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醉此间

0

初夏雨后的天空与阳光,刹那间映现童年里,田间湿润的清脆与芳香。

外面林立的高墙水泥车声杂吵,一眼望去,阴沉压仰,看不到一片绿,要多惹人烦心便多惹人烦心……

直想在这一刻,走在田间,放牛。

牵着绳子的一头,它吃它的,我闲我的。吹吹清风、闻闻草香,看看逢勃的绿意,多么惬意。

记 得没上学之前,自己是不用去放牛的,家中的那一头老黄牛,有爷爷照管。却记得有一次跟小伙伴去放牛,帮她放一头小水牛,拉着绳子,倒着走,或许是清风太 好,或许是心情太兴奋,倒着倒着就从田梗上掉到一米左右高的田里去了,裤子湿了大半,难过得想哭,却看到伙伴在上面看着我狂笑,很开怀的样子~

又 一次,不记得是小学几年级了,和伙伴们一起去放牛,因为庄稼都收完了的原故,我们把牛绳一收,放任牛自已去吃草,才转身,另一头年轻体壮的公牛却喷着大气 来挑衅我家的老黄牛,要打架。我吓坏了,拿了泥块砸它,看着泥块在它的背上散落那牛却不为所动。正在这时,一个邻居,也是小学同学赶着他家的牛路过,他拿 着他专门用来赶牛的鞭子往那牛屁股上狠狠一抽,那牛就跑开了,我暗自松了一口气。

然而,当我那同学走远后,它又跑回来了,我家的老牛终是被迫迎战,但是,我家的老黄牛已经老了,怎么可能是那头正牛盛的黑公牛的对手,任谁都能一眼看出战果。

我和几个伙伴(都是小女孩)远远的站着,不敢上前。我急得直想哭,拿泥块打又一点用没有,看着它们鼓着眼睛角对角对擂,担心得要死。

老牛节节败退,在某一瞬间,它的一只角被甩了出来,然后看到有血滴落,偶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此后不久,它们终于停了下来,看着我家的老黄牛疲惫地站着,摇头甩着断角渗出的血。细一看,那只角并不是从中间断开的,而是从角根部整个脱落了,被血染红了的,竟然是一只小小的新角!

然后,是一个小女孩,一手拉着牛绳、一手拿着一只牛角、一边哭着鼻子,与老牛并排往村子的方向慢慢走着。


Continue Reading

泛黄的卡片 · 泛黄的记忆

0

曾经年少,昔日的同学还记得多少?

       回老家翻一次柜子,把珍藏着的、小学初中时同学赠送的卡片都拍了双面照。
每打开一张卡片准备处理,首先看的,总是同学的署名,然后,想起曾经的她/他的片断.. .而有些亲爱的童鞋,已忆不起她当时的面容.. .

 *************************************

 

     【一】:只署了一个拼音的卡片,当时不知道是谁,现在仍然不知道是谁,但仍会珍藏,心怀感激。同样的,还有另一张没上传的,也只署了三个字母,不知道她/他是羞于写上自己的名字,还是,太高估了我的智商.. .

 

 


    【二】 甘*梅,是我初一时最要好的同窗。那时候,我们每天早上上课前与放学后,跟着初三的学长一起去体训,在公路上跑长坡、在校园里一组接一组的跑100m、200m、400m、800m……立定跳、助跑跳、三级跳,跨越跳高、背越式跳高、翻越跳,蛙跳……
原本膨大的队伍,一天天减少,到最后,只剩下我们俩个女生,我们每天踩着校园广播里熟悉的音乐,大汗淋漓,苦累却又热烈的快乐着。
总也记得,她呵呵笑时的声音,记得校运会里,三级跳,她第我第二,相差1cm。
也记得,她说我吃饭吃得太快..
更记得,她同桌在她数学没考好后给我写字条,说身为好友的我,为何不帮她一把?后来, 我拟了一份XX书:相互帮助、友谊长存云云… 一式俩份,签上各自大名,企图以此来维系彼此的友谊,有点纯真有点可爱。
某一天,她突然跟我说,她下学期不能来上学了,笑着轻描淡写,我大惊,要去说服,却动不了丝毫。再开学时,和同学去了她家,在另一个村子。她正在利落地做家务,然后做饭,我要帮忙洗枸杞菜,她不让,说我不会洗。
新年的一天,她突然来到我家,脚步匆匆,只记得她说你家打扫得好干净啊,我却似傻子一般不谙世事人情.. .
后来,她外出打工,我们通信,再后来,便没有了音讯。
高中的时候,认识一个校友,也姓甘,细问之下,竟然是她表弟,向他打听她的消息,说好久没走动,也不清楚情况,似是已结婚。
那时候我总以为,友谊会很长很长,我们会一直有交集,却不料会如此消失在彼此的时间轴,我还欠她钱的,却只能一直挂着。

