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语

那碧语,若一本静美的书,越往下读,越耐人寻味~“

醉此间

Written By: biyu_lemon - 4月• 23•12

初夏雨后的天空与阳光,刹那间映现童年里,田间湿润的清脆与芳香。

外面林立的高墙水泥车声杂吵,一眼望去,阴沉压仰,看不到一片绿,要多惹人烦心便多惹人烦心……

直想在这一刻,走在田间,放牛。

牵着绳子的一头,它吃它的,我闲我的。吹吹清风、闻闻草香,看看逢勃的绿意,多么惬意。

记 得没上学之前,自己是不用去放牛的,家中的那一头老黄牛,有爷爷照管。却记得有一次跟小伙伴去放牛,帮她放一头小水牛,拉着绳子,倒着走,或许是清风太 好,或许是心情太兴奋,倒着倒着就从田梗上掉到一米左右高的田里去了,裤子湿了大半,难过得想哭,却看到伙伴在上面看着我狂笑,很开怀的样子~

又 一次,不记得是小学几年级了,和伙伴们一起去放牛,因为庄稼都收完了的原故,我们把牛绳一收,放任牛自已去吃草,才转身,另一头年轻体壮的公牛却喷着大气 来挑衅我家的老黄牛,要打架。我吓坏了,拿了泥块砸它,看着泥块在它的背上散落那牛却不为所动。正在这时,一个邻居,也是小学同学赶着他家的牛路过,他拿 着他专门用来赶牛的鞭子往那牛屁股上狠狠一抽,那牛就跑开了,我暗自松了一口气。

然而,当我那同学走远后,它又跑回来了,我家的老牛终是被迫迎战,但是,我家的老黄牛已经老了,怎么可能是那头正牛盛的黑公牛的对手,任谁都能一眼看出战果。

我和几个伙伴(都是小女孩)远远的站着,不敢上前。我急得直想哭,拿泥块打又一点用没有,看着它们鼓着眼睛角对角对擂,担心得要死。

老牛节节败退,在某一瞬间,它的一只角被甩了出来,然后看到有血滴落,偶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此后不久,它们终于停了下来,看着我家的老黄牛疲惫地站着,摇头甩着断角渗出的血。细一看,那只角并不是从中间断开的,而是从角根部整个脱落了,被血染红了的,竟然是一只小小的新角!

然后,是一个小女孩,一手拉着牛绳、一手拿着一只牛角、一边哭着鼻子,与老牛并排往村子的方向慢慢走着。

为着不忘却的记念—记牛奶排U形穿越

Written By: biyu_lemon - 4月• 05•12

为着不忘却的记念—记牛奶排U形穿越

2012.4.4 是个难逢的好天气,无阳、无雨、偶尔一缕阳光

 

我们这一行十七只驴在春天最舒适的天气里,翻开越岭、爬山涉水、流汗流血流泪,为着那不同寻常的风光、为那挑战自我的喜悦、为那刹那间抬头的惊喜……

我们在大海、桀骜、老托、老A包容的强大阵容中前往日的地,在穿过许多个遂道、许多转盘山路后,来到了西贡村山脚,这里真是个好地方,空气清新、宁静干净,楼房装饰修萁得整洁漂亮,该是一个养生的好地方。

看到一片绿油油的青菜,桀骜走过去问主人家卖不卖,不卖!——想必那主人答得很干脆吧。

前八分之一的路程,是矮树丛,多是三米之外便看不到同路中人。

进入这坡细密的(小指大小)、一人多高的竹子林,在林内弯着腰穿梭行走,似是在玩游击一般,全程里都是这样的羊肠小道,所有明显的或是模糊的足迹,都是驴友们走出来的。若不是身在此路中,根本就不会发现有这么一条路在脚下。

看,这是被众驴友着磨出来的痕迹。

A、大海、桀骜都说,我这裤子裤脚太宽,要被挂成丝的。户外不适合着这样的着装。拿了橡皮筋与藤条扎起来,走起来也轻便了许多,下次,记住了。

 

是时,有大风吹过山头,帽子都戴不住、稍不注意重心就会被吹倒。风吹草低,没有现牛羊,唯有驴,哈。

我们一行人,随性拉开些许距离,三三两两,在风中偶尔摇曳、呼喊,穿行在近半身高的灌木丛山脊中,连绵的山海中,只有我们的影子,那起伏的绿意,在我们左右、在我们的脚下。感觉自己那许渺小,又那许开阔。

我看到,驴行之路,决不是哪里好走便把路开在了哪,而是,哪里的景致最吸引人,路便开到了那里。惊、险、奇,或是这一群体的真实写照?

