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汕头 ● 南澳岛(随笔)

0
        汕头南澳岛,主岛面积128.35平方公里,常住人口7万,岛上有好多个小村子,在山体中、山脚下或海岸边。只记得,有一个村子叫“柠檬村”,都是漂亮的独栋小楼。
      一条开着鲜花的公路,环岛一圈,再连上南澳大桥。岛上许多个景点遍布各处,没有可租赁的交通工具,环岛路上只有车辆,没有行人。
      这里民风淳朴,待人友好,我们在一户居民家住了一宿,三层的小楼,装修得很漂亮,干净而整洁。一家人都很热情,脸上总是挂着笑容。
     岛上吃的东西多不便宜,但明码实价,没有欺瞒扣称之类的隐性消费行为。鱿鱼丝类的现吃小食却是便宜很多的,34元一斤,味道很正,很好吃!
     在居民路边摆卖的香蕉里挑了一梭,大娘居然很自然很麻溜的,把多出来的一点蕉蒂割除掉,才上称~
      岛民富足,安闲自在,对这里的印象很不错!

~~~~~~~~~~
      汕头塔山风景区(4A),来游玩的多为本地人,原本10元的门票改成了8元。
       通往门口的路旁有很多小吃,便宜又好吃。老板人都很不错,不欺外人,实在友好。相较于厦门,更喜欢汕头的风气,尽管厦门的外观要漂亮许多(杂乱藏起在背后),但是汕头人与人之间的气场要好得多。
      风吹饼,很薄的一张,香脆微甜,5元一叠,有30张,很好吃。
      还能买到一块钱的老冰棍。
      海石花,很好听的名字,是用海石花草做的一种解暑类小吃。忍不住尝了一下,嗯,口感像凉粉。
     芒果炒冰,加点去皮的碎花生米,香甜冰脆。

    潮汕的汤粉叫米粉汤,粿条汤,6,8,10,12块,菜料很丰富,有海鲜,吃得很满足。
     我们想尝一尝粿条是什么味道,于是有了下面的对话:
     “老板,来一份粿条汤,再来一份河粉汤。”
     “粿条就是河粉!”
      哈哈哈哈哈
       来说说这一座很特别的塔山。

      上山的路完全是在石缝之间,大石之下,石洞之中蜿蜒穿行而上,很多路段仅容一人通过,石洞之下大石之间,不见天日,小盆友忽然的激动,兴奋着喊:“快点,我们去探险,去寻宝~”。嗯,确实,是有这个味道!
     一座由超大石块磊起的山,我们在石缝中穿行而上。有惊,有惧,有叹!
     终于又见天日,在山上,却是看不到刚才大石压迫的凶险,只有绿树遮山,和别的实体山没什么两样。
     本不抱期许的景点,却是新奇,印证着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走过很多地方之后,越来越觉得,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独特的历史底蕴和地方特色。

 

Posted in: 在人间, 游游记记

Continue Reading

挑战七娘山

0

深圳大鹏新区南澳镇的七娘山,是深圳的第二高峰,海拔869米,仅白天开放,夜间及阴雨天气封山。是比第一高峰的梧桐山难爬许多的林山。

这是爬过的唯一一座,进山需要登记,不需要门票;下午四点后,山下不准进入,山顶的游人必须下山的山林。
 
爬过许多山,这是一座爬起来很孤寂的山。
这孤寂,不是孤独,是行路难而无景可看的寂廖。
 
山路常常只有三四十厘米,多则半米左右宽,就地取材而建的台阶,棱角分明,又透着年轮的斑驳,坑坑洼洼,布满大小不一而又松动不定的石块。几乎每一步,都必须看着地面下脚。不然,分分钟就会被绊倒磕伤。
 
路旁全是两三米高的灌木杂草,还有南方山岭上常见的野果,捻子。正好,现在是它们陆续成熟的时期,寻觅着摘了一把,有回忆的味道。
 
想起小时候,很喜欢吃这种野果,赶集的时候,常常有人挑来卖,5毛钱一碗,每次都能吃个够。前几天看到小伙伴发的图,已经变成30元一斤。
 
孤寂的山路,一成不变的乱石台阶,两旁茂密原始而不可跨越的灌木杂草树丛,视线很窄,实在没有什么可看的。只有单调的上台阶上台阶。
 
越往上,路越小,许些时候,只够一人通过。后面的想超越,得赶在转角的时候。
 
20万平方的山林,游人并不多,加上狭窄的山路,偶尔的休息平台,我们又上得比较慢,打过照面的人,几乎都有照面的印象。
 
