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有一种释放

1

    那个迎面而来的飞球,在接近鼻尖的那一刻轻巧躲过,平常得没有多一滴的想法和感受。在他们一而再的感叹声“好险“”差一点”……中,我的意识被拉到了“不平常”,跟着忆起高中时那一个更为险峻的飞球。想来,正是因了它,刚才的那一球,或者说是那之后的所有迎面而来的球,对我而言都已算不上什么! ­

     经历,果然是一笔丰厚的财富! ­

     当,我在篮球场上和一群男士撕拼的这个时候,一股悲愤潜伏心头!一种似恨非恨的东西蔓延全身。是一种放纵的喧泻,还是,对自己的折磨?抑或是,希望在最后一丝力气挥翟完之后能够解脱? ­

     我篮球打得不错,确实不错,以至于他们老抓我去打半场、以至于他们在我第二次上场后便不肯再让我一分。 ­

     有一种笑在心头蔓延…… ­

     这,是我常扮演的,将自己混在热闹中,感受心底的静与悲凉!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 ­

     在学校的时候, 常常,挑一个可以一个人一个篮的时刻到球场上挥翟自己。深吸一口气,然后,肆无忌惮,直至,最后一丝力气用完,滩倒在地,再躺到带露水的草地上,感受夜的冰冷、深刻,与清透。有微风拂过的月夜,那一层拂面而来直至脚尖的晚风,只属于我,和,这一片浓密的草地。 ­

   记忆,让我回到那一片安祥而清净的土地。回忆、深深的回忆、直至,想钻进思绪逃回去! ­

    收到鱼说刚打了个电话给大一班主任的短信,才看完,耳边响起收音机里传出的<God is a girl>,泪竟瞬间溢满眼眶,只是刹那的失神吧?!沉思中,泪重重滴落,惊醒了欺骗自己的谎言。 ­

    凌晨,仍在重重复复的听着同一首歌。在那缓和清澈的乐曲中想起了许多往事。我承认,我是一个极容易沉迷于过去而无法自拔的人。   ­

    重复听着的这首歌,我听更多的不是歌曲本身,而是它的吉他伴奏,是它牵引了我无限的回忆! ­

    听着那轻快的扣弦、拔弦、扫弦,那些谱儿在心中欢快地跳动,手指不自觉的跟着起跳…… ­

    一幕幕的记忆在脑中闪现…… ­

    突然间很想对霞姐诉—-我想回去!回到那个有着她们给予温暖的小城。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窝、一份不会占去我绝大部份时间的工作、有我的电脑、有我的吉他、有海的相伴……每天,我可以早早的起来去跑步,我会在傍晚和深夜里扣响那一根根让我感觉平静和美好的弦,我可以在假日里一个人赤脚走在傍晚的海滩上,可以感受大海的呼吸,任海风、海浪在身旁嘻闹……   ­

    又开始做梦了... ­

2008-3-10 21:42

Posted in: 喃喃呓语, 心间曲

Continue Reading

聒碎乡心梦不成

0

     台风过境,断电,燃上蜡烛,听阿婆细说村里的变迁与大小事,心里温暖热闹的记忆,被一笔一笔抹上灰色而密集的杂草,空落与荒凉,悲戚与恐惧,童年的无限怀念,就这样,在老屋的消失,与村子的变迁中, 被冰冷结束~

阿婆一家一户的数着留守在村里的人口,这里一个,那里两个,这里没人那里没人……留守的房子周围、本该被青菜农作物覆盖的田地,在阿婆的细数下,已全被长草占满。
那时候,清晨大家都聚到那里洗衣服的江边平石步, 最清凉最热闹,信息流动最快,如今,已荒芜,少有人去! 那是洗了多年衣服的地方,游过泳,捉过虾,摸过螺……记忆再无法与阿婆的描述重合,只剩新盖的房子与长草,伴寥寥的人影。心渐渐发虚,近乡情怯, 回去走一走都变成需要勇气~

看蜡烛被风摇曳, 叹时光,无刃却锋利无痕; 而生命,则烛光般脆弱。

那时候,鸡鸣炊烟,菜地整齐清翠,妇人不徐不急的给菜儿浇水除草;道路没有水泥,却被踏得光洁无杂草。泥土在雨水下被众人踩成泥浆。 弯弯的池塘边上,绕一条一脚宽的小泥路,被密草包围,却因脚印而不被占满,池塘间或有缺口台阶,可以洗菜提水钓鱼。

春末夏初多雨的时候,杂草低矮,躲在新发芽的空心菜周围,被雨水刚好淹没,赤脚踩在上面,湿漉漉软绵绵的,拿了带手柄的簸箕在菜地里打捞,待簸箕里的水流干,常有落网的小鱼、小虾在上面跳动,还有田螺和不知名儿的小生物,又绕着菜地沿着池塘边打捞一圈,其乐无穷!