 

老托是开路先峰,背着齐头高的大包,就像包是空的一样键步如飞。

 

大海说,他一人顶四。老A收尾,大海与桀敖在中间护我们的航。第一站休整时,他们笑说,大海将会是最弱的驴,一路下来证实,这还真就是玩笑,纵,他再不如当年,也远比我们强不知几倍,况且,那沉着与经验,求不到也买不到,有他在,感觉很安心。

 

 

 

 

在左右环海的山峰大石上,是休整的好场所,只是风极大,不便久留,匆匆拍了一张集体照便前行了。

 

大海开路与护航兼顾。

历经近四小时的穿越,终于来到了海边。好多牛奶啊,明天说:想喝干那一海水。

那一抹自远而近的蔚蓝与清彻,拍落在岸边的、海中的岩石上,浪花泛起一波波细腻无尘的白,像极了排骨在牛奶中缓火沸腾的情景。

 

 

大海说:休息的地点也要很注意,观察四周,不能在容易塌方的地方停留。

 

 

 

就在这里午餐了,大家陆续走到一起,卸下包袱,脱鞋的脱鞋,洗脸的洗脸,捉螃蟹的、看海的、拍照的,吃喝的… 大海从包里拿出锅与煤汽罐,开火煮咖啡,老托跟着也拿了一套出来,开始煮面。

 

 

特别喜欢大海煮的咖啡,靠在他后面的岩石上,吹着海风,边喝着手上的咖啡,边等着他煮好下一锅,喝了一杯又一杯,哈哈。这一天,咖啡跟水喝的几乎一样多。

吃饱喝足,拿着相机爬上岩石,看到桀骜早已面海坐在上面,偷拍了两张。就着“自然的景致”,他说,静静的坐着感受大海的呼吸,观擦它的规律,每隔几妙,浪花就能没过那一堆岩石,看那里(指)~“它在积聚能量,等待爆发……只要看着波浪,不用看境头,等待那一瞬按下快门就可以了

听,浪花由远及近、由近及远、一波波、一片片,一层层,层层叠叠、聚聚分分、来来去去……

某人说,这才是真正的大海,第一次见识啊。

再起程时,中午230

我们收走了所来带来的垃圾,这是大海他们一路走来的叮嘱:安全!环保!垃圾打包好全装到了老托的包里,他的包,比刚才更饱满了,敬礼!

沿海走了一小段岩石,折上山才能绕到另一面海,要先爬上陡峭的岩石。当看到那一根粗大的、一直在这里绳索自上而下悬着的时候,在心里笑了,一个别样的境界在脑海中隐隐作现。


老托、大海、老A先上,在上面接应帮助我们一个个爬上去。以为上了这里便是如先前的羊肠小道,却不是,而是又一险点,陡,松泥、枯枝、碎石,垂直的岩壁下是岩石,再下去是海水,容不得半点闪失。之前的山坡,滑一下顶多扭到脱层皮,旁边或不远处有植物可以拉一把,这里基本是抓到什么都是松动的,没注意拔起了一块岩石,一时还找不着地方放置,下面有人不能往下扔,也不能随手放容易滑下去砸到人……往下望了一眼,心有一瞬小惊,想起今天没买保险。然后,听到从下面传来大海的声音:不要往下看,找准重心。静静体味了一翻专心走路,还好,这一段不长,只几米。

 

年少的时候,有过这样的跋涉,那时以为,只有年少无知才会去走这样的路,待年长经历过了才不容易再去涉荒,没想到多年以后,还会再体验这样的刺激。也终于明白,为何驴行也有退休之说,这里也有一个世界。