又因着这一路上,只看到他们俩个小孩(另一对中途折回的父子,孩子至少也有十六七岁了),与大部分行人都答过几句话。很多是对俩娃的鼓励加油,有慨叹不如的,还有拟作精神支柱的。
而这俩小P孩,在别人气喘吁吁走过的时候,正在悠闲的说话唱歌打闹,或拿着树枝木棍,专注的扫着台阶上的落叶
 
爬到一半的时候,不断有刚才路过的人退下来,枯寂单调的登山路,越爬越累,没有可以停留的风景,眼里只剩下看不到头而难行的台阶。
停停走走,不赶时间,没有催促,小盆友的状态比大人还好,只要挨在一起就打闹,只是扫落叶,也能兴致勃勃的玩上好一会。
 
越往上,人越少,最后一千多米,就只能看到两三拨,十来个人了。
 
终于到了第四号观景台,这是一个人工搭建的无顶瑶台。视线很宽广,抬头,天蓝云白山奇俊,低头,水绿林青心飞扬,只这一眼,便抵去了先才所有的汗水、忍耐,与枯寂。
离山顶还有三百多米,这最后的一段路,不陡,比刚才的路好走得多,还有美景的愉悦,走起来陡然轻松许多,小盆友甚至奔跑了起来,走在后面的摔了一跤,没有哭,倒是先顾着看我一眼,笑一笑,报告个没事,再起身来继续跑。长草招摇在小泥路两旁,蜿蜒曲折,一眨眼,就看不到人儿了。
终于到了山顶,山顶的植被与山下有所不同,只有草或是寸草不生的乱石坪,(或许是侏罗世纪时期“燕山运动”的岩浆口)没有灌木,可以看到另一面的风景,静谧如水彩画般的大海,与天空连成一片,浑然天成,只有一线韵开的白云稍稍区分了天海,此外,天海同一蓝,白云游絮,天宽地广,千里蓝天白云,万里绿林黛海,豪迈之情由然而起。
山顶上有一间石头房子,有两名士兵在此值岗,致敬!听他们说,山上的气温变化无常,常常山下穿短袖,山上穿长袖。海面来的水汽爬坡而上,遇冷变身为云雾,翻过山脊后顺势飞泻,形成瀑布云奇观。即使是晴朗的天气,山上也常能看到云雾忽然从山腰汹涌而来,霎时天昏地暗,过不久却又消散殆尽。云雾来的时候,一摸头发,都是水。

可惜我们这次没有在山上看到云雾缭绕奔腾的景致。

每天到山顶的人也不多,大部分人都在中途被刷了下去。而他们,是每天早上都要上山的,下午四点开始把山上的人往下赶。他们第一次爬上来,只用了一个多小时,现在要两三个小时。我们爬了近五个小时。
石屋后是一块寸草不生的空地,与周围茂密的草地形成鲜明的对比,我猜想,有可能是“燕山运动”时的岩浆口。
从石屋再往前一段,下坡上坡再上坡,就到了此行的终点峰。路,是行人踩出来的土路,在山脊上,人工建筑的只有一条在险峻处加上的,已经生锈的铁链护栏。
 
要着重表扬一下俩小盆友,是完全靠自己的力量爬到的山顶,状态还特别棒,自愧不如!他俩在868米的山顶上玩起了石头,还特地挑了几块带下山。想起曾经的自己,似曾相识的释然。
我看到,右边洁净的蓝天边上,云彩像一簌簌小花,连成一串,挂在天脚上方。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力量勾略出这种奇妙的自然景观。左边,层山外的大海里,一座清晰的岛屿镶嵌在如画布般静默的海水中,船只数艘,静在海面上,疑是幻画!
 
沿着山顶蜿蜒的小路,通往另一座独峰,站在没长草木的山顶上,无限风光尽收眼底,自己也成为四号观景台上向往的风景。
 

下山快很多,用了两个小时。一路下来,已经看不到几个人,超过同行或被超过的时候,俩小家伙收获了许多赞美与慨叹。

 
狭窄的单行山路,让我们这一群为数不多的同道中人拉近了距离,莫明的亲切感,只要碰头,都能聊上几句。隐约间,似乎明白了古时候走山人遇到行人时,那份热烙的由来。山那么大,人那么小,能遇到一个人就不错,与动物山林相比,哪还有不亲切的道理!
 
七娘山是深圳探险旅游、追寻野趣的主要去处之一。
 
行路难,行路难,因了难,才觉得有记录的价值。
 
没开始爬的时候,不知道自己可以爬多远,开始爬后,以为自己爬不了多远,坚持之后,才发现,自己可以爬那么远。
 

Continue Reading

此心安处

0

    此心安处,是故乡

清明时节,说走就走的行程,最让人心动的,莫过于心心念念的故土。

    夜, 寂寂凉风,徐徐而来,刚插完秧的水田里,在黑夜里泛着些许白光。蛙声虫鸣肆意而起,愈听愈远愈深,愈清切。有一种安宁,穿越暗夜,从节凑平稳的虫鸣蛙声中转来,让人不自觉的去细听取,想就呆在此处,融入这片祥和。

    清明节这天的老家,更是没有车到镇上的。阿婆从老家步行两小时出来,为我们送行,此番深情厚意,不能言!!
