只要提起“大屋”,巷湾里没有人不知道的。

大屋内有14个单间,三十多个门口,三个外门。上厅与下厅位于大屋中间,房间七七分置两边,其中9间内有双层。上厅与下厅之间由小天井相连。出了下厅,是大天井。大天井外围由一堵四米左右高的墙与外界相隔。上厅与下厅的左右,分别是两间上房与两间下房,上房与下房之间是廊房,廊房上下门进入上下房,左右门通往厅屋与则屋。则屋是并列的四间房,门口同一朝向(向着上下房),则屋与上下房之间由上下两个长方形天井相连。则房前头是横廊,横廊尽头是则门。自则屋越过横廊,右边是大天井,左边是通往大门的廊屋与一间二层的大房。两边设计相似,只是没有再开第二个大门。

对这座大屋(老屋)的情结,随着年龄的增长,越发深切。每一次回去,都要细细的这里瞧瞧那里看看,叹惜已被拆建的一大角!它曾经的辉煌,是没法再现。似乎,没有人在意它的消失,曾经的住户,家家直奔新房而去。我对老屋,却是越来越恋恋不舍。

这座房子,住了八九代人,据老爸说,只算每20年一代,至少也有一百八十年的历史了。我们这一代,正好历经了它由盛及衰的末篇。
听阿婆说,曾经,它的主人是那许辉煌,方圆几镇,只要提起“益寿堂”,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人们只要能在“益寿堂”上班,便觉得脸上光彩无比。
今非昔比。


老屋,现在已经没有人居住,只是逢年过节之时,还有几户人家回来祭拜祖先,其中,也包括我家。

那时候,大屋的一切都还完好,人气顶盛,各间屋里都住满了人,热闹非凡。每天大门大开,村子里很多路过的人都喜欢进来走一周,从大门进来,再从则门出去。


每到盛夏时节,夜里,大人们便会拿了葵扇,坐到大门口前,乘凉闲聊,我们一群小孩子就在门前游戏、跑来跑去,你追我赶,吱吱喳喳,闹切整个没有路灯的村湾,玩累了便躺到席子上听大人们聊天、看明月、听蛙叫虫鸣,然后,沉沉睡去。

在我更小的时候,适会爬。喜欢自个儿在上厅与神台下的通道里玩耍,那由青砖与青石板铺成的地板总是被打扫得很干净,夏日里甚是清凉,我甚至记得,那时候坐在地上,看向四周的视角。还有神台上方、格子木门上、屋梁上的雕花,以及,天井边上铺着的,冰凉干净的大理石,都在我小小的心灵里留下了美好的印迹。

记得那时候,夏日的午后,我还没有这块垫脚石高的时候,总喜欢将它擦得干干净净,连石逢也不放过,然后,躺在上面午休,冰凉润泽的石气伴我度过许多个午后。之后忽然有一天,我惊讶地发现,我喜欢之极的这块石板竟然变短了,已经容不下我的睡姿,这个事实,在我小小的心灵里着实懊恼了好一阵子。再后来,只好改躺在边上的门槛上。

小时候,大屋里住了许多人,我们有共同的先祖,八九代下来,分不清是爷爷以上的哪一代兄弟俩,各居半边,大厅共有,共祭祖先。到了我们这一代,辈份已拉得有点远,在我刚出世的时候,就已被另一边的大人尊称“姑姑”,再大一点点,又有人叫我“姑婆”了。
那时候,同一屋檐下,相互间的关系特别的亲密,哪家有好吃的,总会家家户户的走过,分了去。

每当过年过节,是最热闹最快乐的时候,家家户户都在张罗着做汤圆包粽子,做各种好吃的,我们一群小孩子们则走家串户,看看这家看看那家的进度。到了傍晚时分,大屋里每户都端了贡品到上厅,摆在两个高高的方桌上,点上仙香蜡烛,一起向祖先磕头,然后敬酒烧纸宝,特别是在中元节的时候,会烧许多元宝纸衣,我会把阿婆教我剪的原版加以改造,剪出许些“款式”,待各家摆开放在一起烧,三姑六婆看到了,便会笑问是谁剪的…最后便是放鞭炮。