再下起小雨的时候,就躲在竹群下,看细密的雨线垂落在水面上,跳动起漂亮的雨花……

夜里,躺在床上,安静得深切,唯有大水鹅或青蛙的叫声贯切整个长夜,那带着节奏与规律,此起彼伏的叫声,成为我童年的雨夜里,最熟悉而亲切的记记。

终于还是回了一趟老家,与阿婆,缓慢行走在陈雨中,路旁的田地,一半已经被野草侵占,水泥路两旁的长草刚刚被打过药水,枯死在边上。那条抄近的田间小路,已经消失在没胸高的荒草中;前一夜的台风,扫断无数的竹叶竹枝,落在路上,铺成绿色的地毯。

门前的水井已经完全被长草掩没,池塘边上那一片整齐的菜地,已经 完全分不清界限,找不到落脚的地方,放眼望去,整个田涌里,只有远远的地方有一小块菜地,被高高的围起,与周围茂密的杂草隔离,而另一小块菜地,则被搬上了屋顶,躲避着杂草的侵扰,显得犹为显眼。

老屋的大房子,十几间屋,现在只剩大门口的一间,门口被超一米高的杂草包围,童年的记忆在这破败中被击碎……正好看到电视里,一间一百多年的老房子,被它的子孙们找人修复,延续了记忆与历史……心情瞬间低落、憋恨,恨自己没能在一开始就护它周全,以至于它消失在了我们这一代,伴着我所有童年的记忆,与,老屋两百多年的印迹。