阿婆的听力,正随着年龄的增长在下降。听误了我们的行期,她原以为,可以至少聊聚一夜半天,却不知,我们今夜就出发。祭祖回来已经下午五点多,吃饭洗澡收拾东西,都顾不上说几句话。只来得及,摸摸她的头发揉揉她的脸,与几句叮咛。

 

    正如昨天,我们一行九人,回去看她,匆匆的行程,只及一会小坐,拍上几张照片。但是这行程,必需要有!

 

    到家的时候,是寒食节前一天,已下午六点过,因着天气晴好,夕阳余光未尽。几个大到九岁,小到四五岁的孩子,在门前玩耍。看到他俩下车,马上认出来,招呼一起就打闹成了一片,自是有朋自远方来的欢喜。

 

    站在楼上,听着这阵阵奔跑笑闹声,夹在熟悉的乡音中,一种欢愉的安宁,自心间而起,沉甸甸的此心安处,正是吾乡!

 

    世代居住的家乡,讲究风水,祖坟自然而然就分布在各处,家家户户一般都要在清明前后连续祭上几天才能完成。但是,寒食节(清明节前一天)这天是不进行祭祀活动的,长辈流传下来的说法是,这天祭祀先人的食物财物,他们是吃取不到的。

 

    族坟的祭祀则是族人一起的,凑份子,有规划有组织,有文言文式的祷词,敲锣打鼓甚至舞狮,规模很大。小时候,族里会组织众人在族坟旁边的空地做饭聚餐。家住附近的人,用菜篮子带上碗筷,聚到族坟旁的大榕树下,晒场上,在只铺了稻草的“桌子”旁,席地而坐,与远道而回的兄弟姐妹叔伯们一起共进晚餐,与先人一起共度大半天时光。
现在,搬了桌子长凳,不再如那时般“接地气”。听大叔说,今年是一人15元,加2元席位费。

 

    清明节的祭品,必有豆腐釀,黑米饭,荤素菜,水果,酒,当然,不能少了纸宝蜡烛鞭炮。
清明节当天一早,准备好祭品,先到自家厅堂拜过太祖,然后才出发,带上弯刀长铲贡品,到山岭上,青丘所在之处,铲尽青草,培上新土,上好土盖,挂上白纸,才能摆上贡品,焚起香火蜡烛,叩拜,敬酒,燃纸钱,点炮竹,祭祀才算结束。

 

    这一天,我们共跑了四处地方,路旁漫漫的小野花,长势正好,葱葱郁郁的站在路两旁,迎来送往奔走的路人。没有出太阳,风轻凉,绿野鲜花,正是人间最舒服的时节。踩在绿荫下湿软的泥土小路上,从脚底上传来泥土特有的柔软触感,是心间亲密大自然的感觉,不禁特地多踩了几脚~

    青丘上杂草丛生,长势正劲,几处清理下来,手指根处落了好几个红包。

    到了阿公墓地,忠弟给人介绍说,这是我爷爷的墓。我拿起铁铲就开始清理,看着青丘上的多个坑洞松泥茂草,忽又心生哀意,明明是年年扫除,看起来却像是荒凉了好多年一般,我拼尽全力,狠狠的除草填坑垌,却还是感觉无力般……

    弟弟在旁边忽然轻轻说:“阿姐,阿公在这边里,那个是空的。”

     “啊~”
我忽然就笑了,走过去与他一起清扫另一座墓,这边看起来果然不一样,虽然也草长,但是更大更细致。

    三天的清明假期,一天一夜在路上,虽然时间紧急有些累,却也觉得这样过最有意义。

····················································································································································································

Posted in: 在人间, 风俗传统

Continue Reading

端午

0

很久以前,我想为每一个传统节日,描绘下记忆中的样子。

成年以后,总会莫名陷入对童年的无限怀念之中。
在家乡的记忆,所有的传统节日,都离不开祭祀。祭天地,祭先祖,祭神佛。每到节日这天,家家户户,都会放下手头的工作,为祭祀作准备,做不知道何年开始约定成俗的传统美食,茶杯大的汤圆,粽子,发糕,米饼,扣肉……朴实却饱含温情,所有的原材料都是自家亲手劳作而来,有多余的,会送给需要的邻里。
小时候,每到过节,巷湾里总是忽然比平时热闹起来,平时见不到的乡邻都会出现,整个村镇里的人都在忙着同样的事,准备到同一个地方祭祀的祭品,做同样的吃的。到了下午三四点,鞭炮便会此起彼伏的响起来,庙堂变成最热闹的地方。然后,香烟袅袅,炊烟袅袅,无论走到哪,空气里都弥漫着温馨与节日特有的气息,仿佛所有的人都在准备着共同的晚餐。
上午特地打了电话给阿婆,想从她那里接收一些节日的气息。
那时候,每到端午,阿婆便会拿来雄黄水,给家的里里外外洒上一遍,然后,给我们每个孩子的额头和脚上,都涂上雄黄水,以防蛇咬。
我们馅孩子,会在大人的引导下,把艾草割回家,晒干,可以用来煎水洗澡。阿婆会用它做成三角的香囊,给我们挂在脖子上。
【浣溪沙 宋/苏轼】
轻汗微微透碧纨。明朝端午浴芳兰。流香涨腻满晴川。
彩线轻缠红玉臂,小符斜挂绿云鬟。佳人相见一千年。
我们的习俗,是这样的世代相传,绵延留长。

在我童年很长一段时间里,记忆中一直有一种煎饼,美味无比,浓郁而清雅的芳香,永生难忘!可是,我却不知道它叫什么,是怎么做成的?