 

 

 *****************************

 

 

 

 【三】 覃*梅,小学多年的同学,六年级时曾同桌。一个瘦瘦的女孩,总是剪一个学生头,恬静、学习成绩一直很好。那时候,她与肖梅是形影不离的一对,都长得乖巧而成绩优秀,她俩曾一度是我羡慕的对象。
小学四到六年级要上晚自习,在乡间的小路上,没有路灯、许多同学连电筒都没有,下课以后,都结伴同行,有时候,是好几个同学到一个同学家住一晚,下一个晚上又到另一个同学家,记得有去过好多次她家,在楼顶上,仰望穹隆,安然入睡。
她也只上到初一还是初二便退了学,很是意外与不能理解,她学习成绩那么好。


 

 ************************************

 

 

****************************

【四】覃*凤,初一同班同学。小小的个子,白晰的皮肤带点小小的雀斑、留平平的流海,扎低低的马尾。小主公的模样带点小公主的脾气,最喜欢问数学老师问题。

 

 

*************************

【五】 蒙*芳,小学同学,机灵、活泼、搞怪、口齿伶俐,也曾同桌。是那时候玩得最多、交往深的同学。去过她家无数次(上学时可以路过她家),对她的家人也都很熟 悉。甚至去年,在街上看到她妈与她妹,上去问候,她妹还能叫出我名字,而我,是把她当成了她姐的,长得太像了,已有十几年没见。

 

 

【六】李*娟,初中同学,圆脸,带个稍尖的下巴,一双眼睛很特别,有点混血儿的味道。对我特别友好热情,下课一逮着机会就跑来跟我说话,曾几次提出要到我家看看,我都没曾同意。



 


【七】六、莫*燕,小学同学,高高的、安静、一头亮泽的长发,声音细细的,也不怎么爱说话。

 

 

 

【八】、梁*明,中学同学,剪一头短发、爱笑,带点羞涩、有点小胖。

 

 

 

【九】、刘*敏,中学同学,长得文静标致,有点小黑,给人很贤惠的感觉。


 

【十】、何*玲,中学同学,干练,一头短发,开朗,与谁都很容易谈得来,特别是男同学。


 

 

【十一】梁*丽,小学中学同学,小学的时候,跟某位老师有点亲威关系,有点娇、有点容易看不起人,时让我这种“弱势人群”感觉难亲近。


 

 

【十二】、阵*连,中学同学,高瘦,开朗活泼、积极上进。童鞋,你这写的什么字呢?处理时看到这字,狂笑不已,不记得当时自己有没有发现。
直到高中,在市里不同的两所高中,我们还有通信,因我的有意或无意的言语,不再联系。
偶尔想起一些感觉难堪与无地自容的事,还是觉得遗憾或难堪。

 

 

 

【十三】、覃*坤,小学同学,口齿犀利。小学的时候总是四处跑,看不尽的新鲜。整个村子不算大,却只有那时有时间有精神跑那么多那么匀。

 

 

【十四】、覃*梅,中学同学,最记得晚会时,她跳《小螺号》的那个舞蹈,那么专神细致。

      那时候,曾无意中在街上遇到,然后,到我家做饭吃,很简单的饭菜,她却说吃得很满足。也曾一起沿着往她家方向的江岸行走,那里岩壁陡峭、水流清澈、微波拍岸,很是惬意。

      我能感觉到她对我的亲近,虽不至深交,却偶尔会想起她。

 