 

上来之后,没有了路(看来这里走的驴也少),大海与老托分两路探索,我们原地等候,在没膝的长草中,临渊深海,眼前世界的线条与色彩如许分明舒适,说不尽的悦目赏心!若此有一座房子……

定比海子笔下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更为真实清澈。

历尽艰辛,只为这一眼光华。

大海很快便找着了路,我们淌过杂草跟上。小走一段,又开始下海,这里也是岩壁,大海从包里拿出绳索(不知道他包里还有些什么宝贝),每隔一段打上一个结,每下一人便重复告知:无论怎么样,一定要抓住绳结。

 

 

这里的海景别有洞天,右边惊涛拍岸,峭壁临渊,水平中有一个石洞不知道是如何形成的,看不到进头,由近而远,是深不见底的蓝呈模糊渐变式往天边延伸,在水天交接的地方,有一抹分界明显的淡蓝相连。只有我们下来的地方与正前延伸出20m左右的岩石伸入海中。左边是一个不算大的海湾,边上满是大小不一、被海浪打磨得光顺的石头,有几个不认识的驴友在那仅有几平米大的沙滩上铺了席子,开怀玩闹。

(偶第五个下来,相机没了电,正好专心看看风景,顺便帮毒药与八月拍拍照。)

再爬过一道屋檐似的岩石,来到了石滩上,在这里随便挑一块钟意的大石坐下,面海闭目而感,很是惬意……

 

经过这一番恻恻然的攀爬,心有余悸,精神因集中而振奋,耳目因眼前的景致为之一新,~·以至于,在往后上山下山的路途中,感觉越走越轻松。

走到行程中最后一座山顶时,坐在最顶端的那一块石头上,远处起伏的绿,与碧绿的海,尽收眼底,自己是那么渺小,却又感觉那许超然,漂漂然如这自然中最顶端的一黍。

再看脚底下更为形像的牛奶排,越看越想吃。

这一会,很口渴,背包里还有水,却不想喝,只疯狂的想渴山脚下那汪无边的清脆……

下山的路程特别轻快,原本最弱的队员,在桀骜大哥(刚看到群里没叫他大哥被骂了,赶紧改一下,嘿嘿……)在鼓动陪同下,神奇地最先到达了终点。

祝贺我们集体安全、顺利的穿越!


 

感谢大海、桀骜、A姐、托妹 全程如长兄般的指导与照应!

 

 

大屋 · 老屋 · 童年

Written By: biyu_lemon - 4月• 01•12

老屋,承载着我许许多多童年里的记忆。


那时候,村里人都叫它“大屋”,只要提起“大屋”,巷湾里没有人不知道的。

大屋内有14个单间,三十多个门口,三个外门。上厅与下厅位于大屋中间,房间七七分置两边,其中9间内有双层。上厅与下厅之间由小天井相连。出了下厅,是大天井。大天井外围由一堵四米左右高的墙与外界相隔。上厅与下厅的左右,分别是两间上房与两间下房,上房与下房之间是廊房,廊房上下门进入上下房,左右门通往厅屋与则屋。则屋是并列的四间房,门口同一朝向(向着上下房),则屋与上下房之间由上下两个长方形天井相连。则房前头是横廊,横廊尽头是则门。自则屋越过横廊,右边是大天井,左边是通往大门的廊屋与一间二层的大房。两边设计相似,只是没有再开第二个大门。

对这座大屋(老屋)的情结,随着年龄的增长,越发深切。每一次回去,都要细细的这里瞧瞧那里看看,叹惜已被拆建的一大角!它曾经的辉煌,是没法再现。似乎,没有人在意它的消失,曾经的住户,家家直奔新房而去。我对老屋,却是越来越恋恋不舍。

这座房子,住了八九代人,据老爸说,只算每20年一代,至少也有一百八十年的历史了。我们这一代,正好历经了它由盛及衰的末篇。
听阿婆说,曾经,它的主人是那许辉煌,方圆几镇,只要提起“益寿堂”,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人们只要能在“益寿堂”上班,便觉得脸上光彩无比。
今非昔比。