 

今天问起阿婆,她告诉我,那是艾饼,用艾叶淖水后切碎,与糯米一起磨碎,再煎制而成。

细思起来,老妈是从来没有做过这种饼的,却常听老爸念起,想来,那是爸爸兄弟姐妹们的专享,到我们这一代,就很少做了。那次因为姑姑远道回来,我偶然吃到,却记了这许久!
端午节,我们那里一般都不是包粽子,而是做汤圆,用冬瓜木瓜蘑菇韭菜五花肉等做馅,做成圆圆鼓鼓,特别好吃!再隔一夜,粉皮表层变凉变硬,更是别有一翻滋味!
这一天,镇上会有龙舟赛,但是我从来没有在这一天去看过。
现在,已多年不在家过节,听阿婆的话,想来,节的味道也是淡了许多吧。

此时此刻此地,我没有听到一声爆竹声。

 
············································································································································································
Posted in: 在人间, 风俗传统

Continue Reading

遇见,雪

0

     夜行,归人。

雪,对于我这样的南国人,是熟悉而陌生的。
曾料想,初遇雪时的情景,少年时期,热切雀跃,现在,却已是顺其自然的淡然。

岁月无声消逝,心中渐增恐慌,担心的,不是迟迟不来的遇见,而是,遇见时,心境经历岁月变迁后的淡漠。
心不能再轻快,最可怕!

初心不改,言轻,却难行!
愿望,可以一直不变;而岁月的洗礼,却不可拒。

路过江西的时候,夜深车稀,安静的睡意朦胧,渐入迷糊……
路旁山影重重,唯有车灯闪烁。
似是忽然之间,感应到诏唤, 我自睡梦中抬头望眼,透过车前窗,看到漫天的飞絮,在灯光下飞舞,是被吹碎的白云吗?恍惚间,疑置    身童话世界,不由惊讶着叫出声来:“那是什么呀?”

“是雪啊!”  坐前面的人回头应答。

 

我明明在看到的瞬间便想到了的,却是惊疑,不敢置信着要去再度确认。

天阔阔雪漫漫,飘忽的雪花,在灯光所及之处分分扬扬,疏密极致,柔软了寒夜,柔和了目光。当白絮遇到八九十码的车速, 漫天的落花飞絮,全改了方向, 齐齐扑向车窗,飞向眼前, 仿若迎面而来的流星花雨, 错落紧密的打过来,又在遇到玻璃窗时瞬间消失。置身这被白雪包裹的世界,在车厢中,与严寒隔绝,看飞花落尽,冰雪消融。被落簌飞花填充了的世界,瞬间升腾起欢愉温暖安全,与之前雨天路滑的忧虑截然雍异。

停靠休息站的时候,下起了雨加雪,被雨水浸润的雪花,仿若晶莹润泽的水晶花,轻轻落在斜斜的车窗上,再缓缓滑下,轻叠数丛,砌成绝美的画面。

把手伸出窗外,摊开掌心,看灯光下的雪花飞舞,轻轻盈盈,冰花悄无声息的落在掌心,冰凉一抹,转而瞬息消失在掌心。

路遥天寒,从白天走到黑夜,黑夜到白天。除去依然是灰色的高速公路,整个世界都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树上,房顶上,山上,栏杆上,目之所及,全皆白。

靠近朝阳的山雪,被早晨的阳光覆盖,散发出耀眼的光芒,是云?是雪?瞬息不能辨。

我想躺倒在晨光照耀的雪地上,背靠大地,仰望天空,轻嗅雪花的清冽,再打个滚~

可惜,待我们到了家的那一片天,雪已经化成零落。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