走上楼顶,放眼望去,荒芜的田地占据了大份视线。不经意间,原本充满生气活力的村子,变成了老人与小孩的留守之地。

回家最喜欢与阿婆聊天,听她说各种各样各年各代的事情,几天几夜,不觉无聊,不减热情~

这天晚饭后,阿婆说要回小叔家,左留右留,她笑说:“聊这么多天了,可以了~:-) ” 。想起回来这么多天,阿婆特地从小叔家出来陪我,我俩不约而同,哈哈哈哈大笑起来~
然后阿婆顺便说起,她同辈的谁谁留女儿,送行时,走两步又跑到前面拦着不让走,走两步又到前面拦着…
嗯!只是现在,我这个晚辈,变成了留人的人~
~~~~~~~~~~~~~~~~~~~~~~~~~~~~~
8号清晨6:00,音乐起,忽而怦然心动,不知名的歌曲,却是熟悉的音色,只是一句,便让我认出,是初中听了三年的广播室喇叭传出来的声音,这种说不清明的确定感,就像疯了般的准确,毫无疑虑~~

小柜子里的日记本与藏书,被我又整理了一遍,从新锁上。忽然想起,初三时候,放在学校书桌里的,正在进行中的日记本,不知道被谁偷了去……〒_〒… 那心情,堵得……

 

···········································································································································


Continue Reading

如何爱上你

0

向来不喜欢冬季漫山遍野,灰色的萧索… 看着眼前灰暗的一切,忽然间很感慨,这年年如是的无法回避,不知道该怎样才能喜欢上它!?

一夜细雨后, 清晨, 浓雾初散 ,坐在摩托车后座,在环绕群山的公路上穿行,从山涧绕至山顶,又从山顶到山腰再到另一座山,起起落落,数不清越过了几座山,远处,总还是连绵不绝。那一段山边下坡的路旁,站了一排整齐的树木,只剩枝干却依然挺拔伫立,树枝纤细却直指云霄,说它是在沉睡,却现勃勃生机的神态,只待破茧而出。

山涧池里的水,被微风吹皱,却不改冰清洁静,居然还在水边长堤上长了一抹绿带,一头黄牛正在悠闲的吃草,与四周的灰墨形成鲜明的对比;绕过某座不知名大山顶峰的路,迎风,没有长草树叶的遮挡, 群山现出了真面目, 与人坦诚相见~ 山峰此起彼伏, 勾略出自然的曲线, 一目千里 。山脚下,灰白色的水泥路在山间宛延前行,消失在远山中; 两层三层的楼房细致的散落在山间公路两傍,三五成邻;山涧溪流在两山脚之中,曲曲扭扭,断断续续,顺势而行,一座石桥横垮其上;路旁不远处的一颗没有半片叶子的树上,错落有致的落满了喜鹊,像一颗结满熟透了的果实,没有叶子的果树,充满了生机与活力!

山体现出泥土的颜色,湿润、松软,放目四野,感觉不再是一片死寂,我听到了泥土下、树枝上、窸窸簌簌,劈劈啪啪,努力发芽的声音~每一寸泥土下,都孕育着生命,它们,马上就会与我们相见!

四天以后,在同一条路上,在水边,在地里,在底洼处…四下里长出了低低细细柔柔软软的小嫩芽,忽稀忽密,柔软得像一层轻薄的纱,它们藏在枯草里、落叶下,旧叶中,枝头上,山上那片不落叶的小树,也换了新装,近乎枯枝的叶色,添上了些许绿意。

盼一场雪 已久,可是,看到这片片脆弱娇嫩的新芽,心生暖意,不再期盼雪来,不忍它们受摧残,就这样吧,待来年……让它们尽情的抽芽,尽情的簌拥,尽情的绿!

鹊儿毫无惧意的落在路旁,完全不理会呼啸而过的车辆,一只喜鹊衔着一根比筷子粗长的树枝,从面前的路上方飞过,还与它对视了一眼。

路旁已翻好的土地,湿润,松软,有几姐弟正提着篮子,在挖野菜。野菜美味,我已先品尝,而挖的过程,更是其乐无穷!

或许, 不执着,自会有另一翻景致刷新眼前

 

Posted in: 喃喃呓语, 在人间

Continue Reading

风 夜 树

0
    夜里,马路边,人行道上,走过树底下,忽来一阵凉风,头顶上方响起树叶哗啦啦的声音, 被吸引着停住脚步,抬头驻足 ,片片翻卷的叶子凌落着铺满了我的视线。刹那间的美好影现在叶子翻卷的世界里!
 

    TA们动感的美,温润柔和了我的目光,平铺的枝干,形成清晰的脉络,枝枝吖吖的延伸,在夜幕的背景下,铺出自然而富有动感的 美丽图案,满树纵横纷繁的夏叶,在它可及的小小的空间领域里,向着风的方向翻飞乱舞,掀起片片银月的哗啦啦,清脆悦耳,直击心间~

恰到好处好的凌乱,隐约着整齐。只在这刹那间, 密集而有序的枝与叶,层层叠叠,忽然跳动,却是高远,清净、安详,被我看进心里, 聘聘袅袅,翩翩萧萧,轻淡的静好,透过我的视线,融化在我的心间,使我久久注目,不愿移足…

 

    如果有下辈子,我愿意做一颗树,站在最喜欢的地方,没有悲欢的姿势,不用经历生离S别,只与风雨为伴,在风中雨中,静静静静的驻立……

 
Posted in: 喃喃呓语, 在人间

Continue Reading

夏 · 月

0
    今夜,有高远明亮的半月悬在空中,万里无云,遥远的深蓝印入脑海,有若隐若现的数颗星星散落周围,引诱我深深的仰视,企图能够看穿一切。
     夜风徐来,有似曾相识,在同一片夜空下。
     岁岁年年月相似,年年岁岁人不同。
     纵如此,还是热切着向往着记忆中清凉的瞬间。
     大屋大门口,入夜后是个乘凉闲聊的好地方。那时候没有电视没有电灯,长辈们拿一把葵扇,坐在门口两则的石凳石阶上,灯也不用点,只在并不会天天晚上出现的月光下,偶尔摇一下葵扇,缓慢平和地你一句我一句,说着远远近近的事儿。我们在旁边嘻闹游戏,那个在月光与月影的分界线下玩的“偷油”游戏,充满了打闹的欢声笑语。而今穿透了时空,依然能在耳边响起……
     周末的黄昏,我们一寝室人拿到了《同一首歌》的门票,在落日的余辉中,步行至银滩。被管制的马路干净宽畅,没有任何车辆,我们是其中的主角,可以随意行走。在热烈激动的现场,人们都离开座位站了起来,就连安保人员也不例外,甚至站到了椅子上…
    散场以后,夜已深,我们转到舞台后面,没有看到明星的影子,却看到清亮的月光下,柔软的银色沙滩撒了长长一海岸,海水防护线上有一排均匀的灯光装饰防卫着这节日的盛况。我们脱下鞋子,亦着脚,欢呼着往海水边跑去,夜风拂过,抚醉了每一个细胞,赛过先才千万人欢呼的场景…皓月当空,凉风习习,浪声涛涛,越是渺小,越是纯粹,使我萌生了在这片海滩上仰躺一夜的冲动…
      多年以前,在PL,与她,在顶楼,一袋零食,一片清心,细细碎碎、无边无际……这片月,总是有云来遮,心间的暖意却没留下半点阴影。
在窗台、在路上……
你已经远去……
    漫漫人生路,谢谢曾经有你!
     那一切都再不会有…
  

——————————————————————————————————–

Posted in: 喃喃呓语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