老屋,现在已经没有人居住,只是逢年过节之时,还有几户人家回来祭拜祖先,其中,也包括我家。

那时候,大屋的一切都还完好,人气顶盛,各间屋里都住满了人,热闹非凡。每天大门大开,村子里很多路过的人都喜欢进来走一周,从大门进来,再从则门出去。


每到盛夏时节,夜里,大人们便会拿了葵扇,坐到大门口前,乘凉闲聊,我们一群小孩子就在门前游戏、跑来跑去,你追我赶,吱吱喳喳,闹切整个没有路灯的村湾,玩累了便躺到席子上听大人们聊天、看明月、听蛙叫虫鸣,然后,沉沉睡去。

在我更小的时候,适会爬。喜欢自个儿在上厅与神台下的通道里玩耍,那由青砖与青石板铺成的地板总是被打扫得很干净,夏日里甚是清凉,我甚至记得,那时候坐在地上,看向四周的视角。还有神台上方、格子木门上、屋梁上的雕花,以及,天井边上铺着的,冰凉干净的大理石,都在我小小的心灵里留下了美好的印迹。

记得那时候,夏日的午后,我还没有这块垫脚石高的时候,总喜欢将它擦得干干净净,连石逢也不放过,然后,躺在上面午休,冰凉润泽的石气伴我度过许多个午后。之后忽然有一天,我惊讶地发现,我喜欢之极的这块石板竟然变短了,已经容不下我的睡姿,这个事实,在我小小的心灵里着实懊恼了好一阵子。再后来,只好改躺在边上的门槛上。

小时候,大屋里住了许多人,我们有共同的先祖,八九代下来,分不清是爷爷以上的哪一代兄弟俩,各居半边,大厅共有,共祭祖先。到了我们这一代,辈份已拉得有点远,在我刚出世的时候,就已被另一边的大人尊称“姑姑”,再大一点点,又有人叫我“姑婆”了。
那时候,同一屋檐下,相互间的关系特别的亲密,哪家有好吃的,总会家家户户的走过,分了去。

每当过年过节,是最热闹最快乐的时候,家家户户都在张罗着做汤圆包粽子,做各种好吃的,我们一群小孩子们则走家串户,看看这家看看那家的进度。到了傍晚时分,大屋里每户都端了贡品到上厅,摆在两个高高的方桌上,点上仙香蜡烛,一起向祖先磕头,然后敬酒烧纸宝,特别是在中元节的时候,会烧许多元宝纸衣,我会把阿婆教我剪的原版加以改造,剪出许些“款式”,待各家摆开放在一起烧,三姑六婆看到了,便会笑问是谁剪的…最后便是放鞭炮。

那时候,捡没响完的鞭炮是我们小孩子最高兴、最争先恐后的事。仍记,为着刻服点鞭炮的恐惧(小伙伴们总是借此故意吓我),我一个人偷偷的偿试了许多遍。

那时候,小伙伴很多,大屋里的大屋外的,常常聚了一起玩捉迷藏,范围是大屋内。往往,躲着躲着,藏着藏着,小伙伴便都跑光了。神台的角落和放茅草的房屋是我们最爱藏的地方,我们的规则,是只要找到一个人,其他人便可以不用再藏,新一轮就可以开始了。有时候,藏了半天,也没听到游戏结束的信号,竟是小伙伴没找着人偷溜回家了。再后来,我们不再藏在固定的地方,而是躲在转角,监视找人的小伙伴,看他走哪边,然后绕到他背后,躲着他。

上厅的墙底部一米多高是青砖,上部是青砖夹层泥砖,外刷石灰。看着那墙上斑驳的痕迹,有一部份,是因了那时的我们,不识轻重不知天高地厚,据妹说是因了两边小孩子吵架,便拿来竹竿,把两边墙上的石灰层蹭下来出气。大人才来赶跑,又偷偷的跑回去继续…是谁带的头已记不清,只是有我一份处在明与不明之间的记忆。