 

 【十五】、梁*燕,小学同学,与她同桌莫*燕常常粘在一起,俩人都略微显成熟、漂亮,几乎一样高,我等坐前排的与她们坐后排的,确实隔得有点儿远,空间上的、心间上的。已想不起有说过几句话了。

 

 

【十六】、杨春梅,中学同学,初一第二学期插班而来,似乎已想不起她的面容。

 

 

 【十 七】、杨**梅,中学同学,与上面那位同学同时转来的,是甘*梅的同桌,也是她写纸条指出了我的过失与缺点,是一位不可多得的直率的同学。和甘*梅去过她 家,在江的那一边,有些远,我们骑着自行车在弯弯曲曲的泥路上追赶……记忆有些虚芜缥缈,似醒后记不清的梦境一般,想不起更多的情景。过完了初一,也没再 有她的消息,不知道是分到别班了还是也退学了。

 

 

 

 

 

 【十八】、覃*雪,中学同学,和善,大美女一个,一头天然的、乌黑亮丽的秀发,追求者堪众。

                  仍然记得,她用手支着下巴,嫣然而笑的样子。

                  只是听说,她初中一毕业就结了婚,觉着很可惜。

 

 

 【十九】杨*芳,中学同学,班长,娴静聪颖。近两年的某一天,听当时同班的一个男同学说起,他和她已结婚,已经有了爱情结晶。

                   缘是微妙。

                   祝福他们天长地久!

 

 

 【二十】蒙兰,初一同班,班长。漂亮、工整、镇定、张弛有度、留长长的头发,扎低低的马尾。笑的时候,嘿嘿带点揶揄,欣赏她的从容与镇定。

 

 

 【二十一】蒋*俏,初一同学,瘦,有点小黑,搞笑份子、乐点极丰富,有她的地方就有笑声,给人融融的暖意。她笑起来会露出两排大大的牙齿。

                  初中每一年都分班,不确定她上到哪一级。高中时,很意外收到她的来信,那时的我,极少主动去联络谁告知他人自己的信息。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得来的地址,更难得的是那份寻觅的心意。

 

 

 【二十二】、莫燕娟,小学与初中同学,也是美女一个。去过她家几次,最记得她家院子里的桃树,果子成熟时到她家,她摘了一盘放水里,一边洗一边吃。

 

 

 

【二十三】、谢*梅,人很好,容易脸红。早熟、早恋,当时闹得班里人人皆知。那时候,这似乎是一件很丢人的事,容易被同学老师拿着说事。跟她来来回回的纸条各种讨论安慰劝说… 现在想来。。。。

 

结语:一张小小的卡片,便可在人心里留下一丝记忆的线索,如此低廉的代价,却唯那时有心。


Continue Reading

她走了

0

她走了

在四天前。自始至终,我都没有去见她一面。

这种错过最后一面的悔痛,在心底撕扯着我,无以复加……不知道如何才能止息……

搧许多巴掌、把自己捶成人渣,亦不足以碰到那痛的丝毫,它只是深深的在那里,自顾自的悔着痛着,任凭如何折腾,也不能减半分……

犹豫是魔鬼,借口是魔鬼。或许你是思想的兔子,却是行动的龟孙子。

我看到她了的,在她走后一天,在还没有得知实情时,在梦里,她坐在别人抬着的桥上,前往山岭上,面色灰暗,我落在后面追赶,看到她时,我看到了她流露的失望神情。在羞愧之中醒来……她是在等我,等我们回去见她最后一面的……却没等到我……

从知情那一刻起,从找资料了解病症,从努力寻找奇迹起,我都相信,她会好起来,相信奇迹会在她身上发生——我信了因果,信了善因终有善果。我甚至,不敢去确认,那些寄回去的资料收到没有……

这一刻,我该如何是好?? 总是想到一个画面,我们一大群同学,在她家,围坐在她身边,欢声笑语,在往后每一年的新春里。

可是这,如何是好???谁把她还给我们,还给我们……

因为下雨?因为找不到人一起?因为害怕独自面对她时的悲伤?所有的借口,都无力而苍白! 这一次,再找不到安慰自己的理由……

漫天冰霜……


<a href="http://www.biyu.me"><img class="aligncenter size-full wp-image-346" title="MyTears" src="http://www.biyu.me/wp-content/uploads/2012/02/MyTears.jpg" alt="" width="400" height="300" /></a>