那时候,捡没响完的鞭炮是我们小孩子最高兴、最争先恐后的事。仍记,为着刻服点鞭炮的恐惧(小伙伴们总是借此故意吓我),我一个人偷偷的偿试了许多遍。

那时候,小伙伴很多,大屋里的大屋外的,常常聚了一起玩捉迷藏,范围是大屋内。往往,躲着躲着,藏着藏着,小伙伴便都跑光了。神台的角落和放茅草的房屋是我们最爱藏的地方,我们的规则,是只要找到一个人,其他人便可以不用再藏,新一轮就可以开始了。有时候,藏了半天,也没听到游戏结束的信号,竟是小伙伴没找着人偷溜回家了。再后来,我们不再藏在固定的地方,而是躲在转角,监视找人的小伙伴,看他走哪边,然后绕到他背后,躲着他。

上厅的墙底部一米多高是青砖,上部是青砖夹层泥砖,外刷石灰。看着那墙上斑驳的痕迹,有一部份,是因了那时的我们,不识轻重不知天高地厚,据妹说是因了两边小孩子吵架,便拿来竹竿,把两边墙上的石灰层蹭下来出气。大人才来赶跑,又偷偷的跑回去继续…是谁带的头已记不清,只是有我一份处在明与不明之间的记忆。

大屋的青砖墙上,许多地方会在砖表面上长一层白白的“硝”,我们常拿硬纸或碎瓦片当容器,收集了来,然后,拿火从边沿点上,它们就像炮烛里的火药被点着那样,风卷残云般星火四起,一扫而光,刹那光华,甚是耀眼。

后来,有小伙伴从远方归来,学了倒立,用手走路,好不神气。我们都跟着他在上下厅学,不久后,我们排了一 排,倒立着,比谁坚持的时间最长,比谁用手走的距离最远,然后,又学着在凳子上、石墩门槛上倒立……  依然记得,下午放学后,我自个儿在上厅练习的情景。

也是在上厅,二伯娘拿了一块肥猪肉,一根带着线的针,在我们一群小女娃的耳珠子上,用肥猪肉擦几下,然后一针过去,我们的耳朵就被打了孔。过些时日,伤口愈合,掉了线,便可换上小棍子了。我的耳洞就是这么来的。也有穿了几次才穿好的,不注意会发炎。

那时候,我喜欢给自己编许多许多的发型,然后在大屋里四下乱窜,二伯娘总是笑呵呵的夸我。倒是越长大越不肯打扮自己,怕惹人注意…也是那时,扎下了关于爱的信念:我希望我爱的他,能爱上我的灵魂,无论我说什么表现什么,他都能坚定地相信,最真实的我……

当我从电视里认识压腿这回事儿的时候,在下午放学无事之时,便一个人到上厅,自个儿练习。然后忽然有一天,我发现在学校里和同学们跳绳、跨步,分队时,她们总挣抢着和我一边,因了我跨得比较远,跳得比较高。

“旧时王榭庭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在上厅高高的墙壁上,两边各有一个长长的钉子,上面有小燕子用泥土、软草和花生壳搭成的窝,每年春暖花开的时候,它们便一家子飞回来居住,我喜欢听到它们的叫声,喜欢静静地仰望它们修葺、喂食、休息,看它们在屋梁上下飞过来掠过去,那清脆悦耳的声音让我感到特别的明快。
可是有一年,不记得是谁,拿了竹竿追赶它们、捅它们的窝……后来,它们再没有回来。每次看向那废弃的窝,总好一阵失落。

我也最喜欢打扫大屋,一有空,便把上下厅、天井、走廊…里里外外、细细的清扫一遍,然后,大汗淋漓的欣赏自己的劳动成果。又或者,在大雨将停之时,把各天井的水道口堵上,待雨停后,与小伙伴们一起洗洗涮涮,把青砖与青石板铺成的地面冲洗清扫干净,待阳光进来之时,清爽一屋。

我们会在大天井跳绳、跳房子,下雨的时候便转移到上下厅,再后来,小学毕业,盖的楼房越来越我,大屋里的住户越来越少。小伙伴们也开始了各奔东西,而我在家的时间也越来越少,直至渐行渐远,再也回不到过去的光景,人,或是物。

我感着,这些经年的青砖开始透出古香,却又在慢慢烟灭,想拉都拉不住…………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