大屋的青砖墙上,许多地方会在砖表面上长一层白白的“硝”,我们常拿硬纸或碎瓦片当容器,收集了来,然后,拿火从边沿点上,它们就像炮烛里的火药被点着那样,风卷残云般星火四起,一扫而光,刹那光华,甚是耀眼。

后来,有小伙伴从远方归来,学了倒立,用手走路,好不神气。我们都跟着他在上下厅学,不久后,我们排了一 排,倒立着,比谁坚持的时间最长,比谁用手走的距离最远,然后,又学着在凳子上、石墩门槛上倒立……  依然记得,下午放学后,我自个儿在上厅练习的情景。

也是在上厅,二伯娘拿了一块肥猪肉,一根带着线的针,在我们一群小女娃的耳珠子上,用肥猪肉擦几下,然后一针过去,我们的耳朵就被打了孔。过些时日,伤口愈合,掉了线,便可换上小棍子了。我的耳洞就是这么来的。也有穿了几次才穿好的,不注意会发炎。

那时候,我喜欢给自己编许多许多的发型,然后在大屋里四下乱窜,二伯娘总是笑呵呵的夸我。倒是越长大越不肯打扮自己,怕惹人注意…也是那时,扎下了关于爱的信念:我希望我爱的他,能爱上我的灵魂,无论我说什么表现什么,他都能坚定地相信,最真实的我……

当我从电视里认识压腿这回事儿的时候,在下午放学无事之时,便一个人到上厅,自个儿练习。然后忽然有一天,我发现在学校里和同学们跳绳、跨步,分队时,她们总挣抢着和我一边,因了我跨得比较远,跳得比较高。

“旧时王榭庭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在上厅高高的墙壁上,两边各有一个长长的钉子,上面有小燕子用泥土、软草和花生壳搭成的窝,每年春暖花开的时候,它们便一家子飞回来居住,我喜欢听到它们的叫声,喜欢静静地仰望它们修葺、喂食、休息,看它们在屋梁上下飞过来掠过去,那清脆悦耳的声音让我感到特别的明快。
可是有一年,不记得是谁,拿了竹竿追赶它们、捅它们的窝……后来,它们再没有回来。每次看向那废弃的窝,总好一阵失落。

我也最喜欢打扫大屋,一有空,便把上下厅、天井、走廊…里里外外、细细的清扫一遍,然后,大汗淋漓的欣赏自己的劳动成果。又或者,在大雨将停之时,把各天井的水道口堵上,待雨停后,与小伙伴们一起洗洗涮涮,把青砖与青石板铺成的地面冲洗清扫干净,待阳光进来之时,清爽一屋。

我们会在大天井跳绳、跳房子,下雨的时候便转移到上下厅,再后来,小学毕业,盖的楼房越来越我,大屋里的住户越来越少。小伙伴们也开始了各奔东西,而我在家的时间也越来越少,直至渐行渐远,再也回不到过去的光景,人,或是物。

我感着,这些经年的青砖开始透出古香,却又在慢慢烟灭,想拉都拉不住…………

 


 

 

泛黄的卡片 · 泛黄的记忆

Written By: biyu_lemon - 3月• 17•12

曾经年少,昔日的同学还记得多少?

       回老家翻一次柜子,把珍藏着的、小学初中时同学赠送的卡片都拍了双面照。
每打开一张卡片准备处理,首先看的,总是同学的署名,然后,想起曾经的她/他的片断.. .而有些亲爱的童鞋,已忆不起她当时的面容.. .

 *************************************

 

     【一】:只署了一个拼音的卡片,当时不知道是谁,现在仍然不知道是谁,但仍会珍藏,心怀感激。同样的,还有另一张没上传的,也只署了三个字母,不知道她/他是羞于写上自己的名字,还是,太高估了我的智商.. .