Continue Reading

我在春天等你

0
<strong>我在春天等你</strong>
<strong>恨 离别,</strong>
<strong>回首 涩,</strong>
<strong>隔 时空,</strong>
<strong>重来 难。</strong>

    年,一眨眼便过完了。
    什么都还不及去做一般。

    对于年,已经没有了小时候的热忱,大人小孩,似乎都不再期盼。生活的丰足,无须等到年来时才能穿新衣,才能饱食痛饮一餐。
    对更多的人,特别是外出打工者来说,年的意味,更多的是团聚与久别重逢。
    我喜欢回去回望我的童年、找寻昔日的记忆、再听阿婆细说家常、听她那陪伴了多年的故事~``
<a href="http://www.biyu.me"><img class="aligncenter size-full wp-image-320" title="痴痴守望" src="http://www.biyu.me/wp-content/uploads/2012/01/痴痴守望.jpg" alt="" width="500" height="480" /></a>
下一年的春天,我在那里等你~``
<a href="http://www.biyu.me/"><img class="aligncenter size-full wp-image-443" title="fruit bike" src="http://www.biyu.me/wp-content/uploads/2012/01/fruit-bike.jpg" alt="" width="402" height="266" /></a>

Continue Reading

去年今日

0

原以为,一年很慢长,不经意间,一年已逝去。


回首去年今日,很多的绸帐,点点伤情。
一样的天空,一样的阳光,不一样的时光与面容。
去年今日,今日在去年,何样情思?去年今日,在秋天,今年今日,已是立冬。冬之于秋,今之于昨,怎只如前一瞬?仍记去年伤秋,今竟还来不及细赏品味,便已过去……帐然失魂。
有些时光,注定非要忽略不可?有些人,注定只能是过客?
时光匆匆,去年今日,去年今日,那些去年的记忆怎么仍忽上心头,纠割我心?不去想不去触碰不去回首,它,竟仍是会附物跟随,只要稍不留神,便会汹涌而起,让人痛彻心扉。
有些记忆,犹如某些文字,只能写出来,却不可以回读,不能回读、不敢回读!
                                                                                                                                                                        2008.11.08
******************************************
  1. 1楼 评论时间: 2008-11-10 08:23:53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不知为什么会想起这两句诗,心里倍觉伤感

    • 主人景 忆 ,忆 景~`
      依你的情思,伤情太易不过了~“`

      3月25日 21:22
  2. 若柳随风

    2楼 评论时间: 2008-11-10 21:05:12

    “不去想不去触碰不去回首,它,竟仍是会附物跟
    随,只要稍不留神,便会汹涌而起,让人痛彻心扉。”
    • 主人

      3月25日 21:23
  3. ヾ刈の菵o○o

    3楼 评论时间: 2008-11-17 15:18:57

  4. 水月洞天

    4楼 评论时间: 2009-03-25 10:24:22

     今天我终于可以进来了 , 嘿嘿, 没有门槛 。
    还好吧, 阿娟
    • 主人嘿嘿~`还好!
      你也还好吧~?还在原来那里么?
      就要回家咯~“高兴啊~!

      3月25日 14:10
    • 吴娇
      真的要回家啊 ? 不来了吗 ?
      我还是在原来的公司, 住原来的地方

      3月25日 14:14
    • 主人年休假,一下子休完了去~“
      有时间去看你~“说好久啦~“

      3月25日 21:15
    • 吴娇
      你还在柏力 ? 现在还有年假休啊 这么好啊
      嘿嘿 , 有时间过来玩

      3月25日 21:58
  5. 白云

    5楼 评论时间: 2009-03-31 13:15:46

    透过那简洁的文字看出略带忧伤,历史是历史,他是不已人的意志转移的,忽略?或许可以暂时把他忘记,有勇气的就笑看昨天,不管多么不快,那毕竟是过去,
    • 主人谢谢~“

      4月22日 21:04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