 

 


    【二】 甘*梅,是我初一时最要好的同窗。那时候,我们每天早上上课前与放学后,跟着初三的学长一起去体训,在公路上跑长坡、在校园里一组接一组的跑100m、200m、400m、800m……立定跳、助跑跳、三级跳,跨越跳高、背越式跳高、翻越跳,蛙跳……
原本膨大的队伍,一天天减少,到最后,只剩下我们俩个女生,我们每天踩着校园广播里熟悉的音乐,大汗淋漓,苦累却又热烈的快乐着。
总也记得,她呵呵笑时的声音,记得校运会里,三级跳,她第我第二,相差1cm。
也记得,她说我吃饭吃得太快..
更记得,她同桌在她数学没考好后给我写字条,说身为好友的我,为何不帮她一把?后来, 我拟了一份XX书:相互帮助、友谊长存云云… 一式俩份,签上各自大名,企图以此来维系彼此的友谊,有点纯真有点可爱。
某一天,她突然跟我说,她下学期不能来上学了,笑着轻描淡写,我大惊,要去说服,却动不了丝毫。再开学时,和同学去了她家,在另一个村子。她正在利落地做家务,然后做饭,我要帮忙洗枸杞菜,她不让,说我不会洗。
新年的一天,她突然来到我家,脚步匆匆,只记得她说你家打扫得好干净啊,我却似傻子一般不谙世事人情.. .
后来,她外出打工,我们通信,再后来,便没有了音讯。
高中的时候,认识一个校友,也姓甘,细问之下,竟然是她表弟,向他打听她的消息,说好久没走动,也不清楚情况,似是已结婚。
那时候我总以为,友谊会很长很长,我们会一直有交集,却不料会如此消失在彼此的时间轴,我还欠她钱的,却只能一直挂着。

 

 

 *****************************

 

 

 

 【三】 覃*梅,小学多年的同学,六年级时曾同桌。一个瘦瘦的女孩,总是剪一个学生头,恬静、学习成绩一直很好。那时候,她与肖梅是形影不离的一对,都长得乖巧而成绩优秀,她俩曾一度是我羡慕的对象。
小学四到六年级要上晚自习,在乡间的小路上,没有路灯、许多同学连电筒都没有,下课以后,都结伴同行,有时候,是好几个同学到一个同学家住一晚,下一个晚上又到另一个同学家,记得有去过好多次她家,在楼顶上,仰望穹隆,安然入睡。
她也只上到初一还是初二便退了学,很是意外与不能理解,她学习成绩那么好。


 

 ************************************

 

 

****************************

【四】覃*凤,初一同班同学。小小的个子,白晰的皮肤带点小小的雀斑、留平平的流海,扎低低的马尾。小主公的模样带点小公主的脾气,最喜欢问数学老师问题。

 

 

*************************

【五】 蒙*芳,小学同学,机灵、活泼、搞怪、口齿伶俐,也曾同桌。是那时候玩得最多、交往深的同学。去过她家无数次(上学时可以路过她家),对她的家人也都很熟 悉。甚至去年,在街上看到她妈与她妹,上去问候,她妹还能叫出我名字,而我,是把她当成了她姐的,长得太像了,已有十几年没见。

 

 

【六】李*娟,初中同学,圆脸,带个稍尖的下巴,一双眼睛很特别,有点混血儿的味道。对我特别友好热情,下课一逮着机会就跑来跟我说话,曾几次提出要到我家看看,我都没曾同意。



 


【七】六、莫*燕,小学同学,高高的、安静、一头亮泽的长发,声音细细的,也不怎么爱说话。

 

 

 

【八】、梁*明,中学同学,剪一头短发、爱笑,带点羞涩、有点小胖。

 

 

 

【九】、刘*敏,中学同学,长得文静标致,有点小黑,给人很贤惠的感觉。


 

【十】、何*玲,中学同学,干练,一头短发,开朗,与谁都很容易谈得来,特别是男同学。


 

 

【十一】梁*丽,小学中学同学,小学的时候,跟某位老师有点亲威关系,有点娇、有点容易看不起人,时让我这种“弱势人群”感觉难亲近。


 

 

【十二】、阵*连,中学同学,高瘦,开朗活泼、积极上进。童鞋,你这写的什么字呢?处理时看到这字,狂笑不已,不记得当时自己有没有发现。
直到高中,在市里不同的两所高中,我们还有通信,因我的有意或无意的言语,不再联系。
偶尔想起一些感觉难堪与无地自容的事,还是觉得遗憾或难堪。

 

 

 

【十三】、覃*坤,小学同学,口齿犀利。小学的时候总是四处跑,看不尽的新鲜。整个村子不算大,却只有那时有时间有精神跑那么多那么匀。

 

 

【十四】、覃*梅,中学同学,最记得晚会时,她跳《小螺号》的那个舞蹈,那么专神细致。

      那时候,曾无意中在街上遇到,然后,到我家做饭吃,很简单的饭菜,她却说吃得很满足。也曾一起沿着往她家方向的江岸行走,那里岩壁陡峭、水流清澈、微波拍岸,很是惬意。

      我能感觉到她对我的亲近,虽不至深交,却偶尔会想起她。

 


 

 【十五】、梁*燕,小学同学,与她同桌莫*燕常常粘在一起,俩人都略微显成熟、漂亮,几乎一样高,我等坐前排的与她们坐后排的,确实隔得有点儿远,空间上的、心间上的。已想不起有说过几句话了。

 

 

【十六】、杨春梅,中学同学,初一第二学期插班而来,似乎已想不起她的面容。

 

 

 【十 七】、杨**梅,中学同学,与上面那位同学同时转来的,是甘*梅的同桌,也是她写纸条指出了我的过失与缺点,是一位不可多得的直率的同学。和甘*梅去过她 家,在江的那一边,有些远,我们骑着自行车在弯弯曲曲的泥路上追赶……记忆有些虚芜缥缈,似醒后记不清的梦境一般,想不起更多的情景。过完了初一,也没再 有她的消息,不知道是分到别班了还是也退学了。

 

 

 

 

 

 【十八】、覃*雪,中学同学,和善,大美女一个,一头天然的、乌黑亮丽的秀发,追求者堪众。

                  仍然记得,她用手支着下巴,嫣然而笑的样子。

                  只是听说,她初中一毕业就结了婚,觉着很可惜。

 

 

 【十九】杨*芳,中学同学,班长,娴静聪颖。近两年的某一天,听当时同班的一个男同学说起,他和她已结婚,已经有了爱情结晶。

                   缘是微妙。

                   祝福他们天长地久!

 

 

 【二十】蒙兰,初一同班,班长。漂亮、工整、镇定、张弛有度、留长长的头发,扎低低的马尾。笑的时候,嘿嘿带点揶揄,欣赏她的从容与镇定。

 

 

 【二十一】蒋*俏,初一同学,瘦,有点小黑,搞笑份子、乐点极丰富,有她的地方就有笑声,给人融融的暖意。她笑起来会露出两排大大的牙齿。

                  初中每一年都分班,不确定她上到哪一级。高中时,很意外收到她的来信,那时的我,极少主动去联络谁告知他人自己的信息。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得来的地址,更难得的是那份寻觅的心意。

 

 

 【二十二】、莫燕娟,小学与初中同学,也是美女一个。去过她家几次,最记得她家院子里的桃树,果子成熟时到她家,她摘了一盘放水里,一边洗一边吃。

 

 

 

【二十三】、谢*梅,人很好,容易脸红。早熟、早恋,当时闹得班里人人皆知。那时候,这似乎是一件很丢人的事,容易被同学老师拿着说事。跟她来来回回的纸条各种讨论安慰劝说… 现在想来。。。。

 

结语:一张小小的卡片,便可在人心里留下一丝记忆的线索,如此低廉的代价,却唯那时有心。

赞佳人妙句

Written By: biyu_lemon - 3月• 14•12

云影怜花花赏容,

回眸一笑百花艳。

试问清景何处有?

連心轻灵美自来。

20120314 11:12-12:02作

连荷果

荷塘夜色…

芙蓉清韵依兰舟,
柳暗花明云影幽。
若问美景清如许?
唯有心头活水流。

連荷菓  –

雨聲漫漫依花落.

薇紅頰瓣花影幽.

若問佳人情幾許.

唯思君心淚水流.